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无味(下)

真真实实地写崩到不知所云
但还算是个美好的结局吧

—————————————————

时隔两年,林在范已经忘了他当初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展开那封信时的感觉,大概是在此之前他从未体味过的五味杂陈。本该是怒是怨,是悲是悔,而所有的情绪,终究在他面对结尾处熟悉的落款时,化作一声叹息,在空气里萦萦绕绕,最终落回了信纸上,被叠进怀里。



离开机场的路上大家都各自沉默,地铁轰鸣过狭窄的暗道,盖过了移动电视微弱的声响。林在范微微抬头,是熟悉的线路图和洁白的车厢顶,要穿过这层铁皮和厚厚的水泥沥青地,再往上的万尺高空里,才能看到那架波音飞机载着他的爱人倏然远去,没留给他最后一眼的机会。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崔荣宰和林在范还继续保持着恋人关系,空间上的距离在平和交往了数年的两人面前看起来如此微不足道,而毕业季的林林总总,也让他们无心再去关注友人的恋爱事宜。
直到交过论文熬过答辩,在校园的每个角落仔仔细细拍过了毕业照,六个人热热闹闹地聚在饭店,暂时抛下对未来的焦灼谈笑风生。

酒瓶转到眼前,林在范无奈地看向一哄而上的损友们,刚刚王嘉尔冲出门对着服务员妹妹喊“你好,美女”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于是他胆战心惊地避开了大冒险,也自认为问心无愧,真心话没什么说不出口的事。

“唉呀在范哥,还真没什么可问的……那就,荣宰哥出国以后,你有没有见异思迁过呀?”
对面的bambam捏着下巴想了许久,也没琢磨什么刺激性的问题来,干脆随便抛了个明显没有实质内容的提问,心里早已经跳到了下一轮游戏

金有谦对着bambam不满的“ewwww”声还没说完,林在范便已经从片刻惊愕中回过神来,淡然扔下地雷

“我们……在他出国的时候就分手了”

突然的沉默和紧随而来的追问都在他的意料之内,就像他也早就料想到,自己一样没办法给出个合理的解释来



崔荣宰为什么要和自己分手

答案宛若不可思议,又仿佛理所应当,甚至他自己在“被分手”的时候,心中也怀着一半怨愤,一半释然

热恋中的人常常会想,如若每天清晨睁开眼,就能看到另一个人熟悉的睡颜;下班路上一起去超市,买好喜欢的食材回家,为对方洗手作羹汤,在冒着蒸汽的汤锅前交换一个甜蜜的吻;周末双双赖在家里,依偎着瘫坐在沙发前柔软的地毯上,共同欣赏一部电影,
这些零零碎碎的细节拼凑到一起,应该就是未来生活最美好的样子








可其实生活,永远都不是飘在浪漫的空气中间的,它总是囿于泥泞,又在柴米油盐里摸爬滚打,扯成一副俗气又无趣的样子,像一块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的抹布,混着油渍擦去你描绘出的美好蓝图。









且不去论婚姻里的“七年之痒”是如何熬尽岁月里的每一丝甜美,光是过了新鲜劲的情侣之间,也会因为总在同一家电影院约会而感到厌烦。
再华丽耀眼的东西,看多了也会产生审美疲劳,再喜欢的人,也会被习惯取代了热情

倦怠永远是爱情的最大天敌




但林在范和崔荣宰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白开水的样子,晃荡两下会卷起小小的漩涡,除此以外连冒着气泡的苏打水都不如



他懂得他不得不断然的心情,也知道万事终有时








面对友人们欲言又止的眼神,林在范笑得无奈,自己不需要被怜悯,甚至没什么可惋惜的,崔荣宰的离开,对他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大学两个人本来就不同校,再加上最近愈发疏离,彼此更好像是独立于生活以外的存在,林在范依然照常上课吃饭睡觉,活得和他在时一样好。

唯一的不适应,大概就是偶尔被导师多说了两句的下午,打游戏连赢了五把的夜里,人际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的时候,那些有关喜怒哀乐的小小情绪,突然都没了专属的分享人,会听完自己所有的絮絮叨叨,再用独特的哈哈哈回应的人。



林在范记得高中时候,两个人在一起后从同桌被调开,隔着金有谦成了前后座,每天传纸条的频率让大型犬弟弟不胜其扰,奶声奶气地骂人还不解气,就在每张传到手里的纸条上写上pabo,那些折好的纸片都被他们收在糖盒子里,毕业的时候一并给带回了家

崔荣宰走后,有一次他整理宿舍翻到了那个已经塞在衣柜深处的盒子,本来打算要扔掉,但是打开来看了看那些沾染上奶香的字条,净是讨论中午吃什么班主任又骂人下课抢球场的琐事,最后还是重新合起来收进柜子
他们的青春看起来鲜活灿烂,丰富美满,也不过是水晶球里的精致景观,在一方包裹起来的天地里唯美绚烂着。也许他和崔荣宰早就在懵懂之间模模糊糊探到了那些道理,才没把自己容藏在这方寸之间。











