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逃离(下)

文末有个小抽奖,and可能是烂尾预警😣
———————————————————

等coco偶然从衣柜深处扒拉出那个装满花瓣的小盒子时,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那之前崔荣宰开始陷入长时间的嗜睡,每天从公司练习回来就把自己关进房门昏睡过去,朴珍荣和段宜恩宠他,自然是不会说什么,王嘉尔和两个弟弟也当他是最近太累,在宿舍闹腾的动静都小了许多,只剩林在范,日日在焦灼中辗转



他曾经觉得,人和人的关系该像是北极熊,在冰天雪地里互相依偎,靠着彼此的热源度过漫长绝望的极夜,像他和珍荣,互相扶持着爬出泥沼,盼到新生的太阳。可如今想来,大概总还是像刺猬一般,对最亲密的人,展示最尖利的刺,因为熟悉,所以安心,因为安心,所以任性,外人看来,他是主持队伍成熟稳重的chic队长,整理局面提点成员的掌控者,可是在崔荣宰这儿,他倒像极了个任性的孩子,会为着一些自己都不清不楚的原因生闷气,会恶意地在情事上折磨对方,而最多的,是他太理所当然的相处,忽视了崔荣宰的心

很久以前的夏天,崔荣宰刚进公司一个月就被选入预备队伍,为了跟上其他人的进度每天从早到晚练习舞蹈,那天舞蹈老师请假,好不容易得了一下午的空闲,林在范抱着和新成员搞好关系的想法,请他出去喝咖啡

而那个午后最终的结果,是他们坐在咖啡店门口阳伞下的小桌椅前,崔荣宰叼着一只脆皮甜筒吃得高兴。价格不算低的咖啡对他们这群家境一般的练习生来说并不是日常必需品,出了公司门那孩子便说,天气这么热,喝咖啡还不如吃个冰淇淋好。于是两个人在便利店的冰柜前驻足,他看着崔荣宰在一堆色彩缤纷的冰棍里挑挑拣拣大半天,终于从深处扒拉出两根甜筒来,举在手上得意洋洋地向他示意

“在范哥,这个草莓甜筒超级好吃的,我在木浦每年夏天都会买这个,可惜首尔不太常有,这次竟然找到了,真是谢谢你”

那个时候崔荣宰站在他面前,为着一个廉价的甜筒欣喜若狂,背后的街道充斥着水泥建筑固有的灰白,单调又沉闷,而眼前穿着简单的淡蓝T恤的少年,成为这个世界里唯一的亮色,洒落在他发梢的阳光,模糊了他的轮廓,一如林在范漫长又曲折的练习生生涯,因为眼前的人,开始变得不再一样。





我们总会觉得,人生的许多重要时刻,应该是庄严而隆重,充满了仪式感的,出生,毕业,婚礼,葬礼,需要做足准备迎接它们的到来,无一不是如此,可是没有谁告诉我们,爱情来临的时候,分明是悄然无声的





那天的宿舍意外地很空,只剩下永远待在房里的崔荣宰,和从公司回来拿东西的林在范

段宜恩十分钟前出了门,留下了精神尚好的coco在宿舍四处扑腾,林在范在房间里来回翻找着不知被埋在哪个角落的曲谱,coco就在他的身边转来转去。房间里东西又多又杂,乱得不像话,崔荣宰向来是个不喜整理的主,他走了以后,总是看不下去他的样子每天打扫房间的林在范也开始放任房间越来越乱,毕竟四处都是两个人一同生活过的痕迹,如今人已经走了,连这些细小的回忆也清理掉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等到他终于翻出那张发皱的曲谱来,刚松下一口气,耳边就传来一阵犬吠,coco一边叫一边奋力试图挤进下一波的衣柜里,甚至于它的半个身子已经被稍长的衣摆掩埋住。林在范条件反射般想起每次coco闯祸之后一脸歉意跟成员们道歉的崔荣宰,又很快摇头驱散了脑海里的影像,他有些讨厌现在这个什么都能联想到崔荣宰的自己,这种焦躁的情绪让他在从衣柜里抱出coco的时候都不再那么温柔

