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宜]Encounter

一个脑洞 一晚上完成 一发结束
脑回路清奇的意识流写法
祝食用愉快
——————————————————
#1
“呀!mark,我忘了点外卖了!下午吃什么,你定好了吗?”下课时分,热闹的十字路口前,听室友在耳边碎碎念,琢磨着外卖送到的时间,沉默地等着跟人群一起穿过马路,走向对面的宿舍区。

段宜恩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林在范。

骑着自行车,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在等红灯的间隙和身边的朋友说笑,然后抬眼看见已经变色的交通灯,脚一蹬,就轻巧地滑出了段宜恩的视线,淹没在庞大的下课大军里。

段宜恩也随着人流开始移动,不再去看他,低头瞄了一眼手机,2016年3月,上一次见面,好像已经过去快要三年。

不是狗血恶俗的前男友剧情,三年前的林在范和段宜恩,是单纯的同窗,仅此而已。如果硬要加上点八点档特色的话,就是段宜恩曾经,对林在范,有那么一点点好感,一点点,而已,段宜恩的本人认证,而那点些微的好感,也早已随着高三林在范的转学,在时光的洪流里消失殆尽。

毕竟,林在范走的时候电话也没留QQ也没加,一个人从生活里彻底消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重逢,仿佛又是一件很难的事。



#2
后来,每当段宜恩在红绿灯前驻足,总会有意无意地瞟向左边的自行车大军,但却再没见过那个人,段宜恩想,这学校说大也不大,可他直到大二才发现林在范和自己同校,那再次遇到的几率,大概比赖床室友晨跑打卡满分还要小了。

他翻出了高中的笔记本,最后一页的左上角写着一排很小的数字,那是他向高中林在范相熟的朋友要来的,在手机里输入进去,还是原来的Defsoul,林在范一直没改的昵称,犹豫着点了加好友的按键,然后既高三以后,第二次在好友验证的环节退缩。

我是段宜恩,你的高中同学,还记得我吗?

这种说法简直愚蠢得要死

果断退出了界面,合上笔记本,算了,没什么意思。



#3
林在范退出游戏,取下耳机,接了电话,照例坐在桌前刷了两分钟手机,才起身下楼拿外卖,外卖小哥总是会在前一栋宿舍楼下打完电话再骑着小电动姗姗来迟,他可不要白等一会儿。

结果还是比小哥早到,林在范百无聊赖地站在宿舍门口看雨,春天的雨真的只能用绵绵来形容,细微不断的雨丝,沾得空气里雾蒙蒙一片,差点让他没认出那个打伞的人影。

“段宜恩?!”

对方定住,转脸看他,三年没见过却依然惊为天人的脸蛋让他瞬间确定来人,三两步蹦下台阶,凑到那人的伞下,“真的是你?还记得我吧?”
“嗯,林在范”

“我们竟然同校!你哪个专业啊,都大二下了才见到你。”
“商英,你呢?”

“我国关,怪不得,五教和一教不同路,你平时都是直走从师活后面走的吧。”
“嗯,从七教那边…那个,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是啊,转校以后真的挺想你们的,对了我都没你联系方式啊,电话多少,改天一起吃个饭吧”

“3976的外卖!”段宜恩还没来得及开口,小哥嘹亮的声线就引得林在范急忙回头,奔去拿过外卖,在雨里抱歉地朝那人笑笑

“182xxxx3976,你直接打给我吧!”


#4
段宜恩没有想到,林在范的约饭来的这么快。

重逢的第三天,两个人坐在暖纪的二楼,面前是各自空空如也的盘子,一餐饭吃下来,也不见尴尬,段宜恩难得的话多一点,其实也基本都是林在范追着问,问同学问老师问学校,问他这三年。

段宜恩开始觉得遇不到林在范确实是理所当然的事,一个人习惯走路一个人总是骑车,一个人泡在图文一个人宅在宿舍,一个人周末都在睡觉一个人忙于当志愿者,就算在同一个校园里,也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除了……

“中外法律文化?我也是这门晚课,前几次竟然都没看见你,所以我们俩见个面是有多不容易……”

法学院在学校的东南角,和离宿舍最近的西门刚好是对角线,严格来说那是段宜恩最懒得去的地方,花二十多分钟穿过整个校园,真的是很累了。

林在范把车留在了宿舍区,跟段宜恩一起走去上课。等红绿灯的时候段宜恩偷偷瞟了他几眼,还是简简单单的打扮,却和骑车的时候很不一样,落在地上的林在范莫名有种踏实感,不是轻易就会滑走的模样。



#5
高中的时候,段宜恩发现过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如果他刚学会一个新单词,那么在接下来的阅读学习里,他就会经常看见这个单词,但明明在没认识这个单词之前,就好像基本没有在文章中见到过它。

就像现在,他和林在范的偶遇次数简直成指数函数暴涨,食堂,师活,图文,路口,甚至是宿舍门前,除开每礼拜四一起上晚课的时候,一个月里两个人前前后后起码碰到了八次,从一开始只能尴尬点头,到后来会随意聊上几句,再到现在,并排一起走回宿舍也不稀奇。

两个人也会偶尔在手机上聊聊天,在各自的朋友圈里吐吐槽,倒是比起段宜恩总是沉默高中时期熟悉了不少。室友们问起来,段宜恩都会说是高中同学

“那你们高中关系一定很好咯!”

