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少年(4)

爱豆范×男饭七
大概是深夜福利?
祝食用愉快
——————————————————
#11
回国以后GET6进入了空白期,很久没有集体的公开行程,崔荣宰也忙着准备期中考,匆忙间只拍过一次盖赛斯飞泰国的机场照。

“所以大学为什么还要有期中考嘛!”

咽下一大口鸡蛋烧,崔荣宰嘟嘟囔囔

“你就知足吧,我连上课都去不了,还期中考呢,我倒是想来着。”

朴珍荣慢悠悠地喝着汤,对弟弟的抱怨不屑一顾

“哼!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话说回来,哥,拍电视剧好玩吗?是不是特别累,哥你真的瘦了好多啊,我看着都心疼,别说饭们了,每天对着照片哭天抢地的,非得要这么瘦么?”

朴珍荣喝完最后一口汤,感受着肚子里的暖意,边穿外套边对他说“你一个学电影的你不知道累不累么,瘦了才上镜啊,不然我脸上老是肉嘟嘟的,饭们就说像……”

“像屁桃!哈哈哈哈哈哈!”

“崔!荣!宰!”

粉拳出动,砸得崔荣宰连连求饶“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哈哈哈哈哈哈你别打了,哥你再不走来不及了!”

朴珍荣这才收回手,整了整东西要出门,“交代你的事你别忘了,门禁卡你直接给留在公司就行。”

“好~知道了~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忙成这样,吃饭的时间都这么紧……”

“因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啊。”朴珍荣站在门外突然回身看他,眉眼里透着温和的笑意,“如果喜欢的话就没那么辛苦了,你不是也一样吗?”

崔荣宰愕然,继而无奈地摇头笑开,对啊,谁不是一样呢。设八个闹钟拼命把自己吵醒赶机场的时候,寒冬里呵着热气原地跺脚等人的时候,饿着肚子兴奋地一张又一张修图的时候,满心的喜悦可以抵过所有困难低迷,只是因为,喜欢而已。


刷了朴珍荣的门禁卡,上三楼,左转,倒数第二间,嗯,就是这里了。

轻轻扣了扣门,崔荣宰屏息以待,上次在上海夜里和林在范单独相处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回国的飞机上两个人相隔甚远也再没搭上话,至今仍止步于相互点赞的关系,想到要再次见面依然还是很紧张。

“荣宰?”林在范吃惊地看着眼前人

“嗯,那个中午我和珍荣哥吃饭了,他说你写歌老是忘记吃饭让我帮你带过来看着你吃。”崔荣宰低着头目光飘忽,一把把手里的袋子举高,不去看他。

林在范笑着接过袋子,侧身让他进去“今天不用上课吗?不是说前段时间挺忙,上次机场都没见你来。哦!是参鸡汤啊,大发,我会好好吃的。”

崔荣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刚要回答他的问题,却见他已经开心地吃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把话憋了回去,应该只是随口一问吧,不需要回答才对。

直到林在范塞了满口的糯米抬起头来看他,匆匆嚼了两口就咽下去再问他“真的很忙吗?”

崔荣宰红了脸,摆着手语气急促地解释道“不是不是,就是这几天期中考试来的,忙着复习就没怎么跑机场,就飞泰国那天我去了。”

“哦,那考完了吗?”林在范也不知为什么选择了蹲在茶几前吃饭,崔荣宰坐在沙发上高出他一截,低头看他缩在那儿一大坨还冲着自己笑,像极了一头卖乖的柴犬。

“今天上午刚考完最后一门,所以才跟珍荣哥吃饭的。”脑子里暗暗想着Q版的柴犬范,脸又红了一层。



#12
“哇,真的很好吃呢,谢谢荣宰你啦。”林在范满足地擦擦嘴,收拾了餐盒。

“不会不会,那你吃完了就继续写歌吧,我不打扰你了。”思绪已经从柴犬一路狂奔到吸血鬼,崔荣宰暗自唾弃自己的脑回路,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嗯,我这边也快要收尾了,不如你就在这儿等等我,下午我请你吃饭吧。”林在范叫住他,已经坐回工作桌前却扭过身子跟他说话。

崔荣宰真的真的觉得自己很没出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再一次烧了起来,林在范要请他吃饭,天哪……

“可是,我,那个,嗯,这样不好吧……”条件反射般想要拒绝,却嗫嚅着说不出适当的理由。

“没什么不好的,感谢你给我送饭来啊,嗯,当做fan service怎么样?Ars?”林在范调皮地笑着,看崔荣宰因为他的话而僵立在原地,又站起身来把他推到沙发边坐好,“你是珍荣的弟弟,我请你吃饭不是应该的么。”

