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口罩

独自划水好多天,首页更新无数篇hhhh
一个有点甜的故事 照例食用愉快
———————————————————
#1
冬天越来越近的时候,崔荣宰换了新口罩

原来的棉口罩虽然很保暖,但是呼出的热气都会化成水滴一点点沁进棉面里,贴合在脸上,戴久了总觉得潮乎乎的,相当难受。

于是去买了新口罩,一次性的黑色无纺布,清清爽爽的,帅气又有型,防风性也意外的还可以,出门前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嗯,今天的他也依然是一个cool guy!

然而酷盖崔荣宰同学还是不负众望地迟到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飞速地冲进学校礼堂,顺着台阶一溜烟小跑下来,熟练地拐过观众席的第一排,找到了坐在桌子上的林在范,人还没站稳就苦着张小脸急匆匆地道歉。

林在范停下来回晃荡着的小腿,也不恼,随意撸了把眼前人乱糟糟的头毛,就拍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快去准备吧。其余人这才收好看热闹的表情,纷纷对着这毫无波澜的剧情表示没趣,从礼堂的各个角落里钻出来准备就位。

Def音乐剧社的冬季剧目——《少年》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排演阶段,演出时间定在下礼拜,周三周四各一场,作为每年评选五星社团的重点项目,大家对冬季剧的重视程度非同小可,特别是身为导演的社长林在范和挑起大梁的男一号崔荣宰。

《少年》讲的是十五岁叛逆期的男孩离家出走,从一部废弃电话亭里误入了魔法世界的故事,出自林在范的原创剧本,情节紧凑,起伏恰当,笑点萌点比比皆是,是不可多得的完美作品,大家都说,这是林在范卯足了劲送给自己的毕业礼物,毕竟已经大四的他,过完了这个冬天,就该从社团里退出了。

而还在大三的副社长崔荣宰,凭着自己天生的一副好嗓子,顺利拿下了男一号的位置,他脑子灵活,背词又快,对情感的把握也恰到好处,是公认的最佳人选。大一刚入社的时候就显示出了极好的天赋,受到了学长学姐们一致的喜爱,性格也相当可爱,每天乖乖跟在你身后喊着前辈,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做事又认真,就算时不时犯点小迷糊也让人觉得可爱得紧,一个学期下来就几乎成了Def的招牌吉祥物。



#2
演出时间迫近,大家不得不周末也凑到一起排练,忙活上大半天,结束以后就纷纷离场,赶着去自己的约会。林在范和崔荣宰留下来最后确认了几处台词,走出礼堂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崔荣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少了东西,翻找之际,林在范就从一旁递过来那副被遗忘在舞台边的口罩,问道“换新的了?”

他这才恍然大悟,接过口罩来重新带好,特地侧过身子展示给林在范看“对啊,这你都能发现?看,是不是很酷”

对方无奈的笑笑,伸手揽过他,掰直了他的身子带着他继续往前走“我觉得没什么区别,颜色不也一样么”惹得崔荣宰不满地小声嘟囔了几句,用力扭扭肩膀却发现怎么也甩不掉那只胳膊,便不再反抗,安安分分地被搂着走了。

两个人去校门口等车,路上崔荣宰馋虫上身,在熟悉的店里端了关东煮出来,滚烫的汤汁隔着纸杯暖得手上热乎乎的,蒸腾的白气冒出来,水雾氤氲而上,香气勾得他直吸鼻子。林在范便替他把口罩拨弄下来,挂在下巴上,刚刚还觉得隐约的香味立马就直扑而来,他拿出一串丸子,用嘴唇靠上去碰了碰,发现温度刚刚好,就开心得一口叼进嘴里,迅速咀嚼起来。

林在范看他两边脸颊被食物塞得鼓鼓的,随着咀嚼的动作一颤一颤,像极了只偷吃的仓鼠,同时还不忘伸手把竹签递给自己,用眼神询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黑亮亮的眼珠子直直盯着他,又好像是只卖萌的水獭。

就着他的手咬下一片鱼豆腐,林在范心想着,这孩子的前世大概真是什么宝贝吉祥物吧。

在车站前迅速解决掉了关东煮,翻出纸巾擦过嘴,崔荣宰才想起件重要的事情来

“林在范!你早上出门怎么又不叫我!”

