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镇浦]小事

向镇浦糖果屋低头,甜到忧伤了
首歌那天就想写的,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文如标题,just日常甜向,乱码的

———————————————————

朴珍荣刚把车停在崔荣宰家楼下,就看到那人从楼梯上匆匆忙忙地跑下来,背后的书包顺着节奏一颠一颠,和他头顶上的呆毛一起摇摆,右手的豆浆还没喝完,左手在往嘴里塞剩下的半个包子
“慢点跑,别噎着啦”朴珍荣很是担忧地提醒道

好不容易跑下了楼,崔荣宰在朴珍荣面前站定,狠狠吸了两口豆浆把最后的早饭咽下去,才从书包侧面拿了牛奶递给朴珍荣。
“好了好了,快走吧,是不是又要迟到了?”

朴珍荣笑了笑,帮他把头上那缕坚定的呆毛理顺了,一边把牛奶扔进车筐一边踢起三脚架
“不会的,早着呢,上来吧”



小区的保安大叔笑着跟他们打过招呼,自行车轻巧地拐了个弯,迎着朝阳消失在了初晨的风里

“我早上又差点睡过了,闹钟定一百个都不够,妈妈也不叫我”崔荣宰扯着朴珍荣的衣角,在后座嘟嘟囔囔地抱怨着
“阿姨也是想你多睡一会儿吧,你为了我每天都得早起二十分钟,她都要怪我了”

“才不呢,我提前去早自习我妈可高兴了,还老跟我说让我早上吧里吧里弄好了不能害你迟到,要怪也是学校的错,非让你们早去半小时”

朴珍荣笑得无奈“呀,我们都高三了,学校已经很仁慈了”

崔荣宰撇了撇嘴,没再反驳,只是紧了紧书包带,把额头抵上那个不甚宽阔却依然温暖的脊背,在擦身而过的风里闭上了眼睛



新的学期一开始,高三年级就按规矩提前了半小时上早自习,一向自律朴珍荣倒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只是苦了还在高二的崔荣宰,为了继续跟朴珍荣一起上学,也不得不每天早上拼尽全力和周老爷爷说分手,紧赶慢赶坐上他的专属车后座。

朴珍荣自然清楚他从小赖床的秉性,也劝过他多睡一会儿再赶校车上学,可崔荣宰死活不听,不愿放弃从小到大两个人一起上学的习惯,还是依然每天在痛苦里挣扎,却奇迹般从来没让朴珍荣迟到过。



秋老虎来势汹汹,就连清早的空气也裹挟着蒸蒸暑气,只有车骑起来的时候,才能散去些微的燥热,崔荣宰小幅度地摇晃着腿,歪过头去看路边飞驰而过的白色围墙,嘴里含糊地哼上一两句小曲儿,就感觉到温热的风拂面而来

还是热得紧,他拉起自己胸前的衣服透了透气,呼啦呼啦的风从领口和短短的袖管里灌进来,才总算稍稍缓解了些,瞄了一眼面前纯白的长袖衬衫,崔荣宰道出了内心最真诚的关切
“哥,你不热吗?”

朴珍荣放慢车速回头看了看,崔荣宰皱着眉头正很是认真地关心他,他觉得好笑,又想起了什么,真的抿嘴偷笑了一下,摇摇头说不热,崔荣宰半信半疑地嘀咕半天,才又被眼前的下坡吸引了注意
“哥哥哥,今天没车,不要踩刹车!”

上学前这段下坡路,永远是崔荣宰最喜欢的,路上没人的时候朴珍荣就会放开手里的刹车,顺着坡道直冲而下,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带走崔荣宰兴奋的欢呼声,单车总是摇摇晃晃,匆匆忙忙飞过一个又一个小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手拉手坐上校车的孩子变成了单车上的一前一后,路边的景致也从春花到秋叶,再从冬雪变夏绿,像极了他们打马而过的青春






崔荣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暗自唾骂着话多的校领导,学校把前段时间三个年级的月考成果放在在一起总结表彰,为了体现“模范带头”作用,特意把高二高三的文理状元凑在一起发奖,还要求必须穿校服上台领奖,让此时快冻哭的他无比羡慕没分科的高一孩子们。

跺了跺脚,歪头一看,领导还在兴致高昂地说个没完,崔荣宰偷偷摸摸地往旁边挪了挪,凑到了朴珍荣身边。

此时此刻的模范朴同学依然抬头挺胸目视前方,双手交握,保持着一个好学生该有的姿态,尽力去听领导的话,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臂弯里钻进了一只小爪子,偏过头,崔荣宰正满脸委屈地望着他
“哥,我…好…冷”

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朴珍荣顾不得是在台上,伸手给冻得冰凉的小手用力搓了搓
“不冷不冷,就快好了,你的围巾呢?”

崔荣宰努了努嘴,那条格子围巾正安安静静地搭在远处台下自己的座位上,朴珍荣从小到大每年生日都给崔荣宰送书,今年终于在他撒泼打滚的胁迫下两个人一起去买了两条一样的围巾,哼哼唧唧地戴上了

“不是说要穿校服上台吗,我以为挺快的,就扔在那儿了”

崔荣宰缩回了手,曲起的身子丝毫不能帮他留住一点点温暖,朴珍荣索性伸手顺着他的脊背用力地搓了几把,台下的观众才看到上了台就没站直过的崔荣宰终于挺起了小身板

“你里面怎么不多穿点,还冷吗”
因为心疼,朴珍荣语气里都带了几分不常见的责备,崔荣宰好不容易暖和了一点,侧过头看了看朴珍荣校服外套里有些眼熟的白衬衫

“我哪知道会这么冷,哥里面不也只穿了衬衫吗,哥真的好厉害吧,又不怕冷又不怕热的”

朴珍荣被碎碎念的小孩儿逗笑“我衬衫里面也有穿啊!”