于是崔荣宰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着林在范工作,手指把衣角泄愤似的揉来揉去。林在范的肩膀真的好宽啊,不愧是肩膀流氓,厚实又可靠的样子,以后多拍拍背面照也不错,现在写的是新专辑的歌吗,下次回归是什么时候呢,千万不要撞上什么考试才好,看来他们空白期也都很忙啊,没时间休息真的好辛苦呢……

想着想着,我们前一天晚上熬夜复习到凌晨三点的崔荣宰宝宝终于光荣地,睡了过去。


等到林在范终于抬起头,窗外已经圆月高挂,转身看向沙发,崔荣宰还在安静地睡着,胸膛一起一伏,手机已经掉在了地板上。林在范把它捡起来放到茶几上,又蹲下来看他,五官很柔和,小巧圆润的鼻头和微张的嘴唇,最特别的还是右眼下那颗泪痣,堪堪点缀在下眼睑上。会很多泪吗?同样有着泪痣却很少哭的林在范想,看他的老是大笑的样子应该不是爱哭的类型吧,可是也说不准,明明像娃娃一样,可爱又精巧,也很容易哭的。

林在范惊觉自己想太多,尴尬得咳了咳,拍了拍崔荣宰的肩膀把他叫起来。哪知崔荣宰竟是个赖床的主,熬了一夜好不容易安安静静地睡上了几个小时这时候哪里舍得起来,哼哼唧唧地扭来扭去避开林在范的手,转过身又睡了。林在范失笑,这可怎么办才好,拿起一旁崔荣宰的手机想看看时间,却不期然看到了自己的脸,锁屏上是正在跳舞的自己,身后有耀眼的火花和夜空,自信又霸气的样子,仿佛是世间的王者。

带着爱意的镜头下,他的万千动作,都是绝美的姿态。


#13
等崔荣宰终于悠悠转醒,已经接近凌晨,林在范笑他说再不醒公司都快熄灯了。他羞愧地收拾好了东西跟林在范匆匆出了门,不好意思过问去处,径直跟着林在范,七拐八拐绕进了小巷里的一家炒年糕店。

两个人坐定,点好了菜,林在范在崔荣宰惊愕的目光里向姨母讨了两瓶烧酒来喝,“今天终于把歌写完了,来庆祝一下,这里我以前跳舞的时候就常来,姨母都认识我的,别担心。”

崔荣宰腹诽林在范双标,上次在KTV不让弟弟们喝酒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转眼自己倒是喝上了,还是在他这个饭面前,一点都不注意形象管理。

林在范听不到他的心声,只是开心地喝着酒,今天终于把拖了很久的一首歌完成了,还又来了灵感开了个头写第二首,简直一本满足啊。

两个人边吃边聊,很快炒年糕就见了底,崔荣宰睡意还没散尽,迷迷糊糊地给自己灌了一堆酒进肚,酒量本就不好的他开始头昏眼花起来。

结完账的林在范出门就看见崔荣宰抱着电线杆子不动,想来应该是头晕走不正路了。上前去扶过他,开始问起他的地址来,崔荣宰这会儿只是有点晕晕乎乎的,脑子还是清醒着,报了公寓的地址,就攒着林在范的衣角紧闭着眼不再说话怕自己失态。然而等两个人回到公寓以后,崔荣宰的酒劲就上了头,开始说起胡话来。

等林在范从他包里摸出钥匙开门,把人放在沙发上坐好后,崔荣宰已经迷糊了,猛地揽过林在范,装大爷地搂住他的肩膀,“林在范,你看看你,平时饭都不好好吃,却大半夜跑去喝酒,一点都不在意身体,之前在KTV还不让他们喝酒,你双标!”

“他们没成年当然不能喝,而且你该对我敬语才对吧?”林在范被崔荣宰逗笑了,假意跟他较起劲来。

“哼!明明珍荣哥就成年了,你……你就是想自己偷偷……偷偷地喝……你个自私鬼……才不要跟你说敬语呢”

“我是自私鬼你还喜欢我?”林在范不怒反笑,继续逗他。

“啊……喜欢…喜欢来着……林在范……”崔荣宰泄气般地倒在林在范肩上,嘴一张一合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在范转过头,一眼就能看见他细密的睫毛,然后是鼻尖,再是红润的嘴唇,不禁伸出手,小心地触碰了一下他的发顶。

崔荣宰嘤咛一声,扭头更靠近他怀里,喝完酒身上滚烫滚烫的,像个巨大的火炉不停地给自己传输热量。林在范看着他白净的脸蛋,想起他手机锁屏中的自己,想起那天晚上月光下他认真的侧脸,想起无数个日子里口罩上方露出来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此时此刻这双眼睛正紧紧闭着,从他的角度看去,泪痣若隐若现。

林在范想他大概也是醉了,不然怎么会,就那么亲上了他的眼睛?
TBC

评论(11)
热度(76)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