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新春贺文

手头还有篇宜七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能不能写完,想着还是该写个贺文,就速打了几个小甜饼送给大家,可能比较凑合,见谅哈

都是写过的CP,大家看tag自取,新年快乐~
———————————————————

春 范七

一个春光明媚的周末,林在范拖着崔荣宰去南山公园踏青。

车停在山下,拿上背包和水,出了车门崔荣宰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拽着林在范的胳膊耍赖。林在范背后背着包,身上还挂了个大型挂件,在路人的笑容里步履维艰地往公园大门挪动

好不容易上了登山步道,崔荣宰才悠悠地打着哈欠转醒,两个人手牵手,专挑着零零碎碎的绿荫走,路边一水儿的花骨朵粉嫩嫩地绽着,崔荣宰顺手取了朵掉落在木质扶栏上的,趁林在范对着满园春色拍照的时候偷偷放在他头顶上,花儿很争气,一直堪堪悬在林在范滑溜的顺毛上,迎风飘摇了一路,崔荣宰也就乐了一路

直到两个人上了南山顶,在大片盛开的迎春花旁让路人拍了合照,林在范才发现自己头顶上的那抹亮色,也不恼,回身取了朵迎春花,也认认真真别在崔荣宰头顶,一朵鲜黄配着小孩的盈盈笑眼,落在他眼里是这个春日最美的照片



找了块干净草坪,从背包里翻出来野餐垫,各类吃食饮料,挠着头勉勉强强搭好了帐篷,这才舒舒服服躺下来享受阳光。

崔荣宰闲不住,放着歌嗨了一会儿,又把零食打开塞了满嘴,踩着他的小皮鞋在这春景里四处溜达过一圈,又回来把之前累死累活准备东西,刚刚躺下睡了个好觉的林在范叫起来,兴致勃勃地要打羽毛球。

林在范的眯眯眼瞪得老大“羽毛球?我们俩?”

崔荣宰拿着在便利店老板那儿借的球拍满心欢喜,点头如捣蒜。林在范没了脾气,只能陪着他打,没过五分钟,就证明了他之前的疑问有多么正确,两个人一来一往,始终坚持着谁发球谁得分的原则,撑不过两三回合就完蛋,期间还夹杂着对彼此球技的无情嘲笑,完完全全的互相伤害

崔荣宰打得泄了气,把球拍往旁边一扔就瘫倒在垫子上,“哥,好无聊啊……”

林在范挑了挑眉,也走过去跪在他身边,粉红卫衣的帽子里,小脸儿正皱成一团,嘴唇粉嘟嘟的,让林在范俯身下去吻了个正着

崔荣宰顿时老脸通红,伸手就噼里啪啦拍上了林在范,林在范一边躲着一边也跌坐在垫子上,最终是两个人在灿烂的春光里滚到一起,笑作了一团

身边有你的话,无聊的时光也是甜的







夏 镇浦

崔荣宰坐在岸边,小心翼翼地把脚伸进水里,继而又委委屈屈地开了口
“哥,我能不能不学啊?”

“不行哦,你看看那边,人家小弟弟都能游个来回呢”朴珍荣笑得温和,语气倒是坚定得很

今年的夏天来得凶猛异常,空气里的燥热逼得人们纷纷下水避暑,一时间泳池海滩人满为患,热热闹闹赶着趟“下饺子”。崔荣宰在空调房里躲了大半个月,看着满朋友圈的水,纵使不会游泳,也不由得心里痒痒,拉着朴珍荣去了最近的游泳池。



可惜这头朴珍荣都下了水,崔荣宰看着满池子白花花的肉体,却起了退缩的念头。朴珍荣倒是干净利落,看着小孩还在犹豫,拉着脚脖子就把人拖下了水,稳当当地抱在怀里,慢声细语说了半天,才让崔荣宰把环在自己腰上的腿放下去,试着踩到了池底

两个人从换气开始,在挤挤攘攘的泳池里独占着安静一角,严谨认真地进行着游泳教学。

克服了初期恐惧的崔荣宰适应地很快,一会儿就吵着要和朴珍荣比试憋气,于是两个人牵着手一起钻进水里,崔荣宰闭着眼睛认真比赛,朴珍荣看他鼓起来的腮帮子,当真像是只进了水里的小水獭,不由得撤了一只手,掐上那肉嘟嘟的脸蛋,崔荣宰吓了一跳,睁开眼却看到是他笑得开怀,索性不再憋气,浮出水面也捏起朴珍荣的脸来。



打闹着也慢慢学完了基本动作,朴珍荣开始让崔荣宰试着自己游动起来,他抓着崔荣宰的手,一步步往后退,崔荣宰被水流推动着前进,也逐渐掌握了漂浮起来的感觉。游了半晌,朴珍荣尝试撒了手,让他独自向前游,自己则加快速度向后退去,在前方等着他慢慢靠近。

崔荣宰得了要领,渐渐也能游得稳稳当当,正高兴着想要加快速度,却被旁边的叔叔不小心踢了一脚,整个人一下子失了平衡,慌乱之中瞬间就沉进水里

两个人游着游着已经进了深水区,此时他的脚再也探不到底,朴珍荣还在远处等着他,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完全无法反应,只能直愣愣地往下沉去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拦腰抱紧,朴珍荣一手揽住他用力向上游去,被那双熟悉而有力的臂弯环绕住,他顿时心安下来,以至于浮出水面的时候,还来得及把腿重新环绕上朴珍荣的腰。

“还好吧,呛到水了没”
“没关系啊,我知道你会接住我的”

对你无条件的信任,是我全部的爱意







秋 范宜

手机提示音响起,段宜恩回了一个哭哭的表情,无奈地笑笑,林在范径直按了快捷键拨号过去

——喂
段宜恩像是知道他会打来,电话接得很快

——你在干嘛?
林在范好整以暇地问道

——刚把米淘好煮上,就看到你说不回来了。

——啊,是我错了,今天有个同事请假了,我得把他的报表整理完才能回家
听出了爱人语气里微微的委屈,林在范连忙开始解释

——好我知道了,早点回来就行,你一会儿记得吃饭,不要饿着肚子加班啊

——遵命,段先生!