可是接下来,他就没时间考虑自己粗暴的动作会不会伤到coco了,小狗嘴里叼着个盒子,此时里面的东西正因为盒子被犬牙撕裂而稀稀疏疏地掉落出来,略带淡粉的白色花瓣很快就纷纷扬扬落了一地,盖住了林在范心心念念的曲谱,盖住了两人缠绵过的床垫,盖住了崔荣宰没来得及收走的大大小小的玩偶。林在范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明显新鲜而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花瓣唤起了他脑海里一些不甚明晰的记忆,以至于他忘了自己手里还抱着个一样被吓到的小祖宗。

coco在林在范的手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逃离出这个温热的手心,直觉自己闯了祸,它便扔下盒子不管不顾地冲出房间,去寻求那个最熟悉的庇护所。



于是可怜的崔荣宰,就这样被扑上来的宝贝女儿弄醒,做了一半的梦被打扰,他倒也不恼。事实上,这个反反复复的梦已经困扰了他许久,他总是梦到小时候的自己,在木浦的海边肆意畅游,踏着浪花一步步走进海里,海水冲刷着他的脚踝,带着被阳光暖过的温热,渐渐包裹住他的小腿,膝盖,再到腰部。他并不感到害怕,海边的孩子总是和大海保持着一种固有的亲昵,享受着被海水淹没的感觉,他慢慢舒展开四肢,随即被浪花托举起来,与水流一同浮沉,惬意袭来,他完全放松身体,仰面看向澄澈的天空。

下一秒,蔚蓝天空变成了熟悉的天花板,他依然浸泡在温热的水里,大海却被浴缸取代,身体不再自由,反而被紧紧搂住,在只能容纳一人的浴缸内,林在范侧着身子将他圈进怀中,转过头,他能清晰地看见那两颗并排的小痣,圆不溜秋,却盛着名为温柔的情绪,那个人闭着眼睛,嘴角的微笑却泄露出缱绻的爱意。通常在这个时候,他便会醒来,不仅仅是喉间撕裂的疼痛和源源不断的花朵逼迫他抽离梦境,真正唤醒他的,是来源于内心深处的苦涩和坚定,因为他明白,真正的林在范,绝对不会那样做。





而此刻,真正的林在范,刚刚眼看着那团白色拐进了虚掩的房门,抱着不让coco打扰崔荣宰睡觉的“正当理由”,他终于鼓起勇气时隔许久光明正大地站在了这扇门前,那一刻的他不知道,推开门的那个瞬间,将会使这一天永远定格在自己的记忆里

崔荣宰显然是没想到这个时间宿舍里还会有第二个人类生物存在,林在范的突然出现令他措手不及,更糟糕的是,纵使如此,他也完全无法停止剧烈的咳嗽。

一直惧怕的东西终于来临的时候,因为长时间的担惊受怕,人们反而会因为对恐惧的熟悉麻木而变得不再慌张,就算无法直视林在范的眼睛,匆忙整理樱花的崔荣宰也并没有想象中秘密被戳穿时那样惊惶绝望,反而是在门口见证了一起非自然现象的林在范更为慌张一些





coco对着一整床的花瓣兴奋地转圈,惊喜的叫声为这个被沉重填充的房间强行添了点喜剧氛围。房门和双层床的直线距离大约是五米,而此时各据一方的两人,都没有再向前丝毫。

林在范不傻,确切地来说,除了对爱情感知的极度迟钝或者刻意回避之外,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还拿在手里的盒子,满床一模一样的花朵,日益疏远的崔荣宰,还有这几日朴珍荣若有若无刻意提及的那个名词,所有的东西都摆在了他眼前,直指向某个呼之欲出的真相。

“在范哥,你说,那些因为没有得到心爱之人的吻的花吐症病人,他们死得多么遗憾又委屈啊”

