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笔斑]等待

@亦桐 太太的生贺
一篇不成熟的笔斑 献给您

—————————————————

林在范从小到大,一直在等着bambam




因为入住了同一个小区而相识后,妈妈们就让当时四年级的在范带着刚入学的bambam上学,那个时候的bambam还是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黑黑小小的,笑起来像Q弹的软糖,甜甜蜜蜜。唯一的缺点就是腿太短,总是赶不上已经长开了的在蹦米,每天早上都呼嗒呼嗒地小跑着,用奶音喊,在范哥哥等等我呀。

每当这时,林在范就会停下脚步,抱着双臂不耐烦地看团子慢吞吞地磨蹭到自己面前,伸出小肉胳膊说“在范哥哥,你牵着bambam走呗”,酷盖小林就会狠狠地哼上一声,一边照常威胁着下次再这么慢就不带你上学,一边一如既往地牵过肉肉的小手,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再大一点,bambam长成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恶魔,每天伙同着身边的孩子们四处作乱,只可惜小狐狸还没长大,学不会藏好自己的尾巴,为非作歹总是被逮到现形,请家长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那个时候,两家的父母轮流负责接孩子,一般来说接完bambam再去接上了初中的在范刚刚好,而每当林在范在教室里数着时钟看bambam爸爸的车还没出现在窗外,他便知道小崽子定是又闹了事,连带着爸爸也在老师面前挨训呢



“呀,你小子,怎么又做坏事了?”作业也做完漫画也看过等得无比绝望的林在范一上车就开始质问罪魁祸首

刚被教训了一路的小鬼头自然是不愿意搭理他,在车后座白了他一眼便继续跟爸爸生气,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无声地反驳驾驶座上父亲的每一句斥责。

林在范在旁边看得好笑,独自乐呵了一会儿又放低了音量再次说道“你怎么那么不争气,我教你的方法忘了吗?竟然还能被老师抓到”

bambam这才停下小动作,红着脸望向他,小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有混蛋通风报信了,不然怎么会被zhua”

“诶咦,行了行了,下次有点眼力见儿,别老再让我等了!每次真是花儿都要谢了”看着皱成一团的小脸,林在范总是屈服得很快,习惯性地伸出胳膊圈住小孩,看似充满威胁地压制道












上了高中,林在范还是一等一的扛把子,自在如风的酷盖少年。只可惜做不成来去无牵挂的潇洒大侠,还是个跟在小屁孩后面收拾烂摊子的勤恳大哥。

升上初中的bambam搞事情的情绪愈发炽烈,秉持着每一天都是人生最后一天的至上原则,兢兢业业地四处惹事,被他气到跳脚的人比比皆是,告状到林在范这儿的更是不在少数。无奈平日里刚正不阿匡扶正义深得小弟们信服的林杠,到了bambam这儿就是无条件偏袒的昏君了。

“护短?!那也要是小兔崽子真‘短’才行啊,就他那个上天的劲儿,怕是到三十岁了还要挨打!”每每被小的气急到大的这儿还讨不到公道的大哥们如是说



每周日的家庭聚会,是林在范和bambam的固定接头时间,也是林在范最为头疼的时候。每当两个人吃完饭躲进房间,他把一周以来收到的抱怨总结列举,想好的说辞都汇集到了舌尖要开始教育bambam时,后者却总是装作一脸老成地叹口气,伸手揽过自己的肩膀说“在范啊,人生就是这个样子的……”

“Bambam Kunpimook Bhuwakul!”

林在范最讨厌的就是bambam的全名了,生起气来要骂他,等老长的一段名字说出来,就一点气势都没有了,还不如拳头来得实在。下一秒,bambam就被熟悉的臂弯反手控制,后脖被紧紧捏住,凸起的下巴近在眼前,在外护短的哥哥下线,林暴躁重新占据主控权

得,一被弟弟叫了名字,想好的口头教育又失败了……












林在范出发去大学的那天,bambam在教室上课,阳光明媚得不像离别的日子,夏末的蝉鸣还时不时悠闲地唱着歌,身边是因为军训而迅速熟悉起来的同学,手里崭新的课本还没翻过几页。

bambam坐在窗边,会抬头去看看每一架呼啸而过的飞机,猜想哪一个航班乘着他的在蹦哥。告别礼物是爸爸转交的明信片,上面张牙舞爪的字迹完美契合了他不可一世的语气。

在蹦呀,好好去上学吧,不用担心,等着小爷我熬过三年杀去大学找你吧!

想象着林在范看到这份礼物后呼之欲出的下巴,bambam差点又要在课堂上笑出声来。



后来的三年,只有寒暑假才能见面的两个人依然保持了见面就怼的良好风貌,bambam的嘴炮和小林的拳头总是缠缠绵绵至死方休,仿佛那个在老师面前恭恭敬敬勤奋好问的三好生和那个在学弟学妹那儿风评良好温和善良的学长都不是他和他一样。












在林在范还没想明白一路闹腾着长大的bambam是怎么突然改邪归正变成了个天天向上的乖宝宝时,bambam就风风火火地挤过了高考的独木桥,在自家学校烫金的牌匾下冲着他微笑了



