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动心

 @SSV 今日贺文的末班车

我永远的初心小仙女 生日快乐~


———————————————————

1


我对你有一点点动心,却如此害怕看你的眼睛

 

 

 

 


2


盛夏,林间的蝉鸣不断,暑气蒸腾在一片片水田之上,炎热的午后,树荫下躺着歇凉的黄狗,整个山野都陷入昏昏欲睡的安然之中

 

打破寂静的是一片欢呼和掌声,清脆的童音伴随着噼里啪啦混乱的拍手,白鸽小学的孩子们迎来了他们的新老师。

 


崔荣宰抓了抓自己的刘海,有些局促地站在门口等待,里面的孩子兴致勃勃,扑闪着眼睛看向他们这群新来的支教老师,讲台上的校长正对着手里的名单一个个向大家介绍。


终于点到了自己,崔荣宰深呼吸了一下,脚步有些急切地走进教室,乡村小学的硬件设施都很落后,小小的讲台已经被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挤了个满满当当,他好容易才站上了边上的角落,冲台下微微摆手,紧张地笑了笑

 



这是他的所在大学的研究生支教团下乡的第七年,也是第一次和这个地处偏远的小学合作,一行五人拖着行李箱爬山涉水,在乡村公路上颠得头晕眼花又走了十多分钟的田间小路才来到了这里。

 

而此刻面对台下有些灰头土脸却依然掩不住一身灵气个个面容灿烂的孩子,他心中的忐忑也逐渐被期待淹没,发自心底的喜悦爬上脸颊,化成了一个柔和的眯眼笑。

 

 




3


“那崔老师,要麻烦你和林老师凑一凑了呀”

上了年纪的校长有些不好意思,学校第一次来支教老师,并没有做过多的准备,简陋的校舍都提供给了离家较远的孩子们,只剩下一间空房,两个上下铺,单单多出了一个人。

 


五个男生本来也多大在意,几轮猜拳败下阵来的崔荣宰欣然拖着行李入住了整个校舍唯一的双人间。

 

“小林老师还在上课,我之前跟他打好招呼了,你就先收拾一下吧”校长领着崔荣宰到了房门口,把配好的钥匙交给他,宽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就转身离开了。

 


崔荣宰推开黄漆的木门,踏进自己的新宿舍,刚准备展望一下新生活,然而没过两秒,他便一溜烟跑了出来,赶上还没走远的校长,惊恐万分地确认了如今的现实。

 

“校长,双人间为什么就一张床啊?!”

 

 

 




4


“……反正事情就是这样,我也没想到校长这么安排了,房间一时还换不了,要委屈崔老师跟我挤一挤了”林在范靠着桌子,有点无奈地跟崔荣宰解释,上了年纪的校长大概没想到让两个小年轻挤一床睡觉有什么不妥,林在范当然也同是个受害者,却还要被拉来劝解,看着对面的人委委屈屈地坐在床沿上,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也不知自己刚刚的话听进去了多少

 



呆愣了半晌,崔荣宰还没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虽说他本也不是什么忸怩的角色,但毕竟人生地不熟,要他在一个初来乍到的地方和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同床共枕怎么说也有点令人堂皇

 


不过这个林老师,看上去好像还不坏,他的视线逐渐从墙皮剥落的房顶聚焦到新室友的身上,虽然面相有点凶凶的,但是会在这里当老师的,一定都是喜欢孩子的人,何况刚刚人家一言不发帮自己打了开水,房间也收拾得整整齐齐,仔细看么,五官周正,人也挺帅的……

 



林在范当然不知道他已经被眼前人迅速在心里发了好人卡,他只能看到崔荣宰嘴巴开开眼神呆呆地望着自己,傻愣愣的可爱样子让他不禁开口逗了一句

“崔老师,再发呆口水要流出来了啊……”


 

崔荣宰这才猛得回过神来,立马脸色通红,盯着别人发呆还被逮个正着,简直羞得无地自容,结结巴巴地借着洗漱的名义带上牙杯脸盆叮铃哐啷地出了门,又半途冲回来拎走了林在范刚刚打好的开水,慌慌张张的样子让林在范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合住的第一晚,就在崔荣宰的满心羞愧和林在范玩笑成功的愉悦中度过了

 

 

 



5


支教的内容是事先就定下来的,最开始五个人只计划了各自要负责的科目,要再由校方指定教师来带着他们上课,没想到白鸽小学的师资力量紧缺,很快他们就从助教升级成了正式教学的老师,直接负责给孩子们上课和批改作业。

 

林在范是教数学的,原本白鸽小学一到五年级的数学课都是由他上的,现在来了支教的老师们,总算能够得点清闲,偶尔也给孩子们上上音乐课和体育课

 



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崔荣宰和林在范这对室友倒是意外地融洽,换房间的日程早被抛开,每天同进同出,吃饭上课也都在一块儿,被其他人调侃果然睡一张床的人关系就是不一样。

