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少年(5)

算是有点瓶颈的一章 写得很艰难
不知道大家满不满意但还是祝食用愉快
——————————————————
2jae#14
崔荣宰一直觉得,虽然自己酒量不好,但酒品还可以,一般醉了就会自己摸索着找个好地方安生睡觉,从不给人添麻烦。可这次不知是林在范选的烧酒太好还是他本身太迷人,崔荣宰第一次喝醉了却没上头,在睡着之前控制不住自己的中枢神经叨逼叨了一大堆东西。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前一晚的记忆就伴随着剧烈的头痛纷至沓来,他记起夜色模糊中的电线杆子和出租车外飞逝而过的光影,絮絮叨叨的自己还有一言不发却稳稳扶着他的林在范。

对了,林在范!他昨晚是不是,怼了林在范……

“啊——————”崔荣宰懊恼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开始自我反省

然而更可怕的是,他完全想不起来当时林在范被自己怼了之后的反应,好像,是笑了?不会是冷笑吧……

崔荣宰你就是pabo呀!好不容易亲近一点了你就忙着给人制造不好的印象吗?

晨光灿烂,床上的人却只觉得人生灰暗……


小心翼翼地打开卧室房门,客厅里安安静静,空无一人,如同每一个普通的清晨,崔荣宰松了一口气,却有忍不住有点小小的失落,虽说不想直面见证了自己醉态的林在范,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希望,想着开门就会见到睡在沙发上的人。

随意地洗漱以后叼着片土司刷起手机,在沙发上扑腾一会儿以后思来想去觉得不对,于是斟酌着发了条动态

Ars:
在爱豆面前发酒疯以后如何挽救自己的形象,在线等,急!
                                              
想了想,把爱豆换成了男神,然后屏蔽林在范
发送,完美!

虽然知道那群狐朋狗友的答案肯定一点都不靠谱,但他还是希望能从中获取些灵感找到补救的方法。

然而等他对着油管上粉丝视频哈哈哈了好一会儿以后,才终于收到了第一条回复


Defsoul:不用挽救了,喝醉的形象挺可爱的kkk

………………………………………………

崔荣宰,你是不是,智障?!

绝望地看了看设置,果然是点错了选项,他此时此刻简直想再喝醉重来一次,把记忆都清空掉。

果断地删除了动态,脱力地躺在沙发上放空,手机却振动着提示新消息的到来

——Defsoul:原来我还是你男神啊

翻了个白眼,崔荣宰开始自暴自弃地乱说话

——Ars:我又不能说你是我爱豆,我朋友会以为我妄想症的好么(つд⊂)
——Defsoul:原来是这样,我本来还挺高兴的呢
——Ars:……
——Ars:我没有男神啊( •̥́ ˍ •̀ू )
——Defsoul:A la suo,昨晚的事不用在意了,我没放在心上
——Ars:那个……我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Defsoul:嗯,说我双标
——Ars:……
——Ars:我错了(╥﹏╥)
——Defsoul:逗你呢

逗你妹!崔荣宰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爱豆简直有病


#15
林在范看着崔荣宰发来的翻白眼表情包,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昨晚的事应该是不记得了,自嘲地笑了笑,过分的,其实是他才对啊。

在那个鬼使神差的吻以后,林在范也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匆忙把崔荣宰抬到床上安置好,调了杯蜂蜜水放在床头柜上就落荒而逃了。

此时此刻他坐在工作室里,面前的简谱纸上胡乱写着几个Ars,他随手揉成团扔进垃圾桶,又想起昨晚看到的那张纸币,KTV里他随手递给崔荣宰的五万元,被压在床头柜的台灯下,上面还写着一排小小的——“Def&Ars”

林在范烦躁地蹂躏起自己的头毛,之前写了个开头的歌,现在一丝头绪也没有,心里乱得紧干脆扔了笔出门兜风去了。

工作日的上午,汉江边没什么人,林在范简单地戴了个口罩就出来闲逛,出道后偶尔也会集体在各个公园里放松一会儿拍拍Vapp,所幸贯穿了整个首尔市的汉江,沿岸公园数不胜数,饭们也不会找来,但现在独自一人跑来吹风,也算是几年来头一遭了。

江边风很大,上午地面的温度还没上来,因此太阳晒起来并不觉得热,林在范悠然地走着,风吹得衬衫的衣摆猎猎作响,一望无际地江水和两旁翠绿的灌木令人心旷神怡,脑海里那些纠结不清的思绪也慢慢被理清,呼吸间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这种愉悦的心情一直持续到那团粉色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从它在远处的拐角处出现的时候他就看见它了,嫩粉色在大片暖色调的背景里格外显眼。粉色团子一跃一跃地前进,慢慢向他靠拢,快进到眼前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团子的本来模样,粉红色的卫衣配上黑色的休闲裤,低帮的小皮鞋上方露出一截好看的脚踝。怡人的天色仿佛给周围的一切打上了柔光特效,他就那样看着嫩粉色的崔荣宰在灿烂的天光里向他冲来,一边挂着耳机旁若无人地放声歌唱。

后来他时常忆起那天的情景,他猜那个时候老天爷一定是偷偷作了弊,否则为什么刚好就在那个日光倾城的上午,在那时的汉江边,崔荣宰一路小跑,就直冲冲撞进了自己心里呢?

