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宜七]糖

闭上眼睛一通乱写 大三角 全双箭头
或许不算romance 慎点
写完觉得自己七吹属性太明显hhh
—————————————————

“荣宰,荣宰,崔荣宰~宝贝儿别睡了,乖,该起床刷牙洗脸了。”崔妈妈艰辛地把儿子的小脑袋从T恤的领口里拯救出来,再把两只肉肉的手臂分别塞进袖子里。

小荣宰闭着眼睛沉浸在睡梦的最后一点余韵中不愿醒来,任由妈妈翻转摆弄自己,穿好了衣服被抱起来扔在了卫生间门口。

“崔荣宰,再不快弄好,等会儿就迟到了哦,今天的晨间故事还要不要听啦?”爸爸在镜子前刮着胡子慢悠悠地说着。

于是还在蒙圈的小荣宰一个激灵,猛的醒了过来,踢嗒踢嗒跑到爸爸脚边,伸手接过挤好牙膏的牙刷呼哧呼哧地刷起牙来,晨间故事他是一定要听的,不然接下来的一整天都会很难过。

洗漱完毕以后,又偷懒耍赖让爸爸抱出洗手间坐上了餐桌,拿起热好的牛奶开始喝。早饭会去幼儿园吃,所以妈妈照例只会准备牛奶给自己。偷吃了两口爸爸的吐司,牛奶才喝到一半,门铃就响起来,是段爸爸领着段宜恩来催了。

妈妈把另一杯牛奶拿出去,小宜恩站在门外迅速地喝掉了,荣宰一看这架势,也三两下灌完了剩下半杯,嘴上还浮着一圈奶渍就急匆匆地跳下椅子,背上小书包去换鞋了。

段爸爸看着荣宰的白胡子笑了起来,却被自家儿子瞪了一眼,崔荣宰不明所以地看看段爸爸再看看段宜恩,后知后觉地伸手想去摸摸自己的脸,却被半途拉住了手。段宜恩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小手帕来,细细地给他擦过嘴,再叠好收了进去。



跟崔爸崔妈打过招呼,段爸爸就一手牵着一个孩子上学去了。刚把两个宝贝领到小区门口,看到橙黄色的校车慢慢驶来,荣宰便开始兴奋地扭来扭去。

校车到站停稳,走下来一个人,荣宰看清了来人后就立马凑到对方面前伸手要抱抱,林在范无奈地笑笑,把这个最黏自己的宝贝抱进怀里,在接受了一个黏糊糊的早安吻并且回应之后,又牵起一旁围观了他们整个互动过程的小宜恩的手,跟段爸爸打过招呼,转身上了校车。

崔荣宰和段宜恩是最后两个要接的孩子,把他们放到最后一排安置好,揉了揉段宜恩的小脑袋,林在范就回到车头,检查了一遍孩子们的状况,开始了今天的晨间故事。



其实一开始林在范去做幼师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中学的时候当了六年的扛把子,全校都怕他,倒不是面相有多凶狠,只是脾气暴躁,真的发起火来,狭长的眼里透出的戾气生生逼得眼皮上两颗痣都泛着冷光。

后来他大学毕业,放弃了高薪的offer决定去当幼师,那群狐朋狗友惊得下巴都要掉下去。追问起来林在范也不说原因,只讲压力太大,想先缓两年,接触点单纯的世界。

说来也奇怪,去幼儿园给孩子们擦嘴喂饭唱摇篮曲的林在范全然没了往日的狠戾,成天顶着个乖顺的妹妹头咧嘴笑的样子惹得幼儿园的女老师们都心动不已,整天的话题都离不开那个温柔的小林老师。



崔荣宰坐在最后一排紧靠着段宜恩,坐下以后两个人的手就自然地牵起来,虽说是盛夏,但怕孩子们感冒校车空调也不能打得太低,没一会儿交握的手就汗涔涔的。不过崔荣宰并不在意,他正嘬着另一只手的食指聚精会神地听林在范讲故事。

朵朵班的崔荣宰喜欢小林老师是全幼儿园都知道的事,当初进园的第一天,发现自己见不到爸爸妈妈的崔荣宰哭得那叫一个铺天盖地气壮山河,嘴上费着力,手里也不放松,死拽着一起入园的段宜恩不放。

老师们看在一旁顶着洪亮哭声的段宜恩,想把他抱开拯救一下那可怜的耳朵,没想到这一抱,崔荣宰不乐意,段宜恩自己也不愿,不理会老师的哄劝,就安静陪着嚎啕的崔荣宰,不时拿小手绢擦擦他源源不断的泪水,崔荣宰哭累了还会抱着他给他拍拍背。

