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七]少年(3)

爱豆范×男饭七

BGM:Hello-Adele

建议配合BGM食用,刚好适合现在安静的夜晚
文里的歌词是我百度下来再自己改了改放进去的

祝食用愉快

——————————————————
#7
清晨的仁川机场,闹哄哄的人群里,崔荣宰背着背包在一群妹子里奋力突围,小心翼翼地避开欢腾的粉丝挑了个靠前的位置站定,调好相机对准了街对面。

保姆车刚到,一群人从车上下来,冲着这边的粉丝们打招呼,再乖乖地过了马路,穿过人群去柜台办理手续,六个人走过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看到了崔荣宰,王嘉尔和bambam还冲着他挤眉弄眼了一番,引得他旁边的妹子们尖叫连连。

等他们终于进了安检口消失不见,站姐们才纷纷放下手机大炮开始热烈地交流起来。崔荣宰着急忙慌地收好了相机,在一片欢天喜地的感叹里匆匆跟相熟的怒那们打过招呼就冲着柜台去了。

这么久以来林在范难得露面的行程害得他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冲动之下确认了空闲又算好签证的时间,一鼓作气就买了和GET6同一个航班飞上海。买完想想,还是告诉了朴珍荣,哪知那位哥硬是不放心这个蠢萌弟弟,强行给他升了舱让他跟自己一起。

接下来的日子里崔荣宰有条不紊地办了签证,赶完作业,收拾行李,准备就绪一切以后还不忘再在出发前拍一波照片,一直没有要出国的实感,然而等他真正坐上了飞机,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跟经纪人说明过情况,朴珍荣换到了他的右手边,牵着他的手絮絮叨叨,侧过头左边隔着走道是林在范和王嘉尔,仿佛在为了刚刚在候机室又没叫哥的事情纠缠不清。崔荣宰第一次坐飞机的紧张感开始散发出来,感觉心脏提到喉头胸腔里空空荡荡。不安地往朴珍荣那边靠了靠,整个人陷在舒适的座位里,在哥哥柔声安慰中闭上了眼睛。



心里的紧张感让他睡得不太安稳,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阵细碎的窸窣声惊醒,身边的朴珍荣已经睡去,转头看了看,是走道那边的林在范正在口袋里翻着东西,起得太早大家都在补眠,机舱里安安静静只有零碎的物品碰撞声。

崔荣宰偷偷往旁边瞄了很多眼,直到林在范终于放弃寻找,叹了口气再坐定,他才慢慢从裤兜里摸出一样东西攒在手上。

犹豫犹豫再犹豫,直到心里的小兔子都快跳出来,直到手心发烫,直到林在范焦躁地拿起平板又放下反复了好几回,他才终于鼓起勇气把手伸向了林在范“你需要这个么?”

白嫩嫩的手心里摊着一团耳机线,整整齐齐地绕成圈再缠好,隔着一个过道递给了林在范。他知道林在范平时有听歌的习惯,去机场也经常随身挂着耳机,今天或许是走得太急忘了扔进包里。

林在范正望着头顶的一排指示灯发呆,没了耳机他整个人都不太好。面对突然伸过来的小手,先是愣了楞,心下想拒绝,却在看到对面人垂下的视线和通红的耳根后,还是说着谢谢笑笑接过了。

#8
感受到手心里一空,崔荣宰明显松了口气,毕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在找耳机,这么冒昧的行为其实是有些逾矩了。

匆忙转过头不敢再看林在范,觉是睡不着了,他索性拿起了座位前的杂志翻看,却满脑子都想着刚刚自己递耳机的一幕,会不会太突兀吓到对方,会不会被觉得没礼貌,杂七杂八的思绪挤在脑子里,他烦躁地把手里的杂志翻来翻去什么也读不进去。

林在范眼看着过道那边的那位已经把可怜的杂志翻过三遍了,心里偷笑了一番,想了想,取下一边的耳机,同样伸出手递了出去“要一起听歌吗?”

崔荣宰惊恐地瞪圆了眼睛,第一反应是狠狠摇了摇头,又突然顿住,继而更加用力地点头,急忙接过了耳机。林在范被他呆萌的反应逗笑,眼睛弯弯地眯起来,突然很想摸摸他的头,又马上低头抛开这个想法,专心地选起歌来。

安静的机舱里,两个人隔着过道分享一副耳机,音乐缓缓地流淌,仿佛无形的绸缎飘摇而出,轻轻巧巧裹在两人身上,将他们与外界隔离开来,沉浸在一片独特的舒适里。

Hello, it's me
喂 是我
I was wondering if after all these years
我也曾困惑不已 经年逝去
You'd like to meet
你是否愿意 再次相遇
to go over  everything
让一切曾经 飘远散尽
They say that time's supposed to heal ya
世人皆说 时间是疗伤利器
But I ain't done much healing
独是我 难以忘记
Hello, can you hear me?
喂 你能听到吗
I'm in California dreaming about who we used to be
我沉沦于加州大梦 梦你我那时亲密
When we were younger and free
梦你我那时年少 年少的自由不羁
I've forgotten how it felt before the world fell at our feet
如今的我 难以记起 世界沉沦于你我脚底 那是怎样的记忆
There's such a difference between us
然而如今 太多相异 除却这些相异
And a million miles
又多出百万米距离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从彼岸传来的问候啊
I must've called a thousand times to tell you
用千百次呐喊告诉你
I'm sorry, for everything that I've done
我有满腔的歉意 为我犯下的糟糕事情
But when I call you never seem to be home
可是现在 任我呼唤 你却从未归去
Hello from the outside
从外面传来的问候啊
At least I can say that I've tried to tell you
追到最后我都难放弃
I'm sorry, for breaking your heart
很对不起 为我那时伤你的心
But it don't matter, it clearly doesn't tear you apart anymore
但是现在 我已清明 今后不再 扰乱于你