被质问的人反睨他一眼
“你看你未接来电了吗?我也想叫你啊,要不是怕房东阿姨找我麻烦,我就只差炸了你的门了。”

崔荣宰这才讪讪地收回理直气壮的目光,红着脸翻了翻早上被自己迷迷糊糊直接关掉的未接提示,戴上口罩缩回了脑袋。

林在范大四实习租的房子就在崔荣宰楼上,彼此知道以后就经常结伴去上课或者排练,偶尔周末凑在一起煮个火锅聊个天,一来二往两个月里倒比前两年在社团相处的时间还多,也就迅速地熟络起来。虽说是前后辈的关系,林在范却没什么架子,崔荣宰就乐得轻松,再也不恭敬地叫哥。



#3
公车在冬日的雾气里姗姗来迟,崔荣宰懊恼自己刚刚吃得太快,关东煮攒起来的一点点热气转眼间就在寒风里消失无踪。蹦上车刷了卡,三两下跑到林在范身边坐好,用力搓了搓手,再哈上两口热气,快冻僵了的手指才恢复了些许知觉。

林在范望着他的小动作皱了皱眉,在包里翻翻找找,掏出双新的手套来,崔荣宰嘿嘿一笑,毫不客气地接过套上了。相处这么久,他当然知道林在范是个大火炉,冬天里自体发热根本不需要手套帽子,手里这双这么新,估摸着肯定又是哪个暗恋他的学妹送的了,想到这儿,崔荣宰突然又有点不高兴起来,撇了撇嘴,抓着手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手套取下来。只是自顾自地低下头,不再在林在范耳边叽叽喳喳,专心想起自己的事情。

再有意识是被阿姨报站的询问声惊醒,半小时的车程,不知不觉间他便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头还枕在林在范肩上。还好到站的公车及时缓解了尴尬,他晃晃脑袋清醒了一下,就匆忙拿起书包下了车。

可能是睡着时有压到,原本拱起的口罩中间凹陷下来一小块,堪堪贴着自己的嘴唇,他用力努了努嘴,把那块布抵回去,转过身子看向后下车的林在范。

那个人坐了趟车不知为何心情好像变得很好,手插进裤兜里悠闲地走下公交,满面笑容的样子让崔荣宰估摸着再吹上个口哨估计就能直接丢在路边扮个调戏姑娘的小流氓了。

一路上两个人又讨论了会儿演出的事情,这期间崔荣宰把小区里牵出来遛的狗狗们逗了个遍,林在范跟在他身边,偶尔凑上去跟着撸一把或者及时把崔荣宰从容易掉毛的长毛犬身边拉走,磨磨蹭蹭又已经是九点多。

在电梯里定好了明天的计划后,崔荣宰郑重其事地抓过林在范的手,用力地摇了摇,再加上充满坚定的目光,完美地表达出自己对他叫醒服务的殷切希望。

林在范皮笑肉不笑,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刚想损人,电梯就到了楼层,他眼珠子一转,随即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冲着已经在门外跟他挥手告别的崔荣宰来了一句
“怕起不来的话,就上来跟我睡啊”



#4
天气越来越冷,崔荣宰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被风吹得直发抖,他们学校建在郊区,校风号称一年吹两次,一次吹半年,夏天里倒是真能解暑散热,冬天就是赤裸裸的折磨了,他提了提口罩,把外套再裹紧了些,在失去温度的大片日光里匆匆往图文赶去。

自习室里早就没了位置,离下节听力课又还有大半个小时,他干脆直接上三楼进了中文阅览室,找到一个靠窗的小沙发,舒舒服服地坐下来晒太阳。

隔开了肆虐的寒风,冬日里的暖阳还是很有效果的,不一会儿身体就开始回暖,热流慢慢从被晒着的小腿爬升至四肢百骸,口罩下面的脸颊也重新红润起来。

他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阅览室踏出微微的回响,书架间的照明都是感应性的,崔荣宰坐在走廊的最里面,就看着林在范迎着阳光慢慢朝他走来,随着他的前进,一排排耀眼的白炽灯也在他身后次第亮起来,恰如其分地为他打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让崔荣宰想起个绝配的词——餐霞饮景。

崔荣宰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某个偶像剧里的俗套情节,男主角突如其来地带着一片杰克苏光环华丽现身,被震惊的女主角瞬间坠入爱河,而后相互表白心迹,皆大欢喜。

可惜这个故事里没有女主角,更何况,他也不是在此刻陷入爱情。

藏好自己花痴的小心思,林在范已经坐在了他身边,崔荣宰凑上去看了看人家手里拿的书,再回头看看被自己摆弄许久的手机,不满地噘起嘴,把手机塞进了兜里。
放弃了克服早就升起来的困意,这般温暖的环境下,不小睡一会儿都对不起出现得如此及时的人工闹钟。确认好时间,戳了戳林在范,告诉他半小时后叫醒自己,就在对方有些许责备的眼神里侧过身子,靠上柔软的沙发靠背,心安理得地闭上了眼睛。

