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无味(上)

拖更种子选手送给傻二姐的半截生贺 @候鸟

———————————————————

#1

林在范走进包厢的时候,脑子里还在盘算着今天偷了懒的工作需要花多长时间才能补得回来

回手把大厅里的五光十色和鬼哭狼嚎隔绝到了门外,人还没来齐,屋内维持着狂欢前的最后一丝宁静。

每周的礼拜三晚上,是他们这群人的固定鬼混时间,轮流请客,地点随机,嗨不到半夜誓不罢休。至于为什么要定在前后不沾边的周三,按王嘉尔的原话讲,这个前无假期余韵后无周末期待,七天里最为绝望的夜晚,不找点儿乐子,他得死。





朴珍荣依旧在角落捧着他的奇异果汁喝得开心,段宜恩坐在他身边跟王嘉尔侃大山,bambam正在点歌机前认真地挑歌

“有谦今天不来么?”扫视了一圈屋内现状,林在范开口问道

“马上来了,刚打电话说在路上呢”朴珍荣放下杯子,状似无意地回答

“哟,那今天还挺稀奇的,竟然人齐了”
虽说聚会是雷打不动的每周一次,但总归会遇上这个加班那个开会,缺角儿是常事,林在范掐指一算,这大概是两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全勤了

谁知道他话音刚落,那边四个人就变了脸,都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下下地偷瞄他,眼神相碰又马上回避视线,林在范一时摸不着头脑,想想没觉着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只好虚心求教
“你们怎么了?什么意思啊这是?”

王嘉尔看情况不对,连忙起身拉过林在范带到座位上安置好,“哥,那什么,有谦他去机场了,那个,荣宰今天回国来着。”



林在范一下没能反应过来,等这整句话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他才理清楚今晚所有问题的重点,在那个许久没有出现在他们生活里的名字里








#2

身为资深弟控,崔荣宰定好回国的机票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金有谦,于是bambam也就毫不意外地获悉了这个消息,并在某天聊天时自然地告诉了他的Jackson哥。王嘉尔惊喜地确认过后,段宜恩和朴珍荣也愉快地得知了这个好消息。

飞机正好赶上聚会的日子,当值的东道主朴珍荣也就安排金有谦接了机直接送崔荣宰来会合,方便大家感受久别重逢其乐融融的氛围。

好笑的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忽略了林在范,他们一边犹豫着是否要通知林在范这件事,一边又在暗自期盼有人会告诉他的侥幸心理中,默契地选择了不动声色,一直拖到了聚会当天。



而此刻,这起集体欺瞒事件的被害者,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顺便给了王嘉尔一个爆栗“我说今天人齐呢,敢情这么好的事你们都不告诉我,我也好歹买个礼物什么的吧”

其他人看他没生气,也开始嘻嘻哈哈地赔笑,心里清楚是自己的错,倒是没什么可辩解的

说话间,包厢门再次被推开,跟在大型谦后面走进来的,是他们都久违了的身影



时隔两年,崔荣宰模样一点儿没变,甚至连脸颊两侧微微鼓起来的弧度都和走的时候完全重合,不见胖也不见瘦,身上是曾经他因为太过喜欢而回购了第二件的黑白卫衣,往下眼熟的乐福鞋也是生日时段宜恩送的礼物,除了架在鼻梁上的圆框金丝眼镜衬的他眉目间多了一分成熟之外,他仿佛还是两年前那个熟悉的样子,刚从课堂里回来,驾轻就熟地推开包厢门,嘻嘻哈哈地扑到朴珍荣身上,参加他们的例行聚会,就好像从来没有缺席过一样。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朴珍荣笑着用拥抱迎接了他,段宜恩上前去狠狠摸了一把圆圆的脑袋,王嘉尔和bambam簇拥着他坐上沙发,开始热烈地问东问西。