直到空乘过来通知他们飞机快要降落,两人才从歌声中回过神来,林在范取下耳机还给崔荣宰,又关掉平板重新坐定。思绪还陷在刚才的歌里,王嘉尔把遮光板打开,柔和的日光洒落进来。侧目,小小的人儿浸在一片光晕里,正在认真地把耳机线绕成圈,手指肉肉的,白白软软的指头纠缠着耳机线,手背上却有细微的经脉凸起,是双很好看的手呢,林在范想。

#9
下了飞机崔荣宰又蹭了盖赛斯的车回酒店,时间很紧,他们放下行李就要赶去签售会场地,崔荣宰没跟着去,来一趟上海除了想多看看林在范以外他也是准备到处走走看看取个景找找感觉什么的。

按着自己做的路线图出发在城里走马观花地逛过一圈,穿过人潮汹涌的南京路,只身站在外滩边看滔滔江水和临江沉默厚朴的西洋建筑,对面是与之全然相反的现代高楼群,悠悠岁月与光怪陆离。去城隍庙填饱肚子,咬一口就汁水四溢的小笼包,因为太烫而囫囵吞下的萝卜丝球,临走还叼着串晶莹透亮的糖葫芦。

绕了一圈下来,随意坐上的环线地铁竟然刚好在签售场地有一站,于是索性出了地铁站,慢悠悠地走过去。
远远就能看见场馆出口站着的大堆妹子,齐刷刷地举着一排自拍杆,他没再走近,拐到小路对面的马路牙子上张望。刚好背后是一个足球场,一群孩子正在满场乱跑大声笑闹着踢球,崔荣宰饶有兴致地观战了一会儿,就听到这边爆发的尖叫声。

林在范第一个走出来,cool&chic地朝饭们微笑挥手,继而反应很快地拉住了从他身后窜出来的bambam,强势地将他塞进了保姆车后排,自己冲上了副驾驶。崔荣宰在十米外哑然失笑,那人还真是……幼稚啊。
等保姆车在久久不散的尖叫声中绝尘而去,崔荣宰才转过身继续欣赏起那场球赛来。接下来他们应该还有两个采访,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酒店,要不要去一下那个什么坊,时间还很早啊。



等崔荣宰背着相机满意地晃悠回酒店的时候,朴珍荣说一群人刚拍完Vapp,他便提着带回来的一堆零食去了那边房里。还留在他房间里闹腾的忙内给开了门,三个人边吃边聊说着说着就过了十一点,珍荣才匆匆把他们赶回去睡觉。

崔荣宰肚子里填了太多东西没来得及消化,洗完澡就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拉开窗帘看看夜景,脚下是不眠的车水马龙,火树银花,心下一动又把相机翻出来,酒店的窗户没办法全开,隔着玻璃拍了几张却不够满意,索性起身出了门。

还没走几步,又有开门的响动,他转过身,和那边拿着房卡的林在范面面相觑。

#10
真的是   非常尴尬
崔荣宰想

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打破沉默,话一出却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你也吃多了吗?”

林在范听得一头雾水,无语地笑了出来。指指他手上的相机“这么晚了还要去拍东西吗?”

崔荣宰被自己蠢得话都不想讲了,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于是林在范又笑眯了眼,邀请他一起去透风,于是两个人坐完电梯又爬楼梯,推开楼顶有些生锈的铁门,双双被冷风吹起一个激灵。

虽说已经是春末夏初,但夜里的冷风依然有渗人的凉意。

“以前的时候总会在汉江公园那边跳舞,出道以后就没怎么去过了,现在看到这里,很让人怀念呢。”

崔荣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是远处月色清晖下缓缓流淌的黄浦江。再侧过头来看他,黑色的发丝服帖地覆在额头上,微微盖住了眉毛和那标志性的两颗痣。近处看眼睛意外的不算小,正认真凝视着远处的景色,夜里的霓虹映在瞳孔里,像星星一样闪烁着。



我可以,摘下眼前这颗星星吗?



崔荣宰收回视线,急急地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星星是挂在天上点缀夜空的啊,美妙的夜景属于这片天空下的所有人,把令无数人感到喜悦幸福的他据为己有,不切实际,又遥不可及。

沉默了一会儿,林在范掏出手机来放歌,Adele带着一丝沙哑的醇厚低音飘散在风里,如同尘封多年的红酒,打开来,香气四溢。

两个人在天台上聊了很久,从取向相似的音乐到兴趣不同的电影,直到崔荣宰再抵不住沁骨的凉意,光荣地挂了鼻涕。林在范笑着掏出纸巾给他,想起冬日里那个熟悉的大型团子,看来是真的很怕冷。

十分钟后崔荣宰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手机里刚刚验证通过的好友,简简单单的七个字母,一弯一折都绕进了他的心里。

我不想贪心那么遥远的星星
只要让我近一点,再近一点就好了

Ars     
月が绮丽ですね。
                         02:13

赞(1)Defsoul

凌晨一点三十一分
在月色微风里
我和你

TBC

祝大家十一月快乐~
我真的一边写一边控制不住地吐槽,拼命纠正自己逻辑上的漏洞然鹅……
所以大家,嗯,不要细想
BGM真的是突然想到的,很慢的抒情歌,下到手机里很久了,昨天夜里写的时候边听着歌边一句一句把翻译打进去,我猜崔荣宰或许会喜欢的吧。

评论(4)
热度(68)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