台下的孩子们在寒风中昏昏欲睡,飞快地翻着手里的练习册又或者偷偷传阅的小说杂志,忙碌的老师们也偷闲凑在一起闲聊两句,说着无关紧要的玩笑,台上的领导继续念着写好的稿子,官话和大话总是需要人来说,而两个少年在小小的主席台上窃窃私语,贴近身子互相取暖,笑容晕染着他们的脸庞,映射着云层后些微的日光

旁人的纷扰都与我无关,只要和你在虚无人世里彼此为伴





晌午时分,校园里一片寂静,正是午睡的时间,连忙碌的高三生们都在做完一份午间习题后抓紧最后的二十分钟补上一觉,以迎接漫长的下午时光

崔荣宰蹑手蹑脚地出了教室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快步通过教学楼的走廊,确认了没有巡视的老师之后,踏上了日光饱满的林荫道

朴珍荣还在做题,最后的冲刺阶段一刻也无法放松,心里的微小的焦虑感细细地折磨着他,让他只好放弃了午睡潜心研究起眼前一直无法攻克的圆锥曲线来。

教室里安安静静,只有各个角落里传来轻微的呼噜声,临近高考,每天也只有这个时刻没有那么多紧张和专注充斥在空气里,朴珍荣坐在窗边,正借着窗帘缝里透出的光线一遍遍演算着公式,突然听到一声轻轻的响动

掀开一点点窗帘,果然是崔荣宰正在冲他挤眉弄眼,他站起身来,整个人进到窗帘里,打开窗户和小孩说话

“喏,今天的奶茶”崔荣宰摇了摇手里的冰奶茶,邀功似的展示给朴珍荣看

朴珍荣从善如流地接过来,摸了摸他的耳朵“今天怎么又来了,午睡睡了吗?”

崔荣宰乖乖地由着耳朵被揉弄,一边咬着嘴里的威化一边乐呵呵地把其余的零食也掏出来
“睡了睡了,每天都睡了才过来的,哥不知道,中午去小卖部可好玩了,路上又暖和,还没人排队不用等,哥以后有什么想吃的都跟我说,我去给你买”

朴珍荣接了一手零食,也无奈地笑起来“你啊,每天中午都跑过来,又不在一栋楼,太麻烦了”
“哥说什么呢,你现在是高三,老师说我们要给高三生服务的呀,嘿嘿,我走了我走了,你快吃,吃完好好加油,fighting!”

朴珍荣目送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一溜烟消失在走廊拐角,每天中午都有的“外卖服务”让同桌羡慕了好几天,高考渐进,作息表也就越来越紧凑,两个人除了上学再没其他的时间见面,所幸崔荣宰兀自找了个好办法,每天提前二十分钟起床去小卖部给他买各式各样的零食饮料送来,美其名曰送温暖,也是掐着时间能见上一面,让他又心疼又心安

收好了零食重新坐下,面对着一筹莫展的习题也再没了欲望,干脆收拾好桌面舒服趴下,趁着最后的安然时刻眯上一小会儿,见了小孩一面,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希望不就像崔荣宰发间反射的光一样,蹦蹦跳跳地总会来到自己身前





暑气蒸腾,蝉鸣刺耳,崔荣宰叼着一支冰棍在家里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妈妈正在卧室里收拾着,趁天气好把换季的衣服都洗洗晒晒逐一整理

墙上的时钟指向二和三之间,英语考试已经快要开始,崔荣宰有点焦躁,又担心起考场里的朴珍荣来,不知道他前几门考得怎么样,英语的题目难不难,这么热的天气考场里空调温度怎么样,站在原地胡思乱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抛开杂念,把吃完的棍子一丢,进了房间给妈妈帮忙去了

一件一件叠好衣服收进柜子,快要全部弄好的时候却突然被一抹熟悉的白色夺去了注意

“这件啊,还是去年夏天买的呢,跟珍荣妈妈一起,”妈妈抖开手里的衬衫,放在他身上比了比“看着精神所以给你俩一人买了一件,可是你穿有点大,所以我就先收起来了,你来试试,估计今年能穿了”

衬衫的做工很好,刚刚洗完又熨过,穿上刚好契合贴身,袖子还是长了一点,遮去了手掌,只留出细长的指节整理好纽扣。崔荣宰站在镜前看着自己身上平整的白色衬衫,朴珍荣曾穿出过各式各样的风格来,热的时候单独穿,冷一些就套上件低领毛衣,冬天穿在校服外套或者羽绒服里,总归是俊朗挺拔,英气逼人

不管有多热了,崔荣宰想,两个小时以后,他就要穿着这件衣服,在校门口等那声铃响,等一切解放过后满是笑容的脸庞,等朴珍荣混在人群中一步步向他走来,牵过他的手,告诉他,我会在不远的未来,等着你

END

写得比较仓促,正主太甜了嘤嘤嘤,送给坚定地站着镇浦的 @候鸟 小仙女
抽奖结果下次更新公布,原谅一下强迫症想凑满300fo的私心hhh

评论(41)
热度(106)
  1. 恶作剧一场季秋木槿 转载了此文字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