而林在范只是坐着,目光一路追随,时不时被其他人的动作遮挡,却始终落在那人身上,直到崔荣宰在一片提问声里抽空望向他,笑着点点头,喊了声在范哥,他才仿佛被电击一般,回过神来,报以微笑。

转眼间崔荣宰又回过身去应付哥哥弟弟们的关心,林在范坐在远离话题中心的地方,包厢不大,也能把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伸手拿了瓶啤酒一口一口地往嘴里灌,心情说不上难受,却总觉得有刺扎着他,那些小刺盘亘在心脏上,又痒又麻,有个微弱的声音催促着他,让他拿上外套立刻离开这个令人讨厌的接风现场,又或者冲上去揪住崔荣宰的衣领大声质问他再好好打上一架。

然而这种属于小孩子的幼稚幻想瞬间就被他压回心底,理智告诉他,作为一个成年人,面对和平分手的前男友,何况还是交际圈完全相同的前好友,他如果不凑上前去加入这场对话,起码也该好好地坐在原地面带微笑地听完才行。



久别重逢,任何任性的情绪发泄都是不合情理的,就算当初,他才是被甩的那一个








#3

所有人都不意外林在范和崔荣宰的恋爱,毕竟暧昧期长达一个月的两人早已让周围的朋友们白眼翻尽吐槽无数,终于确认好彼此心意在一起之后立马就被损友们狠狠敲了一大顿。

但令人意外的是,两个人从热恋期走进平淡期的速度快到措手不及,初期大撒了一波狗粮以后,就迅速恢复了同学日常,也没什么特别甜蜜可言。

男孩子之间的恋爱本来就不拖泥带水,别人食堂里恩恩爱爱地相互投喂他们却是挑着不爱吃地往对方碗里硬塞筷子动得眼花缭乱,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休息时接过观众席递来的毛巾水瓶变成了一个在篮球场叱咤风云一个在足球场风生水起,周末电影院情侣座互相依偎带着爆米花香气的浅吻被网吧里一群人骂骂咧咧开黑的高喊取代……

“你们谈恋爱的画风可真不一样”久经电视剧陶冶的谦大妈如是评价道,换来那两人无所谓地相视一笑

他们自然是有自己的相处方式,也没旁人眼中如此特立独行,只不过总归是时间金钱一起欠缺的中学生,哪来的电视剧里磨人的浪漫



时间滴答滴答,转过了分科,又转过了高考,两个人从同班变成同校,又从同校变成了同城,没了缘起时同桌之间朝夕相处的笑话和辅导,又没了每个楼道口日日喋喋不休的废话,周末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活动占去日程,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他们因为特殊的相处方式而一直保持着惊人的默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可爱情里总会有倦怠期,飘香美酒变生涩白水,相看两生厌的状况比比皆是,两人的相处本就平平淡淡波澜不惊,因为彼此的深度了解而迟到了的疲惫感,好像更是摧枯拉朽来势汹汹

大概就是许久没再见面,电话越来越少,甚至在偶尔的闲聊中还会因为隔着电波的交谈而感到疲惫,林在范很久没有听到过崔荣宰的招牌大笑,崔荣宰也忘了上次被林在范抱在怀里是什么时候。



而一纸通知书更像是给他们下了死亡宣告,崔荣宰的进修项目申请成功,要出国两年,看起来漫长的二十四个月,热恋期的人们尚且难以忍受,枉论是走进了低谷的他们,未来茫茫,异国异梦,谁又来为这份即将过期的爱情买单?



崔荣宰权衡许久,选择自己做了回恶人,在挥泪告别的机场塞给林在范遣词造句了一周的分手信,不顾所有人的劝阻和反对,擅自把两个人四年的情缘,断在了航班后随风消逝的气流里

相比歇斯底里走到最后,互相厌倦再不回头的离别,倒不如在一切还尚为安好时戛然而止,留住所有的美梦

TBC

评论(12)
热度(78)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