后来路过的林在范看到在一边自己都快哭了的女老师,习惯性地上前帮忙哄起来,花了大半个小时,哄是终于哄住了,可这一哄也就脱不了手了,崔荣宰独独喜欢上他眼皮的两颗痣,以前别人眼里慑人的两点,偏偏逗得小荣宰笑开了怀,于是从此只要他带着,离了就哭,连带着段宜恩也只认他,其他老师都碰不得。

幸运的是两个孩子只要有林在范带着也倒是乖得不行,说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长得也是一个天生俊俏一个粉雕玉琢,老师们都心软,也就干脆把林在范换去了朵朵班,专门带着他们。



晨间故事讲完了,崔荣宰还依依不舍地咂咂嘴挺直了身板往前看,林在范隔着车厢冲他笑了笑再坐下去,他跟着嘿嘿一笑,满意地瘫回了座位上,手里还抓着段宜恩。

小孩子之间有一套自己的语言系统和亲近方式,段宜恩算是比较内向的孩子,不会主动在人堆里找朋友,可是搬家到新地方,妈妈带着年糕第一次敲开了对面邻居的门以后,他就喜欢上了那时还在地板上打滚胡闹的崔荣宰。

两个孩子顺利玩在一起父母们都很高兴,后来哪家大人忙不开在对方家里过夜也是常事,没上幼儿园之前两个人就整天黏在一起,崔荣宰玩什么段宜恩就看着他玩,久了崔荣宰就开始拉着他一块儿玩。段宜恩的喜欢表现在他无限的迁就和照顾里,崔荣宰则表现在完全离不开的依赖中。

所以崔荣宰第一次对着林在范咯咯笑的时候段宜恩本能地起了敌意,后来他发现荣宰就算是再黏林在范也一样不会允许自己离开他的视线,便放下心来,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林在范。



校车快到幼儿园的时候,段宜恩从书包的夹层里掏出一颗奶糖来,递给崔荣宰。昨天午睡起床之后,班里的小女孩吃起了自己带的奶糖,甜腻的味道飘满了小教室,崔荣宰在一边看得眼睛都直了,不停地吞口水,偷偷跟旁边的段宜恩说自己也想吃。当然,这话他转眼就忘在了下午茶的小蛋糕里,段宜恩却记在了心上,晚上回家在自己的零食堆里翻了好久才找出来一包奶糖。

妈妈说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只给了他一颗带出门,他自己本来也不太想吃,从善如流地接受了,放在书包夹层里,留着给崔荣宰。

拿过糖的荣宰喜笑颜开,想起了昨天的事,就收进兜里也等着午睡起来吃。他抬起头来冲段宜恩笑,摇了摇两个人牵着的手,想想又觉得不够,就凑上去吧唧亲了他一口,于是段宜恩也笑起来。

亲吻是崔荣宰表达喜欢的最高方式,至今为止只有四个人享受过这种待遇,认真来说,他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小朋友,不是特别喜欢的对象绝对不会乱亲,可是如果真的很喜欢的话,那么亲多少次都可以。所以段宜恩知道,每次崔荣宰亲他,就是又多喜欢了他一点。



吃过早饭,今天的日常活动是画画,小林老师把每个人的画板和水笔分发下去,让他们描着绘本或者按自己想象来画画。

小孩子的注意力很难集中,画了十来分钟就有人坐不住了,林在范就会给他们换新的绘本看或者手把手教着画。

又安抚好一个宝贝,往回走的时候凑上去看段宜恩,他早早就画好了自己的画,也不吵不闹,独自拿着水笔玩,时不时看看旁边还在奋笔疾书的崔荣宰,林在范揉揉他的脑袋,他就抬起头来看他,撤了压在桌子上的手给他展示那副作品,太阳 大海还有零零散散的海鸥,林在范看完一乐,这正是今天晨间故事里的场景。满意地点点头,去书堆里找了段宜恩最喜欢的那本鲁滨逊漂流记的绘本拿回来递给他,收获高冷小朋友一个难得的笑容。



午睡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雨,崔荣宰早上起得晚,其他小朋友都睡着了他还精神抖擞地躺在小床上面对窗户看雨。林在范挨个检查宝贝们,把踢掉的被子重新盖好,叠起掉下床的外套,检查到崔荣宰的时候他正把被子拉起来盖住小半张脸,只留黑亮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望着自己。

