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崔七]薄荷奶糖

薄荷味的哥哥和奶香味的弟弟
不知道该怎么打tag就干脆不打了
原谅我的奇思妙想
—————————————————

00
有关崔荣宰和崔荣崽一切日常





01 偷穿哥哥的衣服

日光晴朗的下午,哥哥放学回家,跟在厨房忙活的妈妈打了个招呼,径直拐进房间,打开衣柜准备把校服换下。

下一秒,他看着有些凌乱的衣架眯起了眼睛,视线慢慢转移到敞开的房门上



“小兔崽子,你出来一下”
指节在木质房门上一下一下敲着,听起来温和的声响却在连续不断的敲击里暴露了不耐

“咔哒”一声,门被打开,里面的小家伙穿着明显不合身的卫衣抬头冲他直笑,“哥,你回来啦?”

得了,哥哥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下证据都不用找了。一把将捞起弟弟抱在怀里,刚好让他能平视自己,又摇了摇埋在过长的袖筒里伸不出来的小肉胳膊,“为什么要穿我的衣服啊?”

肉团子撇撇嘴,举起胳膊试图利用地心引力让多余的袖管落下,伸出自己的小拳头来,奶声奶气地跟自家哥哥汇报,“那天我去找在蹦哥哥玩,他穿了宜恩哥哥的衣服,可酷了,像超人一样,”并不听话的袖口最终塌在了拳头上,让小人儿彻底泄了气“哎一古,为什么我穿哥哥的衣服就不行呢?”

哥哥一边帮弟弟把袖子挽上,一边仔细想了想那两兄弟的体型差,不禁轻笑了一声,“那纯粹是因为你宜恩哥哥不长个儿啊”

小团子略带惊恐地望了自己哥哥一眼,明显听出了其中满满diss的意味,“我要去告诉宜恩哥你说他长得矮”

刚弄好袖子的哥哥立马收敛了笑容,重新把崽子放回地上,顺便使劲秃噜了一把头毛“臭小子,到底谁是你亲哥哥啊?”

被骂的人嘿嘿一笑,也不去管自己呆毛竖立的小脑袋,揪住哥哥的校服衬衫下摆极其认真地说“虽然我很爱哥哥,但我是马克教的左护法啊!”



传闻中的马克教是中二时期的段宜恩带着那时还不懂事的两个小屁孩组建的,加上教主本人也只有区区三位成员而已,这个组织的最高信仰和纲领就是在周末打游戏,并为此和崔荣宰以及两位妈妈做了长时间的斗争



听了这番真情告白,哭笑不得的哥哥又在弟弟脑门儿上弹了一下,“那下次告诉你们教主,再让他周三偷偷带着你俩打游戏,我就把周末的冰淇淋取消掉!”

说完,某位掌握着马克教零食大权的幕后大佬就叉着腰懒洋洋地看着慌了神的左护法穿着大大的衣服跌跌撞撞地给右护法打电话传达思想去了





半小时后,瞬间把烦恼抛之脑后的崔荣崽歪在沙发上开开心心地吃着橘子,身上是画着蝙蝠侠的短袖T恤,袖口堪堪盖住半截小臂,衣摆垂在小腿上,随着他的动作摇摇晃晃,稍显大号的衣服却更衬得团子圆滚滚的可爱。

小家伙摇头晃脑地跟唱动画片主题曲,电视机里欢快的音效盖过了隔壁妈妈不满的训斥,而刚刚翻箱倒柜找出一件旧衣服的哥哥正在母上大人的抱怨里重新整理房间……







02 冰淇淋还是哥哥

每个礼拜六是崔荣崽最喜欢的日子,除了可以和宜恩哥哥一起打游戏之外,还有最幸福的外食时间,两大两小扫荡过各种各样的快餐店和甜品店,品鉴了所有的炸鸡和冰淇淋,也是唯一就算是挺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回家也不会被妈妈骂的好机会

这周的冰淇淋是老早就决定好的,限定的樱花甜筒已经推出两个礼拜了,弟弟早就馋的口水直流,只可惜偏偏天气不肯配合,持续的低温始终没能让哥哥放下心来,好容易见着回了暖,就吵着嚷着提上了日程。



然而,当穿戴整齐的弟弟砰砰砰敲响了哥哥的房门,迎接他的却是裹在大棉被里的病原体和满地的纸巾团
“兔崽子,今天我没办法出门了,让爸爸送你去和他们俩会合好不好?”挺着鼻子被堵住的瓮声瓮气,哥哥无力地靠在门框上跟弟弟交涉“你乖乖的,冰淇淋只准吃一个,不要和在蹦乱跑,玩完游戏了就早点回家,听话的话我下周再带你去吃。”

感冒药弄得崔荣宰脑子晕晕乎乎,说话也断断续续吐得极慢,眼皮沉重得很,也没心思去看崽子有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用力吸了吸鼻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抱起弟弟,在粉嫩嫩的小肉脸上摸了一把,“乖,快去吧”

崽子倒是没说什么,任由他抱着走去客厅,跟爸爸交代一番过后就脱手放回地上,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有点委屈地准备换鞋

哥哥在爸爸的催促里又回了房间躺着,迷迷糊糊之间听到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脑子里像团浆糊乱搅着,还能冒出来点别扭的心思,想着那兔崽子走得倒是毫不犹豫,冰淇淋果然比亲哥哥重要



吃下的感冒药很有效,很快他就陷入了棉花糖般的梦境,踩在云端俯瞰世界,轻飘飘又甜蜜蜜,刚刚好,他想,看看那仨祸害在哪儿蹦哒呢

可惜他刚要仔细去看,就觉得身后的太阳晒得他全身滚烫,偏偏风也吹得剧烈起来,他一个不小心就从云上跌落下去



猛然惊醒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他睁开眼睛狠狠吸了两口气才平复了心情,继而哭笑不得地找到了这场噩梦的始作俑者