短暂的睡眠里意外地做了梦,梦里是熟悉的大礼堂,自己孤身坐在中间靠后的位置上,盯着舞台上的林在范。他想起来那是《少年》的第一次试戏,他和社里另外两个主力要定下角色分配,每个人都上去演了一小段,林在范看过以后,细细评价了每个人的优缺点,最后敲定了崔荣宰演男主。他梦到的正是准备之前林在范亲自给他们示范那段戏,少年从魔法世界里脱离出来,坐在公园的草坪里回想自己的奇幻经历。

林在范盘腿坐在舞台上,抬头看向并不存在的点点星空,手边是卷成筒拿来充当花束的剧本,舞台的灯光映在他的眼睛里,随着他唱歌时身体的轻微晃动闪烁着细碎的光芒,他以前总觉得女孩子们用来形容爱豆的话语太过矫情,直到那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人的眼睛里,是真的会有星星。



#5
一段戏还没演完,他便被梦里的主角叫醒,林在范隔着口罩一下下戳着他的脸蛋玩得高兴,他不胜其扰终于从梦里醒来,小幅度伸了个懒腰,掏出手机确认过时间,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小声抱怨对方弄塌了他的口罩。
林在范替他拨弄好在沙发上压扁的头发,也不去理他,随意挥了挥手算是告别,又回过头陷入了阅读的世界。

崔荣宰向出口走去,听着白炽灯再次一盏盏亮起来的声响,突然很想知道林在范会不会也像之前的自己那样,看着他在光影里逐渐消失。

自从他在那次试戏喜欢上林在范以后,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盎然的春意,心里揣着只活泼的跳羚,对方平常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可口的点心,惹得那馋嘴的小羚羊横冲直撞兴奋不已,穿过发间的细长指节,搭在肩上的温暖手臂,甚至是排练时一个赞许的笑容,吃饭时夹进碗里煮好的肉片,都能让他瞬间红了双颊,次数一多,林在范倒是没在意,他自己觉得羞到不行,不得不在还没彻底降温的秋末就戴上了大大的口罩掩饰自己,除了排练绝不取下来。

暗恋的人心思总是千转百回来来去去,他想不出表白心迹的好方法,却在林在范日益熟练的亲密动作里惶恐起来,上下楼的关系,让他们从前后辈进化成好友,而一场戏排下来,林在范简直快把他当成了自家弟弟,平时摸摸碰碰是基本,而一想到那晚林在范在电梯里冲他喊的话,崔荣宰的脸几乎又要烧起来。调戏过后开开心心上了楼的林在范不知道,崔荣宰一个人站在电梯门口,花了多长时间才从突如其来的心动里缓过劲来,他用力捂住胸口,把那只几乎要一跃而出的跳羚安抚下来,一个好字在口腔里曲折反复,沾染上浓重的湿气,许久才从唇齿间落出来,消散在无人回应的空气里。

不以谈恋爱为前提的调戏都是耍流氓!

次次都被成功撩到却依然不厌其烦的崔荣宰恨恨地想着。在教室门口掏出震动了两下的手机,点开新收到的消息,两条,来自同一个人

——别忘了明天跟我去拿道具。

——对了,你书包里还有个小福利。

他急忙打开书包,看到一条黑色的编织围巾正安静地躺在层层叠叠的书本上,花色精巧质地柔软,刚好是他喜欢的样式。

果然是耍流氓!



#6
次日,他戴着新围巾出门和林在范碰头,看到对方在远处认真上下打量了自己两眼,继而满意的点点头的样子,心里那只羚羊又蠢蠢欲动起来,于是装作没看到,径直走过去站在了自行车后面。

为了去拿道具,林在范搬出了许久没用的自行车,崔荣宰不会骑,也是第一次被自行车载,忸怩得像个姑娘,一开始想斜着坐,又觉得这姿势太过少女,连忙站起身来,双腿岔开跨坐了上去。又想起来什么,拿出了一副新口罩递给林在范,骑车风太大,就算身上再怎么暖和,挡一挡也是好的。

车后座很矮,他的腿能直接蹬地,林在范骑起来的时候,就只能委委屈屈地半弯着,斜伸向外面,腿上一用力,上身就保持不了平衡,两只手抓着车座才勉强能稳住自己,整个人痛苦得很。