估摸着检查得也差不多了,林在范就把黏人鬼抱起来,看了看隔壁床睡得正熟的段宜恩,对荣宰做了嘘声的手势,在一片均匀的呼吸声里走到了午睡房那头的窗边。

在拼图地毯上坐下,林在范把荣宰抱在膝盖上数雨滴,一会儿小孩觉得无聊了,就拉着他说话,两个人在午睡房的一角嘀嘀咕咕,声音不大但总怕吵醒浅眠的孩子,另一个老师扬言要把他俩赶出去,林在范就在身上翻翻找找,摸出一颗草莓硬糖来
“我们荣宰玩累了就去睡觉好不好,不然下午玩皮球会困的,乖孩子有奖励的,这颗糖只有你有哦。”

拿到糖的宝宝心满意足,乖乖被抱回了小床上,林在范轻拍他的手臂哄他睡觉,他就闭上眼睛认真入睡,快睡着的时候又突然睁开眼睛,从枕头下摸出一颗奶糖来
“荣宰也要给小林老师奖励!”

林在范被逗笑,又觉得心头一软,轻轻捏了捏他白白净净的小脸蛋“谢谢荣宰啦”

站在床边一直守着荣宰睡着,给他盖好被子再理了理小顺毛,又凑到旁边看一眼睡得安安稳稳的小宜恩,小林老师心情大好地走出了午睡房。



起床以后,荣宰摸出心心念念的糖果吃掉,满嘴都是清甜的草莓香,等去上厕所回来的宜恩回来,还开心地哈气给他闻。段宜恩觉得自己草莓奶糖的味道比昨天小姑娘吃的糖好闻多了。

中午下了雨,操场一时不能活动,只能让孩子们在教室里玩,崔荣宰和段宜恩凑在一起把皮球玩出了花来,拍完了扔,扔完了滚,滚完了再抛,若不是林在范适时过来阻止,可能下一秒就要当作足球满教室踢了。

玩累了就并排躺在地上休息,教室的天花板上贴的是仿真的星空墙纸,段宜恩就一个个指着自己认识的星座教崔荣宰认,崔荣宰仔细盯了一会儿就觉得晕晕乎乎眼睛里全是小白点到处乱蹿,于是坚定地坐起身晃了晃脑袋,把星星们都赶出去
“段段,我还想去画画。”

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家都各玩各的,林在范把崔荣宰早上没画完的画找出来,给他摆好了工具就任由他自己创作去了。

段宜恩坐在他旁边抱着皮球准备陪他,哪知道崔荣宰画了两笔后,突然别别扭扭地赶他去玩
“段段,你去找小林老师玩皮球嘛,我画好了再跟你玩!”

段宜恩摸摸小脑袋,不明所以地起身要走,又被拽住了衣角

“只能在教室里哦,段段要看得到荣宰才可以”

盘腿坐在小桌板前面的崔荣宰真挚地抬头嘱咐段宜恩,段宜恩就放下皮球弯腰搂了他一下,说当然。

林在范刚把孩子们乱扔的跳绳回收整理好,段宜恩就抱着皮球来找他玩了。他看了看那边仿佛生平最真挚地画着画的崔荣宰,就领着段宜恩挑了个宽敞一点的角落坐下玩了。



崔荣宰是黏糊糊的可爱鬼,所以他喜欢谁全世界都知道,然而段宜恩和林在范的相处方式就平和得多了,段宜恩不怎么说话,亲近完全表现在对人的接受度上,他有很多自己的娱乐方式愉悦自己,所以也很少和其他人互动,幼儿园的老师里只有林在范能陪着他玩。

两个人随意得趴在地上把皮球互相推来推去,林在范装作不注意,皮球直直得滚到他面前,撞到了他脸上,段宜恩咯咯笑了起来,又连忙起身跑过来看他,伸手摸了摸林在范的脸,发现鼻子还是鼻子眼睛还是眼睛,也没有肿起来或者是流血,就放心地拿起球又跑回去继续玩,不过这次推球的力度轻了些许。

玩了一会儿,林在范起身把段宜恩抱起来,一上一下玩举高高的游戏,倏地往上举到最高,轻轻一颠又立马顺势落下擦过地板再举起来,段宜恩非常喜欢这个游戏,也只有玩这个的时候才会特别兴奋地嚷嚷,扑腾着两条小腿开心地笑。崔荣宰胆子小,第一次玩这个就差点哭出来,而其他小朋友们也没有显示出对这个游戏的特别热情,久而久之,举高高就成了林在范和段宜恩的专属游戏了。