有个东西正在他的被子里拱来拱去,小孩子偏高的体温像个巨大的火炉温暖着他,同时却又搅得床上一片混乱,风就从每个缝隙里灌进来

索性把被子掀开,一把抓住作乱的崔荣崽,小孩也顺势大喇喇地趴在他身上,拿圆溜溜的眼睛看他。哥哥被这一下压得又快喘不过气,连忙抱着他转了个身,又挪远了一些,两个人面对面侧躺着,也不至于传染病菌。

“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胖了,再这么压我,你可就没哥了”这番抱怨让他说得有气无力,也倒是成功唬住了小孩儿,崔荣崽有点忐忑地上下巡视了他一回,生怕自己真把自家哥哥给压坏了。



“吃完了吗,冰淇淋好吃吗?”强忍着不适,崔荣宰还是耐心跟弟弟交流起来,而崔荣崽却突然又钻进了他怀里,胳膊小心翼翼地抱住他的腰,小小的奶音从胸前传过来,“崽崽跟爸爸一起去找便利店叔叔买了巧克力甜筒,放在冰箱里,明天和哥哥一起吃”



一段话说得没头没脑,哥哥倒是听懂了其中的意味,小吃货为了自己放弃了樱花甜筒,委曲求全地买了平时不屑一顾的冰冻甜筒,还没能去玩心心念念的游戏,下楼了一趟就回来陪自己了

他看着崽子从一点点的小婴儿长到如今浑圆的肉球,抱在怀里久了也会觉得太重,这会儿脑袋埋在自己胸前好大一坨,发丝撩得下巴痒痒的,但他身上的热量就那样温暖了自己,从胸口传到四肢百骸。

他拍了拍小孩的背,又重新把被子掖好,长呼了一口气,再次安心地闭上了眼睛。怀里的小人儿偷偷抬头看了看哥哥的睡颜,也急忙低下头乖乖闭眼,门外有妈妈在准备晚饭的细碎声响,巧克力甜筒还在冰箱底层安静躺着,一大一小就这样,在初春的暖阳里相互依偎着睡着了……







03  一起做家务

“乖崽,你这么大,应该要开始学做家务了才对,拿着这个,去帮哥哥擦下面的玻璃”

小脑袋上歪了个装模作样的纸帽子,弟弟拿着妈妈交到手上的小抹布,屁颠屁颠地去给哥哥帮忙了

这是崔荣崽第一次参加全家大扫除,以往这个时候他都被安排在沙发或者卧室床上玩玩具,今天终于被妈妈委以重任,已经撸起袖子准备好了大干一场

对了!



拽了拽哥哥的衣角,小手举得老高“哥哥!给崽崽撸袖子!”

崔荣宰无奈地蹲下身,帮他把袖口卷起来,又把歪掉的帽子弄正,便指了指旁边没擦过的玻璃,示意他可以开始自己的伟业了

弟弟立马举着自己的小抹布就上去了,从落地窗边缘开始仔细擦起,哥哥看了两眼,没发现小鬼头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也回头认真工作起来

清理橱柜的妈妈满意地看着落在光影里一大一小的身影,觉着自己为了这两个儿子鸡飞狗跳的生活好像马上就快要结束了



可惜……

“哥哥,为什么这块儿黑黑的擦不干净啊?”

“哥哥,你快看,树上有两只鸟,是鸟诶!啊!怎么飞走了?”

“哥哥,地上也脏脏的,也要擦一擦!”

“为什么哥哥的抹布是湿的,崽崽也想要用有水的。”

“啊……我的背好痛哦,要痛死啦!”

“呜呜呜,我不要做家务了,一点都不好玩”



哥哥目瞪口呆地看完了一出独角戏,主角一个人演完了开端发展高潮结尾,情感丰富语言生动,实在令人敬佩

“好啦,不想做了就去把抹布还给妈妈,车车在我卧室的书桌抽屉里,自己去找来玩吧”

明知妈妈也就是让小崽子体验一下,没有非要让他弄好的意愿,崔荣宰很快松了口,要把小神仙送走了事

可惜崔荣崽偏偏不领情,抓着脏兮兮的抹布就抱上了自家哥哥,“哥哥,你抱着崽崽擦,上面那么干净,崽崽也要擦高高的地方,肯定很好擦”

“兔崽子,你每天吃那么多,我早就抱不动你了!再说了,那些都是我擦过的地方,能不干净吗?”

崔荣宰骂骂咧咧地拿来了高脚凳,抱着崔荣崽站上去,又把自己的抹布换到他手上,一系列的动作完美诠释了心口不一四个大字



十分钟后
“兔崽子,我求你了,放下你的抹布吧,咱们还能做朋友”

“我的天哪,你是怎么把它越擦越脏的?什么?!你刚刚拿它擦地了?”

“哥哥,上面够不到,那里也脏脏的”

“祖宗!别跳了!我抱你!抱你还不行吗?”




二十分钟后
“崔荣宰!谁让你把弟弟放在凳子上的?摔了怎么办?我让你们擦窗户你们俩在干什么?想挨打吗?”




三十分钟后
崔荣宰在洗手池前搓着抹布,妈妈的斥责已经从擦窗户延伸到了昨晚他没洗袜子再到为什么上周末没有在家学习,他顶着盘旋在头顶的唠叨,悄悄往外看了一眼

电视机里放着pororo,崔荣崽在刚刚拖过的地板上热热闹闹玩着玩具车,从这头滚到了那头




嗯,今天也是很辛苦的一天呢

评论(42)
热度(116)
  1. 恶作剧一场季秋木槿 转载了此文字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