林在范还兀自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心动中,就那样愣愣地看着崔荣宰跑到他近前,继而一溜烟地路过他再渐行渐远。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甚至能听到那人唱的那句“put your pinky rings up to the moon”正是昨天两个人说到的Mars回归的先行曲目,崔荣宰喜欢的不得了,一直拉着他念叨,还让林在范有一瞬间产生了他到底是谁迷弟的困惑。

等背后的歌声迅速消逝在江风里很久以后,林在范才从僵立状态中恢复过来。废话,看着崔荣宰飞奔而来和对他的心动发生在同一个瞬间,换做是谁都会反应不来吧。

暗自庆幸沉浸在音乐里的崔荣宰没注意到自己,林在范不敢想象要是那孩子真的冲到自己面前来他会作何反应。闭上眼仿佛还能看到那抹粉色在脑海中跳动,和着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慢慢地从胸腔里开出一朵花来。

#16
崔荣宰终于在临江小路的尽头停下脚步,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喘气,本来抱着醒酒的想法出来散步吹风,却不知不觉在耳机激昂的鼓点里撒欢跑了起来。

他当然看到了林在范,他怎么可能没有看到他,在那么多日子里,他紧紧盯着他,从头到尾,眼角眉梢,随着一声声的快门,一点点把他的样子刻在心里,熟悉到甚至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但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跑走了。

整理卧室的时候看到了台灯下的五万,在那一瞬间心仿佛掉进冰窟,整个人动弹不得,那样显眼的位置,林在范不可能没看到。

很正常,他告诉自己,作为一个粉丝,把自己和爱豆的名字并排写在一起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无非也就是被嘲笑少女了点。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心里那些龌龊苟且的心思被硬生生地抠出来,血淋淋地摊在阳光下,他的喜欢,是隐秘的,难以启齿的,想要把林在范据为己有的喜欢,是想要将他拉下神坛,避开所有人的目光,在只属于两个人的空间里和他唇齿相依肌肤相亲的喜欢。

他向来是一个柔和清冽的人,却对林在范有着不可思议的占有欲,他一边唾弃着自己,拼命克制内心阴暗的想法,一边却为自己朴珍荣弟弟的身份沾沾自喜,想一步步地靠近林在范。

然而现实哪有他想像得那么不堪,只不过心怀着一份喜欢,就卑微到了尘埃里,细微的情绪也被无限放大,为着一点点的交集辗转难眠,明知无望却难以放弃的感情,逼得他在看得到的愉悦和得不到的哀愁里自以为是地翻来覆去魂颠梦倒。

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许久都没有出现在彼此的生活里,崔荣宰顶着朴珍荣弟弟的名号也只能吓唬吓唬人,实际上平日里还是很少接触他们。

他在被自己无限矫情的想法折磨到顶峰的时候曾向朴珍荣倾诉过,无论如何哥哥一直是他最依赖的心灵港湾。在凌晨两点多赶完夜戏极度疲惫不堪的状态下,朴珍荣还是强撑着睡意洋洋洒洒打了一篇填满了聊天界面的小作文,用他独特的视角为深陷在情感沼泽的崔荣宰开导,告诉他那些他以为是不该有私欲其实暗藏在每个粉丝的心里,告诉他要去学会分清崇拜和喜爱,告诉他认清自己内心的想法最重要,告诉他要勇敢一点,为了自己,告诉他

哥哥在这里,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

后来朴珍荣终于拍完了戏,崔荣宰也过完了大学的第一个学期,盖赛斯又要开始筹备回归,在此之前照例给所有人放了个长假,六个人商量着干脆都不要回家,一起去济州岛撒欢儿,当然也没忘了拉上崔荣宰。

王嘉尔带着忙内line四处上天,游泳冲浪沙排轮番上场,段宜恩和朴珍荣跟着折腾了一会儿就开始韩累,缩回躺椅上晒太阳,剩了崔荣宰和林在范,跑去听远处正嗨的沙滩音乐会。

一起喝过酒的关系大概也是算亲密,虽然崔荣宰依然心中忐忑,但下意识还是把林在范划进了朋友圈,举手投足的动作之间也自然了许多。

听完音乐会,已是暮色四合,两个人沿着海边散步,海浪拍着脚底,退潮的时候就陷进软和的流沙里,林在范起了玩心,用力把脚塞进去,随着潮水一上一下,渐渐把脚踝都埋了进去。

再拔出来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前扑去,崔荣宰手疾眼快地抓住他,猛的往后拽,两个人急急退了几步,并排倒在沙滩上。

崔荣宰大声嘲笑林在范蠢,想像着他扑进海里的样子乐不可支。林在范的不好意思在他的笑声里也消失不见,跟着他傻乐起来。

抬眼望着天空,济州干净的空气里,漫天繁星闪烁,林在范听到崔荣宰小声嘟囔了句什么,开口问他

“嗯,我说,今晚的月色很美。”

“哦,是呀”
TBC
崔荣宰的纠结在于他到底把林在范当作像Mars那样的偶像还是男友豆,毕竟母胎单身的第一次恋爱,嗯,你们懂得,所以我处理得很主观,因为是他的内心想法,我乱想的时候就会想些奇怪的事hhh
可能林在范的喜欢有点太突然,但是这期团综我真的被粉红色的崔荣宰萌到不能自理,所以强行……
大家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就给我评论吧,我需要你们的反馈(哭唧唧)

评论(21)
热度(76)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