每当这时,林在范就会露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微笑而崔荣宰则会冲上去对着起哄的人一通乱拍,毕竟鬼才知道每天早上崔荣宰的起床大业都让两个人经受了些什么。

 

 

 




6


一天,两个人凑在房间里的小书桌前批改作业的时候,崔荣宰突然问起了林在范来这里的初衷,和他们这群保研党一年义务支教不同,林在范是自己找来白鸽小学做老师的

 

“我妈妈的家乡就在这儿,小时候我回来过几次,倒不是什么心怀理想远大抱负,只是觉得在我还年轻的时候,能为他们做点什么也好,毕竟他们,也没有什么别人可以依靠了”

 

 

夏日的蝉鸣震耳,农村的小吊灯在头顶摇摇晃晃,昏黄的灯光之下是林在范认真的侧颜,崔荣宰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练习册,孩子们歪歪扭扭的字体一笔一画都是对未来的好奇和渴望,他想起对这里荒凉的初印象,校长手里掉了皮的字典,堆在墙角的几个篮球,满是尘土且不能论作是操场的小坝子,白鸽小学也只不过是万千乡村小学里的一个,他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这世上诸多的惨淡不平和回望自己的渺小。

 


突如其来的无力感令他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在夏夜的暑气里又添了几分烦躁,不耐地揉了两把发顶,索性两手叠在桌子上垫着脑袋发起呆来

 

林在范被他有些孩子气的反应逗笑,也伸手摸了摸被主人揉乱的小脑袋,轻轻把他翘起的发尾压了回去,

“不要想太多了,尽我们的努力好好带他们就好”


 

崔荣宰心里的郁结霎时顺着凌乱的发丝一起被抚平,林在范的手掌很大,动作也格外轻柔,被摸了脑袋以后竟然让他在一瞬间产生了想要追着那只手再去蹭一蹭的冲动,还好对方及时收回了手,他才回过神来,掩去那点不知所以的小心思,继续看起眼前的作业来。

 

 


 


7


夏末的暴雨总是来得突然,崔荣宰在镇上买了一堆零食饮料要带回去给孩子们当作作文比赛的奖品,两只手拎得满满当当,内心还在回味着孩子们在作文里对自己的夸奖暗自窃喜,下一秒豆大的雨点便砸在额前,他愣了愣,当机立断跑进了路边小店的雨棚下。果不其然,雨势瞬间大增,不出两分钟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大风猎猎作响,吹得支撑棚顶的竹竿也不堪重负,和着嘎吱嘎吱的声响几欲断裂。

 


他倒是并不着急,这种雨照例来的快去的也快,稍微等等就过去了,反正今天没有排课,不担心这一时半会儿

 


正当崔荣宰和小店老板愉快地侃大山时,雨幕中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撑着巨大的黑伞,在风雨交加之中艰难前行


 

“在范哥?”

雨势太大,崔荣宰从隐隐绰绰的身形中辨别出林在范的影子,又奇怪于有课的他为和会出现在这里,直到那个人影再走近一些,还一边左右张望着什么,“呀,在范哥!!!”崔荣宰终于认出那宽厚的肩膀,大声呼喊起来,林在范这才看到他,冲破一片雨幕向他跑来

 


他浑身上下已经湿透,站在棚子底下哗啦啦地滴着水,在唯一干爽的地面上泅开大片大片的水渍,“下这么大的雨,我想起你早上出门没带伞,过来接你”

 

崔荣宰眼睛瞪得滴溜溜的圆,一脸惊恐地望着湿漉漉的林在范,“哥是特地来接我的?可是这雨一会儿就停了,我马上就能回去了呀,哥现在不是有课吗?”

 


林在范抬起头深深望了他一眼,打湿的发尖垂在额前,配着左眼上的两颗小痣有种说不出的性感,“我怕你正在回去的路上,没有地方躲雨”

 


崔荣宰这才想起,回学校还有一段山路,迂回曲折,要是下起雨来,弯弯绕绕间一时还真找不到可以躲雨的位置,顿时心绪复杂,万般言语堵在喉头,最终只吐出了一句谢谢

 



两个人等到雨彻底停下才赶路回去,林在范一手拿伞一手拎着意外从小店里加购的大包糖果,崔荣宰走在他的身后,空气里有雨后专属泥土的味道,林间的鸟儿也开始重新哼叫,满是泥泞的小路沾得鞋上脏兮兮的,他却丝毫没觉得苦恼,只是听到林在范在前面回身叫他小心,也笑着赶上了那人的步伐

 

 

 



8


校长趁着支教老师们人手充足,终于把心心念念地运动会提上了日程,说是运动会,也不过是在小操场上举办几个常规的小活动,但对于条件简陋的白鸽小学来说,这确实是值得全校上下欢呼雀跃的事情了

 


