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宜七]Haru

迟到很久的 @二狗 生贺 米啊内北鼻
假期感觉自己颓废到完全没办法好好写字

———————————————————

#0
姐姐出差一个月,把孩子寄到荣宰家里,也不管两个大男人没有任何育儿经验而其中一个自己还是个孩子,就莫名其妙非常放心地把宝贝儿子托付出去。

“haru很乖的,能自己照顾自己。”

崔荣宰看着怀里呼呼大睡还直流口水的小祖宗,非常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1 称呼问题

haru没见过段宜恩几面,对这个突然和自己舅舅一起出现的男人有着天性使然的好奇

“舅舅,拿怒古呀?”haru指了指在餐桌旁手忙脚乱学习泡奶粉的段宜恩,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问向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陪自己玩的崔荣宰。

崔荣宰嘿嘿一笑,打从haru进门起他就开始思索这个问题,就盼着haru开口问他
“那个呀是舅舅的老婆,haru在幼儿园学过的吧,舅舅的老婆要叫什么呢?”

“嗯……舅妈!”小孩子脆生生的嗓门越过整个客厅清晰地传入了段宜恩耳中,吓得他手上一抖,奶粉又多放了半勺。

算了,这杯还是给大孩子喝吧……







#2 家人

等段宜恩泡好两杯牛奶端到客厅,崔荣宰已经开始给haru介绍另一个家庭成员了。

coco被高举到haru眼前,白绒绒的一团,扑腾着小短腿想要逃离麻麻的手掌,haru看着喜欢得不得了,迅速接纳了这个顶着妹妹称号的小公举,抱过coco,一人一狗在沙发上愉快地翻滚起来。



段宜恩也屈身在地毯上坐好,把一杯牛奶递给崔荣宰,再把奶杯小心拿给haru抱着

大概十年没喝过牛奶的崔荣宰此时看着手里飘着香气的杯子跃跃欲试,“Haru呀,我们比比谁喝得快好不好?”

小孩子的胜负欲是很容易被挑起的,下一秒haru就毫不犹豫地举起奶杯,往嘴里气壮山河地灌起来,崔荣宰也不急,观察着haru的进度再自己慢慢喝着,刚好等haru到喝完自己再吞下最后一口,还不忘回头夸奖一下自家侄儿“呀!haru真棒!”



看着得了第一咯咯直笑的侄儿,崔荣宰觉得自己真是可会带孩子了

看着面前两个相像的脸颊上如出一辙的牛奶“胡子”,段宜恩觉得自己可真是要好好学学养孩子了







#3 购物

在姐姐的嘱托下,三个人去超市给haru买日常用品,崔荣宰看着被放在购物车儿童座里的haru,内心无比羡慕,委屈地扯了扯段宜恩的衣角
“哥,我也好想坐这个啊……”

然而沉浸在手机上一长串购物清单里的段宜恩并没有感受到他的蠢蠢欲动,习惯性地拍了拍他的背安抚他,就推着购物车四处奔走去了

崔荣宰撅着嘴不满地跟上,心里却噼里啪啦打着小算盘,仔细考虑起什么时候超市人最少,方便自己拉着段宜恩来偷偷坐车



宝宝餐具、营养米糊、消毒锅、痱子粉……几乎把大半个超市翻了个遍,才总算把东西买齐,段宜恩有气无力地推着购物车走向收银台,haru还在开开心心地摇摇晃晃,扑腾着小短腿跟崔荣宰嘻嘻哈哈

“哥,我们去给haru买点零食吧!”崔荣宰突然眼睛一亮,不由分说地拉起购物车的前端冲向食品区,haru听到零食,也欢欢喜喜地哼哼起来,段宜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拖到了琳琅满目的货架前



一大一小一唱一和,摆出扫荡的气势来,看到什么就拿什么,崔荣宰拿一样,haru就欢呼一声,满心欢喜地接过放在车里,本来就快满的购物车逐渐有了成山的趋势,段宜恩看不下去,跟在后面挑挑拣拣把东西放回去,每当他扔一样,haru就长叹一下,满脸遗憾地跟渐行渐远的货架说拜拜,在小奶音的长吁短叹里,三个人又成功把零食区逛了个遍。

