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镇浦]同手同脚(纯亲情向)

我们的生命先后顺序  在同个温室里
也是存在在这个世界  唯一的唯一
———————————————————
#1
小珍荣第一次感觉到小小荣宰的存在,是他正在妈妈怀里开心地扑腾着,却突然被奶奶从妈妈手里轻抱起的时候,刚满十八个月的他,只能含着手指听奶奶对妈妈絮叨一些听不懂的话,妈妈就温柔地笑起来,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后来,他的学语大业里就开始反复出现一个词——弟弟

弟弟……是什么呀?是妈妈的肚子吗?还是多出来的小衣服?又或者是自己睡过的温暖襁褓?

每当自己对着这些东西含糊地叫着“替替”的时候,妈妈就会笑着摸摸他的头,说荣儿做得好。

久而久之,弟弟这个词就深深铸进他心里,再没消失过。

#2
等小珍荣再大一点,终于弄清楚弟弟是个实实在在存在的独立个体,虽然现在还待在妈妈肚子里但是等到他快过生日的时候就会出来。他就每天趴在妈妈身边,用小手慢慢抚摸那个圆滚滚的肚皮,问弟弟在里面做什么,为什么一直都在睡觉呢。

终于有一天,他眼睁睁看着妈妈的肚皮突然微微突出一小块来,陌生的情形吓得他瘪嘴就要哭出来。妈妈连忙拍着他的背哄起他来,告诉他这是弟弟睡醒了正在伸懒腰呢,他便在妈妈的诱导下迟疑着用手去贴住那块凸起,看着它在自己小小的手掌下慢慢消下去,觉得新奇又有趣,咯咯地笑出来,那就是小珍荣和小小荣宰的第一次互动了。

#3
离小珍荣两岁生日还有一周的时候,妈妈住进了医院里,外婆也从家乡赶来照顾,他白天在家和保姆姐姐一起玩,下午就被下了班的爸爸抱去医院看妈妈。一想到那个总会踢妈妈肚子,隔着肚皮跟自己玩的弟弟马上就要出现了,小珍荣开心得不得了。

小荣宰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家里,保姆姐姐接了电话后就高高兴兴地抱着他出了门,踏进病房的时候小婴儿刚被护士洗了澡放在婴儿床里。小珍荣在姐姐怀里垂下头看他,嫩红红的皮肤,脸蛋皱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几缕胎发软软搭在脑袋上,安稳地睡在襁褓里。为什么弟弟出来了还在睡觉呢?他什么时候会再伸懒腰啊?小珍荣咬着指头想。

几天后,小珍荣在病房里用力吹灭了蜡烛,在家人们小小的欢呼声中迎来了三岁的第一天,他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望向那个无动于衷依然呼呼大睡的弟弟,皱了皱眉。弟弟长得丑丑的,鼻子和额头上还有黄黄的东西,每天还这么爱睡觉,一点也不好玩,可是转念一想,偶尔他醒着的时候会用黑黑的小眼珠一直盯着自己看,嘴巴也一动一动的,好像要说话的样子,也很可爱了。

妈妈说,弟弟是最珍贵的生日礼物,一定要好好珍惜,小珍荣拿手指去戳那个白白软软的脸蛋,满意地笑了笑,嗯,这个礼物,最喜欢了。

#4
客厅的一隅是小珍荣的专属地盘,铺着拼图地毯,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玩具,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在这里度过。

等到小荣宰学会爬了以后,这块领地就接纳了他,爸爸在地毯外围搭了一圈小围栏,彻底把这里隔出一块空间来,小荣宰每天在里面乐此不疲地爬来爬去,珍荣就一边玩自己的玩具一边看保姆姐姐逗他。穿着背带裤手里抱着个小小的皮球,消了胎毒长开来的小脸蛋粉嘟嘟的,总是咧开嘴笑,露出小小的舌头和冒着点白边的粉色牙床来。

小孩子总是不知道好坏,珍荣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和弟弟相对而坐,把自己的玩具一样一样地塞进小荣宰手里,喜欢的他会摸摸抱抱玩很久,不喜欢的就会直接扔到地上,珍荣就把那些他不喜欢的都拿走,和他一起折腾那些喜欢的小玩意儿。

#5
小小荣宰开始学走路的时候,小珍荣就要上幼儿园了。

开学第一天早上他换好鞋站在玄关,满心是要离开家的悲壮,依依不舍地环顾了一圈,不出意外看见了还在角落里撒欢的小荣宰。看到珍荣往这边望过来,还被保姆姐姐引着对他挥了挥手,一副不知离愁的模样。

小珍荣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小手给爸爸牵好,就悲伤地离开了家。

在幼儿园里的第一天,虽然很不适应,不过也交到了一些朋友,吃完好吃的晚饭,就在教室里坐好等着爸爸来接他。老师在门口核对着家长们的信息,一个一个地叫小朋友出去。

突然,一阵响亮的嚎哭贯穿了整个走廊,随着哭声越来越近,有的小朋友本来就备受相思之苦,此刻也受了感染瘪嘴要哭,小珍荣却敏捷地站起身,往门口跑去。

老师正在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家长手足无措地哄着孩子,就发现小珍荣不知何时跑到了自己身边,正仰着头望向那个大声哭闹的孩子,“阿爸,荣宰,荣宰……”

神奇的是,当爸爸蹲下身子把小荣宰往珍荣面前一放,认清了眼前人的小荣宰就立马收了声,跌跌撞撞往前走了两步,掂起小脚丫用力抱住了哥哥,“咕咕,咕咕!”