玩了一会儿林在范有些臂力不济,就把段宜恩放回了地上,看见小朋友还有点意犹未尽,微微噘嘴望着他,眼里的撒娇意味显而易见。林在范难得被段宜恩这么萌一次,缓了缓自己的小心脏,把裤兜里的奶糖摸出来给了段宜恩
“小林老师有点累了,我们明天再玩这个吧”

虽然还是有些遗憾,不过段宜恩还是乖乖点了头,把这颗有点眼熟的糖放进了荷包里。



崔荣宰画完了画,又兴致勃勃地和段宜恩玩了会儿积木,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今天的菜有黄瓜炒蛋,崔荣宰哭丧着小脸看着面前的饭碗,尽管林在范已经提前帮他把碗里的黄瓜都尽数挑出来了,他还是闻得到鸡蛋里存留着的味道,他仔细地一口口吃完了没有鸡蛋覆盖到的部分,偷瞄了教室前面还在给小朋友打汤的林在范,把鸡蛋夹给了段宜恩。

段宜恩皱了皱眉头“荣宰,妈妈说过,鸡蛋是要吃的。”
“可是有黄瓜的味道”

段宜恩思索片刻,把鸡蛋在自己没吃过的白米饭上蘸了蘸再夹到荣宰嘴边“这样就没有了,吃吧”

试探着伸舌头碰了碰,像是确实没了明显的味道,于是崔荣宰就着段宜恩的筷子把鸡蛋含进嘴里嚼了咽下,结果下一秒又要哭出来。
“段段,有味道的,你骗我”

段宜恩跟着吃了一筷子,也苦恼起来。

林在范看着两个孩子苦大仇深地盯着那一堆鸡蛋的样子心下了然,给荣宰添了点他爱吃的鸡肉,又蹲下来跟他们讲话
“荣宰,鸡蛋不要的话就把剩下的饭吃掉吧,不过挑食不对哦,以后不能这样了,除了黄瓜都要好好吃,作为惩罚今天小林老师不给你喂饭了。”
崔荣宰瘪瘪嘴,却看到林在范拿过段宜恩的碗开始喂他,眨眨眼睛又开朗地回头吃起自己的饭,反正是给段段喂饭,又有什么关系。

小宜恩慢慢吃着饭,林在范每一口都是仔细地搭配好饭菜喂给他,他抬头看那两颗随人动作上下晃动的痣,其实不止荣宰喜欢的,他也喜欢,他们俩私底下讨论过那两颗痣,猜测大概是某种特殊的印记,就像超人隐藏力量的地方,林在范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就和超人一样,无所不能,令人安心。



回家的校车前,林在范一手抱一个送上了车,挨个亲了一下就要说再见了,两个宝贝认真地挥挥手说小林老师拜拜,林在范就笑眯了眼,顶着一口玉米牙下车目送他们离开。

两个人牵着手,崔荣宰望着窗外的人流哼起proro的主题曲。段宜恩又从兜里把那颗奶糖拿出来,放进了荣宰手里。

崔荣宰中午虽然很高兴地“奖励”了林在范,但是也是犹豫了许久才把段段给自己的奶糖送了出去,这时看到段段手里还有一颗,立马重新开怀,剥开糖纸就塞进了嘴里,浓厚的奶香弥漫开来,环绕着两个小小的身影。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崔荣宰打开自己的小书包把今天完成的大作拿出来,画上的一家人牵手站在草地上,头顶是云朵和太阳,常见的儿童简笔画,却依旧让妈妈红了眼眶。

然而毕竟是崔荣宰鼓捣了一整天的成果,他的作品这里只有一半,在幼儿园教室后面专属他的储物柜里,还躺着另外一副画,一个男人和两个孩子,并排躺在大树下晒太阳,那是他明天要送给段段和小林老师的礼物。



又到了,小荣宰躺在床上,回想起那缠绵在口腔里久久不散的奶香,甜甜地笑起来,闭上眼,开始了一个新的梦境。
END

坪村签售的崔荣宰是全幼儿园最可爱的小朋友!
大三角和萌向都是第一次尝试,选择了没有太多复杂情绪的小孩子,确实是全双箭头,虽然范宜好像有点少
有意见和建议都告诉我,只希望不要辱骂作者就好kkk

评论(33)
热度(137)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