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范宜]又一个小甜饼

看书到现在然后写完了昨天开了个头的小脑洞
马克哥哥依然OOC预警
——————————————————
段宜恩含着牙刷把两个人的牛仔裤扔进洗衣机,正要按下启动键的时候突然想起口袋里的零钱,捞起裤子把东西翻出来,顺便大发慈悲地帮林在范掏了掏口袋。

洗衣服前永远不检查口袋的习惯已经被林在范吐槽过无数遍了,这次终于想起来,等会儿要跟他嘚瑟一下才行

嗯?这什么东西?段宜恩展开了从林在范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来的小纸片
177xxxx0116 崔……荣……宰

这名字仿佛在哪里见过?怎么这么熟?

段宜恩呆立在洗衣机前对着纸条百思不得其解,觉得熟悉又想不起来的感觉太讨厌了!

直到牙膏沫溢出了嘴角他才反应过来,把纸片扔在洗漱台上匆匆漱了口,想起这把牙刷用了快三个月,该去便利店买新的了。然后那个熟悉的眯眼笑就冲进了他的脑海,啊!原来是他!

纸片上名字的主人是小区楼下便利店的店员,总是笑眯眯地对着客人,跟旁边的打工生开玩笑的时候还可能会突然爆笑出来,扁桃体都看得到的那种。不过那么爱笑的人右眼下竟然有一颗泪痣,堪堪嵌在下眼眶上,意外透出一丝性感来。

是很可爱的人啊。段宜恩想,自己也挺喜欢他的,不过林在范要他的号码干嘛?

皱皱眉,段宜恩不甚在意地把纸条放在了床头柜上,冲着客厅里看电视的林在范喊“在蹦呀,你裤子里的纸条我放床头柜上了。你怎么还不来睡觉?”

下一秒林在范就冲进了房间,眼神四处乱飘最终定格在床头柜上,“我看完这场球赛就睡,你乖乖睡吧,平板我帮你拿去充电”说着拿走了两个人的平板,顺便不着痕迹地收起了那张纸条就转身走了出去。

段宜恩眼神暗了暗,内心吐槽林在范尴尬的掩饰,同时开始在意起那个号码来,林在范,你想干什么?

第二天两人一起上班,下楼后照例拐进便利店买早餐。虽说双方的厨艺都还算过得去,但工作日总归是想着多睡一会儿,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所以除了周末会舒舒服服地睡饱了再起来精心准备饭菜以外,平时都会在便利店解决。

今天是崔荣宰的早班,小朋友应该是没睡醒,结账的时候一直在打哈欠还一直强撑着冲段宜恩笑,看着他的可爱样子段宜恩倒是清醒了不少,寒暄了几句就笑着走了出去。

撕开饭团吃了几口之后发现林在范还没出来,转身往里看,那人正一边聊天一边等崔荣宰热三明治,说了几句以后崔荣宰挺开心地点了点头,林在范满意地朝他笑了笑,接过热好的饭团走了出来。

段宜恩突然觉得林在范眯眼笑的样子丑死了,没事干嘛笑那么开心,会撩汉子了不起咯?愤愤地转过身不再理睬跟在后面的人。

林在范看着下了车库一言不发就开着车绝尘而去的段宜恩,心想着早晨在家里还没觉得,今天的起床气这么大吗?

段宜恩的低气压一直持续到晚上,下班回家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也非常不爽,这家便利店总是没有自己喜欢的那种甜米露,爱吃的饭团还老是卖断货,有什么好的?!全然忘了自己每天早上是靠着哪里生存下来的。

段生气坐在沙发上等着林在范回家,没曾想某人进门第一句话就是“你猜猜我刚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什么?”

EXM?你每天去八百回便利店是要干嘛?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好吗?

段宜恩一脸苦大仇深地望向林在范,狠毒的眼神让林先生吓了一跳,藏在身后的手也乖乖伸了出来,拿着的是段宜恩最喜欢的甜米露。“不猜就不猜,你干嘛瞪我?都到晚上了起床气还没消吗?”
段宜恩看着那瓶甜米露,郁卒的心情突然破了个洞,填进了一点点开心,但他脸上依然不动声色,“纸条上的东西我昨天都看到了。”

林在范一时没明白这话里的玄机愣住了,看着段宜恩一脸我不说但你快点哄我的表情,一句话在脑子里千转百回终于开了窍。然而他并没有开始哄段宜恩,反而抑制不住地笑了出来。

段宜恩看着某人本来就小的眼睛又给笑没了,只觉得非常的愤怒,林在范你好样的,撩汉子也就算了还妄图只用一瓶甜米露收买我,看我不……等等,这甜米露……

一时间段宜恩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林在范收起自己的玉米牙,好心地开始解释“楼下的便利店不是总没有这种甜米露吗,你说这个更像妈妈做的,所以我特意拜托荣宰帮我问问看能不能进这个货,要电话也是怕他忘记所以发短信提醒他,今天早上他跟我说货已经订了下午就能到,我这不是一下班就回来买给你了嘛。”

段宜恩老脸一红,夺过甜米露就转身进了卧室,留下林在范继续笑着说“看来下次是不能指望给你弄个惊喜了,我们段先生又聪明又喜欢吃醋,可怎么办哟?”

回应他的是从卧室里丢出来的空罐子

得,脸皮这么薄,逗都不能逗了

段宜恩又一次站在洗手台前愤愤地刷着牙,烦死了,又忘记买新牙刷了,林在范真是讨厌死了!
END

借了搞两天里范二的梗

评论(2)
热度(66)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