时过境迁,一众人再次聚集在小小的包厢里,灯光昏暗,看不清闪烁在对方眼睛里的情绪,叙旧过后,还是继续坐在一堆喝酒唱歌。

酒过三巡,王嘉尔又提议玩起真心话大冒险来,其他人多多少少有些惊诧,这个游戏已经许久没出现在他们中间,对于他们这个年纪来说还是稍显幼稚了些。但王嘉尔说了要玩,必然是没人会反对的,大家心里弯弯绕绕也都存上了一线心思,探探这久别重逢的两人,还有没有再续前缘的可能




几轮过后,提议要玩游戏的人不出意外被整得最惨,王嘉尔连吹了三瓶啤酒胃都要爆炸了,二话不说冲出了包厢,留下一堆人还在捶着桌子大笑。

坐在中间的王嘉尔一走,林在范和崔荣宰就成了相邻的位置,等笑过以后两个人才后知后觉地尴尬起来,林在范不动声色地看着崔荣宰干咳了两声而后站起来,说去看看王嘉尔。

门再次被关上,气氛一时又冷下来,还好bambam适时地嚷嚷着开始下一轮,才又乒铃乓啷转起了啤酒瓶。

终究是天意弄人,林在范看向正正好好对准自己的酒瓶口,犹豫着选定了真心话,等着未知提问的降临。

“和荣宰分手以后,对他是什么心情?”
段宜恩有些愕然地转头盯住身边提问的朴珍荣,却看到后者直直望着林在范身后,包厢门正开了一条小缝,门外的光景影影绰绰

一直低着头的林在范当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握紧了手里的玻璃杯,又生生咽下一大口啤酒,安静得其他人心里都开始打着鼓,才借着酒意说出了最真实的想法

“我又不是圣人,怎么会希望他过得很好很幸福,我巴不得他过得孤独又绝望,每到深夜时,都想着我的好才好呢。”








因为还爱着,所以放不下
















包厢门咔哒一响,王嘉尔重新走了进来,一手摸着可怜的胃还不忘抱怨着,“你们坑我也就算了,荣宰才刚回来你们就下狠手?小子跑那么快……诶?在范哥!”
包厢里又陷入了不知几度的沉默











我又不是圣人,哪希望他会过得幸福……

孤独寂寞……夜夜想着我……

崔荣宰靠在走廊尽头的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脏扑通扑通地猛跳,却不仅仅是因为刚刚的奔跑。他站在包厢门口,听到朴珍荣问出那句话,黑暗将他包裹住,给予他温和的掩藏,如同这两年间他每一次回国,都是这般藏身于漆黑之中,远远地望着林在范。

两年里他断绝了和这群人的一切联系,没人知道他其实也曾一次次乘着红眼航班,降落在熟悉的故土。

他见过复习周时赶着在宿舍熄灯前冲进宿舍的林在范,见过和朋友一起在常去的咖啡店里讨论策划的林在范,见过刚开始工作时面带欣喜之色捧着盆栽回到新家的林在范,那个依然自由自在,就算没了他也一样生活的林在范




“因为我过得不好,所以自私地希望,你也不要好过”
不知何时追过来的人,也凑过来和他并排靠在墙上,既然已经被听到,索性不再违心说谎,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私欲
“虽然我知道你提出分手是最正确的选择,我们的状况确实不再适合相处,但是你走了,我的空位也没办法给别人了。”



崔荣宰觉得一丝酸涩在胸腔炸开,明明此时他应该笑着举起拳头,对林在范说“jijibong”才对,意外相似的心境,让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我也有后悔过,偷偷跑回来看你,但是你离了我好像也没什么不同的样子,又让我觉得是不是自作多情了”

爱是需要与被需要,也是你情我愿的相欠

“这个地球上,谁离了谁都能活下去啊”林在范转过身,把崔荣宰纳入自己划出的包围圈里,“就像人只吃白米饭也一样死不了,可是没有你的话,我也就只能这么活下去了吧。”

崔荣宰轻笑一声,“那你还记不记得,有谦说我们俩谈恋爱,就跟吃白米饭一样没味啊?”

林在范不再言语,却突然吻上他的额头,崔荣宰在被林在范划开的这片天地里突然就放松下来,他想最终还是自己输了,就在彼此触碰的一瞬间,心脏里这两年被自己努力忽视的空白区,倏然就被填满了。






我们明明早就看清了爱情,却依然逃不开爱你。

END

离最开始的立意相去甚远了,里面夹带了太多想法,看起来乱的很,但总归是想说,爱情这种精神层面上的东西,没有不会死,但也很无味吧,至于情人之间的相处,当然是各有各的模式了,这篇文私人感情大过剧情了,但也总是要补上结局的
最后心疼一下被我拖生贺还收到了刀片的 @候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
热度(81)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