崔荣宰被分配到了跳远裁判,拉着其他人连夜清理了教室旁边的一个小土坑,划线拉标记,总算勉强做出了个沙坑的样子,拖着工具回教室的时候看到林在范还在勤勤恳恳地测量着田径跑道,又蹦蹦跳跳地凑了过去,帮忙固定卷尺的尖舌,用白色粉笔做好标记

 

月色意外地明亮,加上一旁教学楼微弱的照明倒也能勉勉强强把纹路画清,只是地上一片砂土,等两个人终于忙完之后,抬起头来都不禁指着对方笑破了肚皮,也不知何时蹭上的灰尘和粉笔沾在脸上黑一道白一道,还像是年少时凑在校门口玩抓石子的孩子一般

 

相互嘲笑着回了宿舍,洗漱整理完已经是凌晨,两个人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却都没有要睡的意思,不止是孩子们,有史以来第一次的运动会也让这些“大孩子”充满了期待

 


“哥小时候参加过什么项目吗?我记得小时候我运动会都在和同学一起到处乱跑,看看比赛吃吃零食,几乎都没做什么实事,那时候只觉得不用上课就很开心了”崔荣宰想起已经蠢蠢欲动了几天的孩子们,就好像看见了当时的自己

 

“我吗?项目倒是都参加过几个,跑步跳高铅球,不过都没拿过名次,权当是重在参与了吧”林在范想想当年在运动会上的浑水摸鱼,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真是玩啥啥不行

 

“诶……哥怎么这么弱啊,看起来什么都行,原来是萝卜块呀kkk……嗷!”

 


看着吃痛捂着额头的崔荣宰,林在范才收手找回一点哥哥的尊严“臭小子,还敢嘲笑我了?我行不行,明天你跟我比一比不就好了?”


 

受了惩罚的崔荣宰眼力十分,立马道歉,讨好的摇了摇林在范的手臂,笑着说不敢了



林在范心安理得地收了这份撒娇,又伸手揉了揉崔荣宰的脑袋,刚洗完的头发还没彻底吹干,发尖的潮气沾在手上,惹得他的心也有些湿漉漉的


 

“快睡吧,明天好好加油啊崔裁判,晚安”

 




 

9


放假那天天气很好,冬日难得的暖阳晒在身上,孩子们簇拥着五个人往车站走去,叽叽喳喳地约定着过年以后想要什么新鲜玩意儿,崔荣宰一边答应着带家乡特有的糖糕给孩子们解馋,一边连连回身去看帮自己拖着行李箱走在最后的林在范

 

他一只手还抱着班里最小的姑娘,却丝毫不显狼狈,慢悠悠地跟着队伍,还不时和怀里的宝贝聊聊天,就像是个普通的年轻父亲一般,悠然走在接送孩子的路上。



 

崔荣宰看向那个身影,未名的喜悦和失落一同环绕着他,期盼归家的心情也仿佛突然被绊住了脚步,落在那人宽厚的肩上


 

“哥真的不回家过年了吗?”车站前,崔荣宰接过行李,望向对方的眼睛

“嗯,我得在这儿陪着他们才行啊”那双瞳仁黑亮,映着崔荣宰背后的夕阳化出别样的美感,目光在他脸上停留许久,像是要将他的五官都刻在心里,却终是什么也没说

 

 


“那……明年见?”

“嗯,明年见”

 

 


 


10


除夕的晚上崔荣宰还是没忍住给林在范挂了电话,才得知对方正带着没回家的孩子们在校长家里蹭电视,隔着电波也能听到孩子们闹腾的欢呼声

 

“他们这么吵,只怕今晚是不用睡觉了”崔荣宰在和小魔王们打过一圈招呼之后满是笑意的调侃道


哪知林在范却意外没接他的话,倒是沉默了半晌,才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了他一句

“荣宰,你知道吗,最近孩子们做拼音作业,老是写错一个词。”


崔荣宰不明所以,只能无意识地应了一声,那边林在范便接着说到

“是‘失眠’和‘睡眠’,你知道这两个词的区别是什么吗?”

 



崔荣宰傻愣在原地半天,久久没能想出林在范语出突然的意味来,直到电波那头突然传来孩子们的嬉笑声,他们争先恐后地凑到林在范身边对着话筒大吼着想念,稚嫩的童声一下下撞击着他的心,也逐渐敲开了那层疑惑

 


片刻后,听筒那边重归寂静,崔荣宰嘴角抑不住地上扬


“那在范哥最近睡得还好吗?”


“不算好呢”


“这样啊......刚刚孩子们都说想我,那哥会想我吗?”


“嗯......你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如果是圆的那就是想”


“今天可是三十啊哥……”


“是吗?”低沉的笑意隔着话筒令他的心蠢蠢欲动,崔荣宰不禁攥住了拳头









“可是我心里的月亮一直很圆呢”

 

 

 

 





 

11


“睡眠”(shui mian)和“失眠”(shi mian)


只差一个你(u)

 

 



END



评论(27)
热度(158)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