“荣宰和我在房间里住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没关系的,哥,这样对大家都好”

“哥,我这两天喉咙好痒,都怪你那天在浴室弄得水都凉了,好像感冒了呢”

“在范哥,你和荣宰……”

“哥,就待在床上不许动,什么都让我来做,你要好好养伤才可以”

“哥,我知道的,你辛苦了,以后都会好起来的”

“这个草莓甜筒超好吃的,真是谢谢你”

“我是新来的练习生崔荣宰,请多关照”

崔荣宰喜欢的草莓甜筒,林在范那之后总会记得在便利店的冰柜里翻找看看,可是却再也没能找到,他在某个温情过后的夜里告诉过崔荣宰,结果小孩只是笑,说没关系,本来那东西就不多,哥有这个心我已经很感动了

直到有一天,有谦米买回来的冰棍里夹带了一支甜筒,他问起是在哪里买的,想记下来以后去找,答案却竟然是自己最常去的那家

“啊,这个甜筒荣宰哥很喜欢的,可是好像不是特别有名,货量很少,又总是在最下面,所以要努力翻到底才能找到呢,荣宰哥每次拜托我买都会给我请客~”

那个时候他就应当知道,他对崔荣宰,就像那支草莓甜筒,看起来总是挂在心上处处寻找,然而实际上,却从来没有真心实意地去看待过,明明是就差那么一点,伸手就可以碰到的距离

而那个人,明知道自己的浮躁和敷衍,也总是笑脸相迎,用毫无原则的宽容与爱恋包裹住他,让他从来看不到自己有多么迟钝彷徨

那处阴影瞬间被点亮,爱意如暖流般温润着他的心脏,可面对眼前的情景,一种即将失去的惊恐迅速攀爬至顶端,想到眼前的人几乎是以必死的决心坚持着对他的隐瞒,胸腔里奔涌的酸苦就逼得他快要站不稳身子,他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再迟钝,再冷漠一些,若是崔荣宰真的就这样心怀遗憾的死去,若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知道彼此相爱……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坚定地,满含痛苦和微笑地,大步向前,五米的距离,也只不过是三步而已。



久违的嘴唇依然是最熟悉的触感,软软的唇瓣总能让他想起春天的草地,清甜又浪漫,轻轻舔舐过柔嫩的牙龈,舌尖长驱直入,在口腔内狠狠掠夺过一番。林在范突然自嘲地觉得,自己还不算太笨,在确定不了心意的时候,依然本能地想要留住对方,酒精催发下,是最真实的渴望,即使是不清不楚的身体关系,也依旧是让他属于自己的方式

情欲,当然是爱恋的延伸

一吻结束,崔荣宰还呆楞在原地,刚刚情窦盛开的林先生看着他的样子心情大好,再度俯身舔弄了一下睡衣领口间那颗令他日夜思念的印记,欲望被唤醒,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可是他并不急,他还有很多时间

他要在满床的樱花里,给崔荣宰讲一个,关于爱,和彷徨的故事

如果爱情是一场逃离,那我也必然会成为你最后的目的地

END

呼——真的是要长舒一大口气,终于完结了。
因为放假真的差不多是时时刻刻跟爸妈待在一起,码字环境超级艰苦,而逃离又算是很需要静下心来写的文,所以也一拖再拖,战线拉得老长
没想到的是真的有很多小仙女一直等着更新,所以我自己也挺不好意思的,紧赶慢赶发出来,也好怕大家不满意,希望还是能够算是个让大家勉强通过的结局吧

最后,还是厚着脸皮做个我七蒙歌加上三周年的抽奖,毕竟是两件大大大喜事,还是要凑个热闹,也就在LFT抽了,参与方式是在这篇下面留言啦,内容么就夸夸我们七,或者是对我写文的意见建议啦,然后抽一个人ZFB转账116块(好啦我知道不多),算是感谢大家的支持吧~如果人少我就,我就,我就还是要抽的……

谢谢各位啦~

评论(40)
热度(103)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