车子弯弯拐拐穿过了学校的好几条大路,路边一排排高大的法国梧桐早已凋零,地上铺满了大片大片的金黄落叶,车轮轧过时会发出碎裂的清脆声响,就像是少年在魔法世界里听到的萤火虫合奏,高高低低的音符,跌落在交错盘旋的灌木丛里。日光从东边倾泻而下,在树木之间撒下橙黄的暖意,他转过头看着眼前的景色,电影里熟悉的镜头接踵而至,飞速掠过的行道树,在间隙里闪烁明灭的太阳,擦过口罩耳旁呼啸的风声,还有林在范头顶那一缕随风跃动的呆毛,崔荣宰在这个瞬间里心甘情愿地落入偶像剧的甜美幻想,就算曲起的双腿酸痛不已,就算凛冽的寒风像刀子一般刮着他的耳朵,他也想就这样永远坐在林在范的车后座上,随风奔向未知的远方。

因为,他真的,好喜欢林在范啊……



#7
周三的演出大获成功,各种照片小视频几乎刷爆了整个校园的朋友圈,林在范预见到明天可能会翻番的观众数量,就招呼着早早收拾好礼堂,打发大家回家休息为最后一场蓄力。合照已经拍过一轮,聚餐的地点也早就定好,明天的演出一结束,庆功宴和大四成员们的送别会就会一起举办,崔荣宰被转眼间就近至眼前的离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回家的公车上一路沉默,林在范跟他说话也爱理不理的样子。

下车后才发现竟然下起了雪,一颗颗剔透的八边形结晶纷纷扬扬地落下,初雪的惊喜微微缓解了崔荣宰的低气压,制止了林在范想要撑伞的动作,拉上他冒着风雪漫步回家。

天冷的关系,小区里没几个人走动,相熟的猫猫狗狗们也跟着主人在家里蹭着地暖,所以路灯亮起来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

世界一瞬间被点亮,雪花盘旋在两人身旁,好像有人突然扯下了一大块幕布,露出后面珍贵的稀世名画来,崔荣宰面对此情此景,脑子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差点忘记,原来令人窒息的美景不是虚无的传说,他站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居民小区里对着一场声势微小的初雪和微弱的路灯灯光,竟然横生出一股想哭的感叹来。

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很少看那些少女纯爱电影和偶像剧,为什么最近总会陷入这种让人春心萌动的场景里来。更加过分的是,身边的林在范居然真的像帅气的男主一样,走到自己面前,伸手取下了他的口罩,在他瞬间僵立的时刻,吻上了他的嘴唇。

那不算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吻,仅仅只是两片唇瓣的轻微碰触,却让他顿时心如擂鼓,那只跳羚兴奋得几乎瞬间就要冲出他的胸口,在这片雪地里撒着欢儿跑上三十圈。

“这次终于能不隔着口罩亲你了。”
林在范接着的话好像另一个重磅炸弹,炸得他脑子里所有的情绪想法都支离破碎,几次口罩上可疑的塌陷,明显是崭新的手套围巾,那天夜里林在范流氓似的微笑,一切都好像毫无关联,却又意有所指。

“《少年》不是我给自己的毕业礼物,是给你的,那个角色本来就是为你而写,整个故事都是我想送给你的情书。”
林在范帮他重新戴上口罩,遮住他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嘴,指尖摩挲着他眼睑上的泪痣,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解释。“本来想等明天演完了再告诉你,可是现在气氛太好,我忍不住要吻你了。”

崔荣宰方才从震惊里回过神来,却抓住了一个毫无关系的重点“你这是潜规则!”

林在范哑然失笑,大概没有比表白没有收到回应甚至还被诬陷更要让人无语的事情了吧,一气之下,他用力将崔荣宰揽进怀里,想把身上的热气连同自己的爱意一起传递给他。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已经得到我的毕业礼物了啊!”

END

因为自己换了口罩所以兴起的脑洞,最后变成了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2333,天气冷了大家也要注意保暖,口罩围巾都要戴好,没有男票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哦(有男票的你就自觉退出这个界面吧hhh)

为了五月的日巡申请了日本官网的会员,结果那边扣了我的钱以后说我的邮箱地址不对,怎么都登不上去了,简直气到去世,更新一发攒人品,保佑我的报错邮件能收到回复,哭唧唧

评论(37)
热度(141)
  1. 鹿小莼LL77季秋木槿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超甜的!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