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一天

OOC预警 算是试水
———————————————————
清晨的斜阳透过窗户,明晃晃地照在脸上,林在范烦躁地侧过身子却躲避不掉,不耐地按下闹钟,闭着眼睛把自己一点点从混沌状态里抽离出来,然后伸了个懒腰,撑起身子坐在床上。

两分钟后,新的铃声响起来,他伸手越过大半张床,按下了那边床头柜上的另一个闹钟,再起身去洗漱。

拿牙膏的时候杯子里的黄色牙刷也一并被带出来,骨碌碌滚落在地,林在范一边刷牙一边捡起它来,拿水细细地冲干净,又摆了回去。

手忙脚乱地把头塞进黑色卫衣的领口,让衣服就那样挂在脖子上,从枕头下面摸出正在肆虐的第三个闹钟而后迅速掐掉,才来得及把两只胳膊伸进袖子,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服。

今天的早餐是鸡蛋吐司,碗倒扣着按在吐司上,把中间部分分离出来,锅里热好橄榄油,鸡蛋打进吐司边的空心里,铺上芝士和火腿,再把余下的一小片放上去,翻面再煎上十秒,完美出锅。两份分装进两个盘子,拿番茄酱在其中一个上画了个3,横平竖直,刚刚好。

吃掉自己的那份,再喝完一杯柠檬水,收拾了盘子碗筷,想了想,从冰箱里拿出蜂蜜来,挖了一大勺混进另一杯泡好的柠檬水里,搅拌均匀。

拿上包,检查好东西装备,站在玄关换完鞋,喊了句“我走了!”,拉开门,混入室外的一片风尘中。



挤地铁的时候站在车厢的角落里,整个人依靠在车壁上,身子随着列车的前进小幅度的摇晃着,昏昏欲睡。耳机里的音乐随机播放,突然跳转到一阵细碎的呼噜声,是以前趁着崔荣宰睡午觉的时候偷偷录的,林在范听到这儿,想起什么般笑了出来,顿时睡意全无。

准时准点,打卡上班,跟同事打过招呼,坐在自己的小隔间里开始忙活。电脑屏幕是崔荣宰灿烂的笑容,背景里有强拉着他去坐最后被结结实实骂了一顿还觉得挺高兴的过山车。

午休的时候,在食堂吃完味道千篇一律的饭菜,掏出手机给他发短信,问他吃了什么,吐槽笑得温和却不求上进的食堂阿姨。

下班后被同事拉住,邀请他参加周五的聚餐,他笑着摇了摇头,说不了,家里有人等他,便在对方欲言又止的目光下收拾好东西离开了。

回家之前去了音像店,Mars的回归专辑今天刚到,店主打电话让他去取,预定了很久才拿到,简单的塑料外壳里面却是复古的黑胶唱片,歌词本朴实得真的只有歌词,唯独中间那页有两张照片,正中是烫金字体“Thank You for Buying My Album”,仔细一看,正下方有一行小字写着“You Are Welcome”,他笑了笑,这种自问自答的风格,崔荣宰倒真的会喜欢。



在楼下碰到了一只小流浪猫,买了火腿肠慢慢喂给它吃,想起了很久以前自己那只高傲的暹罗猫,毛色黑亮顺滑,会懒洋洋的跟自己握手,又转念一想,进门以后要马上去洗手换衣服,不能给家里弄上猫毛。

于是回家后就按部就班地换鞋洗手换衣服,把脏衣服扔进洗衣篮,在卫生间拿了抹布,坐在玄关的地上把鞋柜里的鞋一双双拿出来,擦去几不可见的灰尘。虽然两个人的脚一样大小,却从来不穿彼此的鞋,至于原因,就像此刻林在范慢慢擦着手里的流苏小皮鞋,内心充满了嫌弃。

给猫儿买火腿肠的时候自己忍不住吃了份关东煮,肚子里半饱着,也没心思做饭,就把专辑翻出来,插进电脑里。在流淌着的乐声中爬上卧室里的飘窗,抱膝而坐,沉默着看着脚底的车水马龙和沉浸在夕阳下的城市。



那个飘窗本是崔荣宰最喜欢的位置,他时常听着音乐就那样坐在那儿睡去,然后等林在范回来叫醒他,在脸颊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而他也总会记得在睡觉前拉好这个敞亮飘窗的窗帘,遮挡住清晨扰人酣眠的阳光,以至于在无数个闹钟里也迟迟不愿起床。

他的黄色牙刷和林在范的蓝色牙刷并排放在同一个杯子里,就像衣柜里的衣服也同样割据两边,两人共用一支牙膏,那样接吻的时候就会尝到对方嘴里和自己一样的清甜香味。

鸡蛋吐司原是他做得更好,焦而不糊,咬下去口感正好,不像林在范,总是差一丝火候。而喝柠檬水一定要加上蜂蜜,林在范笑他娇气,尝不得一点酸,他就恶意在吐司上涂满番茄酱,逼着林在范全塞进嘴里。



林在范从浅眠里醒来,窗外圆月高挂,他跳下飘窗,关掉音乐折进卫生间,舒舒服服地冲了个澡。然后走出卧室,把餐桌上的早就凉掉的吐司和柠檬水都倒进垃圾桶,收拾好盘子,若无其事地回到卧室继续自己的工作。

夜里,设好三个闹钟,不去管一旁大开的窗帘,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面对着空荡的另一半床铺发了会儿呆,然后闭上眼睛,结束了一天。

月光爬上窗台,映着那张孤寂的唱片,一片朦胧里,它单单立在那儿,无依无靠,沉默不语,很多个夜里,也曾有一个人,光脚站在窗前,独自望着已经沉睡的世界,在渐渐习惯的失落里,空等那个不归的人。

再也不会收到回复的短信,无人认领的牙刷衣鞋,回忆里的嬉笑怒骂,都如同那阵呼噜一般,徒留在林在范的手机里,却消失于他的生活中。

崔荣宰离开了,并且再也不会回来。

END

评论(16)
热度(43)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