才不是呢,段宜恩想。



#6
赖床的室友终于挣扎着开始了刷晨跑的漫漫道路,临走之前视死如归地拉着早就跑完的段某人的手,声泪俱下地祈求他帮自己带一份咖吧的吐司做早餐,于是段宜恩带了一肚子的起床气绕进了一教的后门。

点了舍友要的巧克力双片,对着有些陌生的菜单陷入沉思,人没睡醒,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一时间想不出要吃什么,就听见耳边又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试试香草味的冰火吐司怎么样?虽然是早餐,提提神也不错啊。”林在范站在他身边,笑得眼皮上的两颗小痣一抖一抖,段宜恩没多想,在咖吧同学略带犹豫的目光里点了一份冰火。

拿到手的时候段宜恩的嘴角都有些颤抖,他没想到冰火吐司倒真是担得起这名字,热得刚好的吐司里裹了厚厚一层冰激凌,要是放在炎炎夏日里倒是个消暑的好方法,但此时此刻他只想把东西砸在对面人的脸上。

林在范笑够了,拿过他手里的吐司,塞给他1B食堂的豆浆和蛋饼,自己大口咬起冰激凌来。

段宜恩看着他牙关战战还硬拽的样子起床气消了一大半,笑着又把还滚烫的豆浆递还给他,帮着咽下了最后一口迅速冰凉的吐司。

“你下午第二节有课吗?去图文自习的话帮我占个座成吗?”被冻得牙龈生疼也要强行装帅的林在范说。



#7
莫名其妙,林在范和段宜恩就成了一起结伴自习的关系。各自都没晚课的夜里,会在图书馆呆到九十点再一起回宿舍,段宜恩做专四真题,林在范看国际问题研究,段宜恩背单词,林在范就背政治,互不干扰,也互相陪伴。

段宜恩把高中的笔记本又翻出来看,很多页里,在纸上空白的角落,都有小小的墨团,他写上的林在范,又亲手涂掉,变成一个个小小的痕迹,留在纸上,留在心里。

他以为那些痕迹都会和青春期的痘印一起慢慢愈合再消失,实际上他也做到了,但当他重新遇上林在范,那些看似光滑无暇的表皮下,很多东西又要再次破茧而出。



#8
晚课结课的那天,林在范给段宜恩发短信让他自己先去,段宜恩没有多问,拿着期末论文自己从西门走去法学院,时隔许久再次体会到这条路的漫长与无趣。

老师让同学们排队交论文,段宜恩看着长长的队伍索性放弃,坐在座位上玩手机,顺便等林在范,但是等到长龙走到了尽头,林在范还是没有来,段宜恩在手机上问他,也完全没有回复。

直到段宜恩最后一个上交了自己的论文,走出四教楼,却发现林在范手里拿着一张纸,在门口的空地上静静地看着他。段宜恩想起刚刚自己借着签名的机会,仔细看过了老师的名单,哪一页都没有林在范的名字,心里升起了一丝不知是好是坏的预感。

林在范还是笑着,在段宜恩面前他总是习惯笑容,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一口大白牙露出来,像圆润的玉米粒凑在一起。

“对不起,骗了你一整个学期,其实我没选过这门晚课。”林在范冲他眨眨眼睛,挥了挥手上的纸。“不过为了弥补我的错误,我还是写了期末论文,可惜不能交给老师,只能让你帮我看看了。”

段宜恩接过那张薄薄的A4纸,内心充满了忐忑,还有久违的期待。

宜恩:

第一次这样叫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要不要写这封信,我犹豫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动笔,结束一场旷日持久的暗恋。

我喜欢你,或许你已经猜到了,不过你一定猜不到,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吧。

高二的时候,你总是坐在靠窗的位置,我每天中午抢着去食堂吃完饭,就为了第一个回教室能看见你在窗边发呆,我没有想接近你,因为觉得未来遥不可及,而现实也验证了我的想法,让我失去了你所有的消息。

可是第二次遇见你,我就相信这是命运,明明在同一个学校,却花了一年多才发现你,可是我依然感谢老天爷没有让我们四年都擦肩而过,毕竟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既然重逢,就不要浪费,我还有很多故事,想要说给你听。所以这场人生,你愿意,和我一起走接下去的路吗?

段宜恩回想起高二的自己,自从某个有事没来得及吃饭的中午发现林在范会第一个吃完饭进教室以后,就傻乎乎地放弃了食堂,每天独自在教室里啃面包,为了等着那个人进来教室以后,短暂的两人独处时间。

呀,林在范,所以我们两个傻瓜,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呢?

END

评论(19)
热度(99)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