挂掉电话,林在范盯着手机屏幕上段宜恩的侧脸发了一会儿呆,又在同事下班的招呼声里回过神来,晃了晃脑袋逼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放在眼前茫茫无边的数据里





林在范下地铁的时候,段宜恩正把鸡汤从炉子上端下来,小小的锅里咕噜咕噜冒着泡,香气飘得满屋子都是,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凝开了一圈水汽。

小区里种了很多梧桐,叶子飘飘洒洒落了一地,林在范走进小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路灯照耀下一团一团的光影,每个光影都是一幅圈起来的画,层层叠叠的落叶交织出流动的意象来,随风碰出清脆的响动

他走上铺满落叶的小路,脚下连绵的喀嚓声陪伴着他,在这个清冷的夜里融化出一点暖意,路灯昏黄,如同一簇簇微弱的火光,照亮他归家的路,也照亮了,那个等他的人

林在范认清了那个路灯下的身影,脚下落叶被踩碎的声音更加急促了,而段宜恩依然安安稳稳地站在那儿,等着林在范走到他面前

两个人轻轻抱了一下,一时都没说话,最后还是段宜恩先开了口“知道你肯定还是没吃饭,东西都热好了,回去吃吧”

林在范谎话被戳破,也毫无羞涩之意,笑得牙不见眼“不是为了快点做完早回家吗,走吧走吧”

揽上段宜恩的肩膀,两个人在暖黄的路灯和落叶里渐行渐远,背影成双,化成一卷温热的诗,落在微凉的秋风里







冬 宜七

冬天里的崔荣宰几乎是长在被子里的,天天把自己裹成个球在床上滚来滚去就是不愿起床,段宜恩总是要算着时间费劲吧啦地把他从大棉球里掏出来,才能勉勉强强维持住他那可怜的出勤率。有一次bambam清早来他们家送东西,玩心大起扑到床上,在席梦思上连蹦带跳,对着崔荣宰大喊“welcome back”,总算是把崔荣宰弄醒了,人是叫醒了,可他自己也被起床气巨大的某人给踹下了床。

今天的崔荣宰一如既往地赖了床,但段宜恩却破天荒没有由着他,在床边叫了半天无果,伸手就把被子给掀了。崔荣宰冷得哆嗦,一个鲤鱼打挺连忙把被子卷回来重新盖上

“哥你干嘛呀!”愤怒的质问却因为破了音而气势全无

“今天要回家呀,不能再赖了,不然赶不上吃饭了。”段宜恩胡撸上小孩的头毛,又开始哄起来

崔荣宰总算是回了神,想起这件要事,但身体还是懒洋洋地不想动弹,看着段宜恩站在床边,干脆也把被子一掀,伸手抱住了他

崔荣宰姿势很奇特地坐在床上,刚好能搂住段宜恩的腰,毛绒绒的小脑袋靠在他胸前一蹭一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作势要闭上眼。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给一站一坐的两人缝上了一层金边,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崔荣宰绵长的呼吸声,段宜恩被这难得的撒娇坏了心神,伸手抚上他颈后那块软软的肉,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捏着,任凭崔荣宰抱着自己再补上个回笼觉。



纵容的结果就是在高速上一路狂飙,崔荣宰心惊胆战地看着油表指针在一百二三间来来回回,嘴里还要好声好语地跟打电话催促妈妈说就快到了。段宜恩踩着油门全神贯注,一面还不忘教育崔荣宰,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赖床。



紧赶慢赶总算是在开饭前进了家门口,崔荣宰拎着大包小包还没放下,就看到自己的侄子侄女兴奋地从房里跑出来

然后径直扑向了段宜恩。

我的天哪,崔荣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兔崽子,我才是你们亲舅舅!看来我给你们买的玩具都不想要了是吧!”侄女这才乖乖凑过来,也给了他一个拥抱,可那头小侄子已经被段宜恩抱起来,冲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崔荣宰一手牵侄女一手拎东西,想着等会儿进屋要把他抱过来好好打一顿屁股。

姐姐也迎上来替他们放下东西,姐夫和哥哥在客厅陪着爸爸下棋,看他们进了屋也热热闹闹打过招呼,妈妈从厨房里探出头,说饭马上就做好了,崔荣宰换了鞋凑上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桌年夜饭已经初见形态,汤锅烧得滚开,蒸菜腾出缕缕雾气,崔荣宰和小侄子正一人抓着一块酥肉偷吃,被嫂子从餐厅赶了出来,段宜恩笑着看他们满屋子乱窜,回身关上了大门,把漫天风雪挡在门外,也融入了这一屋子的欢声笑语中。

END

上次抽奖的结果是 @se7enity小仙女,本七吹看到大家花式夸七真的超级满足,还有很多对我的文的评论也很触动我给了我很多信心,谢谢大家的支持,新的一年我们也要一起好好当狗哦hhhh

评论(20)
热度(88)
  1. 恶作剧一场季秋木槿 转载了此文字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