结账的时候段宜恩还不忘最后检查一遍,售货员姐姐偷笑着看段宜恩从haru怀里硬拽出最后那包膨化食品,小娃娃脸上的悲切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无奈就是打动不了他冷酷的“舅妈”







#4 面瘫
直到回了家,haru都还沉浸在对段宜恩冷脸的恐惧中无法自拔,趁着段宜恩在家里收收拣拣的空隙,偷偷摸摸地跟舅舅抱怨

“舅妈看起来好可怕啊,haru害怕”

崔荣宰被自己侄子委屈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伸手蹂躏起那团小肉脸来,haru告状不成还被欺负,小嘴一瘪就作势要哭,还好崔荣宰知道什么是见好就收,马上放开了可怜的小脸蛋

“haru不哭不哭,你乖乖的,舅舅就给你看看舅妈的照片好不好,其实他一点都不凶的”
haru停下要哭的的动作,呆楞楞地盯上舅舅手里的玩意儿,看他把手机相册打开,两个脑袋凑在一起认认真真地翻阅起来,正看得认真,haru突然就大叫着用小肉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啊~舅舅和舅妈bobo了哟bobo!羞羞!”

崔荣宰大笑着把照片展示给了闻声赶来的段宜恩,正是去年他生日会的时候,在王嘉尔和两个弟弟坚持不懈地起哄下,崔荣宰当众亲了他一口,被朴珍荣抓拍下来的画面

照片里段宜恩笑得牙不见眼,满脸宠溺又温柔的笑容,正在亲他的崔荣宰只露出了侧脸,闭着眼睛耳根通红,把嘴唇印在爱人的脸颊上,整张照片都是快要满溢出来的甜蜜

段宜恩看过之后依然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还不忘揉了揉崔荣宰的头再转身继续收拾东西,崔荣宰依然咯咯笑着,一边看照片又顺势倒在了地板上

那是haru短短的人生里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人是有不同的面貌的,而在舅舅面前的“舅妈”,好像真的不点都不可怕







#5 赖床

haru在舅舅家睡下的第一夜,风平浪静,之前害怕孩子认床的两个人也安安心心地睡了个好觉

晨光初照,段宜恩依然是最先醒来的,转过头,崔荣宰还是睡得正香,和以往不一样的是,多了个haru整个人趴在他亲亲舅舅的身上,小肉团枕着崔荣宰的胸口也舒舒服服地躺着,一派和谐

段宜恩一大早就被萌化,带着满脸的爸爸笑容轻手轻脚地把haru从崔荣宰身上扒下来,让他翻过身躺在旁边睡好,继续享受清晨的美好时光



等段宜恩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前一晚扬言要大显身手给自家侄儿做早饭的人依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荣宰呀,起床啦,该给haru做早饭了”
和每一个赖床的早晨如出一辙,段宜恩牌人工闹钟准时上线

无奈身经百战的崔先生早已免疫,迷迷糊糊地挥了挥手就翻过身继续睡去了,段宜恩无奈之际,却发现一旁的haru嗖地抬起了头,望向这个扰他清梦的罪魁祸首。段宜恩眼见着看到希望,一脸期冀地盼着haru能先起床洗漱,然而孩子只是朦胧着睡眼随意瞥了他一下,又义无反顾地埋头继续睡了

段宜恩这才想明白,赖床应该是崔家遗传的本性才对。一个人失落地走出房间,看着时间只能着手先给haru泡上了早上要喝的牛奶

三分钟后,段宜恩捧着奶杯再次回归卧室
“haru啊,起床喝牛奶吧”

谁知话音刚落,小宝贝竟然就瞬间骨碌碌爬了起来,扑向段宜恩,接过了自己视为生命的牛奶。段宜恩把haru抱起来,看着孩子在怀里三两下喝掉了牛奶,欣慰地笑了出来
“哦~原来牛奶是haru的闹钟啊,那haru,跟段舅舅一起,来当舅舅的闹钟好不好?”

END

评论(16)
热度(86)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