林在范从来不知道,原来bambam的成长速度是那么快,高中时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迅速消瘦下去,露出棱角分明的下颌骨;一直不大的个头反而在成年之后拔节生长,配上一双又一双锃亮的皮鞋,原来一直仰视着他的小人儿突然稍稍努力就可以平视自己了;以往常常偷去他的T恤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伸着手臂四处乱跑时衣角翻飞,两侧如同生出双翼一般,如今也变成了一件件色彩鲜艳的衣服,有了自己的时尚风格;林在范最爱蹂躏的柔顺黑毛变得缤纷艳丽,能染的发色全都尝试了一遍,直到发质干枯被强行制止

bambam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同学,舍友,学生会的同事,社团里的同好,不消一个学期就成了校里的风云人物,知名程度直逼当年的林在范。而入校时家长们提出的两人合租计划也在bambam不断再等等的推脱里无限拖延。





林在范惊异于bambam的成长速度,却也在自己毕业的各种事项里焦头烂额无心去管,等恍然回首之时,自己已经挂上了实习律师的名号,也搬出了学校,和bambam再无交集。

挂掉电话,那头的杯盘碰撞声还犹在耳畔,周末的bambam几乎没有空闲,在他第三次略带无奈地回绝了自己的吃饭邀约后,林在范觉得当年一个学期见不到的高中生bambam,都没有像现在那样离自己如此遥远过。












毕业旅行林在范和朋友们一起去近郊爬了山,在山顶热热闹闹地露营了一晚,又在刚刚睡熟时被人兴奋地摇醒拉出帐篷,冷风冻得他一个激灵,睡眼惺忪之时只听到一旁女生们激动的欢呼声,用力揉了揉眼睛,不耐烦地转过身,才看清眼前的情景

朦胧的雾气环绕着山头,远处的峰峦交错间已被霞光映得通红,他这才想起来,行程表里是有看日出这项的。 天门依约开金钥,云路苍茫挂玉虹,太阳刚露出一点点金边时,就有一缕日光急匆匆地钻出山头,照射在山峦之间,身边的人们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捕捉这难得的一刻。林在范看着那一丝日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灿烂如炽,最终却逐渐隐去,化在更加柔和的光晕中。





大家下山的时候再三跟林在范确认了一次,在得到相当肯定的回复后也频频回头,谁也不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要一个人留在山上。

等已经看不到其他人逐渐走远的身影,林在范又拿起手机看了看,发出去的消息还没收到回复,小孩大概是还没起床,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冲动,在看到朝阳的那一刻就莫名其妙的热血沸腾,压抑许久的感情喷涌而出,不管不顾地就做下决定,然而按着bambam受欢迎的程度,今天怕是也闲不下来才对。



他在山上从日出等到日中,把山顶四周的树林逛了个遍,手边的草丛被扯得七零八落,手机也早就自动关机。

躺在地上叼着一根草茎,日光照得他眼睛生疼,一个上午下来,林在范久违地静下心,想清楚了很多事,以至于那颗小石子砸在他手边时,他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Hey,man!”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一张脸遮住了他眼前的太阳,还是一直以来开开心心的模样,是他以为不会再来的bambam

“在范哥,你们毕业旅行竟然来爬山,简直no jam啊”小细腿在山顶溜达过一圈,bambam开始发表起自己的感慨来“爬上山来除了野营,散散步什么都不能做,不去去海边啊,又能休息,还能开party,多有意思”




林在范起身整理好自己,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的孩子,大概说孩子已经不合适了,现在的bambam和当初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奶团子已经完全不同了。他抛开了有些矫情的思虑,定了心神,严肃地开口

“bam呀,你记不记得以前,我总是喜欢拿你的手机玩游戏?”

还在嫌弃大山无趣的bambam一时被问得摸不着头脑,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记得啊,你总是以打破我的记录为乐趣,还给老自己取名叫喜破bam,气死了”

面对说起往事有些愤愤的bambam,林在范心里的太阳,已经快要升腾而上“那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不等bambam又说出什么奇怪的惊人之语,林在范就自己回答了同样也困扰过自己的问题“以前我也不明白,只当是看你气急败坏地拼命破我记录的样子觉得有趣。但是现在我想,应该是我一直在希望,你能够赶上我吧”





日头正盛,太阳毒辣地仿佛针扎进皮肤,他晒得太久,此刻几乎是晕头转向地看着bambam露出一个他从来未曾见过的表情
“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一直在等你,等着你破掉我的记录,等着你追上我的脚步,等着你长大,等着,你爱上我”

长舒一口气,花了整个早上想出来的措辞终于尘埃落定,只是现在,他还需要等一个答案








“在蹦米,是不是律师的情商都这么低啊?”
bambam的语气依然欠揍,他却一时无言

“小的时候我追着你上学,初中就想要成为像你那样的老大,高中拼了命背那些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就为了考上这里,你说你一直在等我,为什么就不看看一直在努力赶上你的我呢?”

他终于看清bambam的脸上久违的微笑,有别于如今他在各种场合角度适当情感得体的笑容,而是尘封在他记忆里,喊着在范哥哥等等我,那个属于奶团子的软糖味微笑

林在范从小到大,一直在等着bambam

bambam如今,终于赶上了他

待っています
カップラーメンは3分間、行列店は10分間
あなたのことはいつまでも


END

山海论出自got2day2016 笔斑篇
喜破bam出自正规一辑USB林在范采访

因为太太而好感笔斑,但是确实是从没接触过的cp,很生疏,写的时候也找了很多东西来看,还希望我们太太能喜欢这份迟来的生贺😘

评论(10)
热度(86)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