小珍荣回抱住弟弟,拍了拍他还在抽泣的身子,一边无奈的纠正到“是哥哥呀”

那是小荣宰和小珍荣的第一次离别

#6
等到小荣宰终于上了幼儿园,两个人每天一起手牵手上下学,开开心心地度过了一年后,珍荣又要从幼儿园毕业,去念小学了。

从此荣宰从幼儿园回到家,再没有哥哥陪自己玩,他每天眼巴巴地等着珍荣背着小书包放学回家,又眼巴巴等着他掰着指头写完作业,才能拿出小玩具跟他玩一会儿,没一会儿就又立马被妈妈催着睡觉了,小荣宰觉得整个人生都黯淡了不少。

熬呀熬呀,终于熬到他也背起书包和哥哥一起上小学了,小珍荣却进入了人生的第一个叛逆期,有了自己固定的朋友圈,不再想和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懂的弟弟玩。

小荣宰每天下课以后就跑到珍荣班级门外,趴在窗台痴痴地等着哥哥下课。可放学了珍荣都会和朋友们一起走,荣宰只能亦步亦趋地远远跟着他们,久而久之,他也不再等哥哥,学会跟自己的朋友们一起回家了。

#7
转折出现在荣宰上三年级的时候,他跟班上的同学打了一架,回家以后被爸爸好一顿骂,晚饭也没吃就把自己关进房间。

家里气氛不好,珍荣也没什么胃口,随意扒拉了两口就离了席,却被妈妈一把拉住,塞给他了酒精棉球,让他去给荣宰上药。

推开房门,荣宰正静静地趴在床上,头埋进枕头里,听到开门的动静,抬起头来看到是珍荣,眼圈迅速地红了起来。

珍荣仔细地给荣宰的伤处一一上着药,荣宰就在他耳边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被同学欺负以后打了架,还不由分说就被爸爸大骂一顿,平时最宠自己的妈妈也一言不发地旁观,心里的委屈全都吐给了哥哥。

那天晚上,两个人时隔多年再次睡在了一张床上,珍荣把手臂枕在荣宰的颈下,跟他说了很多很多话,温柔的声线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动听,荣宰在久违的属于哥哥的气息里沉沉地睡去。

从那以后,两个人又变回了无话不谈的样子。

#8
荣宰高中毕业的那天,珍荣特地跟大学老师请了假,赶回家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和爸爸妈妈一起拍了合照,看着他走上台从校长手里接过证书,心里涌起巨大的欣慰和满足,眼角的褶子里也漾着满满的笑意。

他想起荣宰第一天上小学的时候,背着新买的书包蹦蹦跳跳地跟着他,叽叽喳喳地问些关于学校的问题,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想着自己没做完的暑假作业。

走着走着,就觉得手里一热,原来是小荣宰跑上来牵起了他的手,看他回头还甜甜地冲着他笑,“又可以和哥哥一起上学了诶!太好了!”

于是珍荣也跟着笑起来,抓紧了那个小小的手掌,另一只手提着两个人的便当盒,加快了步伐。

朝阳下的两个小小身影,向着未来轻盈地奔去,紧紧牵着的手,也一辈子没有放开。

#9
朴珍荣结婚的那天,崔荣宰顺理成章当了伴郎,笔挺西装,神采飞扬,跟在他身边迎客挡酒接红包,在宣誓的时候递上戒指,结束以后还嘟嘟囔囔地讨着夸奖“哥,我今天表现得好吧!以后我结婚你都不能当伴郎了,这情你要怎么还啊!”

朴珍荣伸出粉拳捶了他几下,嘴上说着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却在转身以后和妻子交换了一个眼神。

扔捧花的时候,妻子很争气地瞄准了荣宰的女朋友,看到女孩欣喜地抱着捧花,羞涩又幸福地扑进荣宰怀里,朴珍荣也满意地笑起来。

崔荣宰当然心里明白,抬起头来对着哥哥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在漫天鲜花气球和彩带中,他们各自揽着自己的爱人,微笑凝视对方,一如很多很多年前,他们在满眼洁白的病房里,相见的第一面。

END

镇浦一直算是我心里的白月光吧,两个人相处的样子真的让人觉得很温暖很舒服,今天看团综里珍荣给荣宰换筷子那一幕,就觉得温柔到不行,撸了个小短篇,这大概就是我心里他们的模样了。

评论(18)
热度(52)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