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宜七]一个小甜饼

马克哥哥签售会的脑洞
——————————————————

“今天有一个大娃娃,两个炸毛,四个名牌还有个小立牌,嗯,就这些了……”

崔荣宰无奈地看着段宜恩在他面前把东西从塞得满满的包里逐一拿出来,他乖乖地盘腿坐在床垫上,身边零零散散地放着手机,平板,水杯还有些韩药。两个人睡觉的床垫旁边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娃娃和写着“영재”的名牌,全都是这些天段宜恩从签售会上带回来的。

“哥,再这么堆下去房里可放不下了呀。不然还是拿去客厅吧?”崔荣宰想了想,迟疑着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果然,段宜恩像每一次硬要拉着他自拍的时候一样,摆出了一张苦瓜脸。崔荣宰总是对这种别样的撒娇感到无语又莫名喜欢。

“那好吧,反正也没几场签售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东西了。哥你就别往宿舍带了嘛。”瞬间妥协……

“那怎么行,这些都是饭们送给你的呀,你人又不在,我当然要把这些带回来给你看啊。”段宜恩冲着崔荣宰一脸邀功的样子。

崔网民想起这两天的饭拍里段宜恩总是很兴奋地蹂躏自己的娃娃,还总是企图下口咬它们的样子,有点无语,啊,果然是没有黄瓜的人……

段宜恩照例把周边都理好,跟前几天的娃娃们堆到一起,还很有耐心地摆了个叠罗汉,然后开心地跑去洗澡了
崔荣宰:???
看来饭们说回归之后段宜恩完全转性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吧……

小小的房间再次回归平静,崔荣宰看看手机,今天的冒险岛又死了三次,不好玩;今天的韩药还是很苦,好生气;今天的自己又睡得饱饱的,这倒是挺开心的。

回头看了看角落里的娃娃们,一个个安静地待在那儿,脸上是永远的笑容,真好啊,它们都不会有难受痛苦的时候,一直就这么开开心心的。

诶?一堆小荣宰里怎么有个小mark?哦,是那天他一起挂在身上的两个吧,凑在一起看起来很配呢,嘿嘿,那个小灯是可以映出来照片的吧,段宜恩脸上的崔荣宰hhhhh,今天的水獭娃娃,哼!还狠狠咬了一口呢,别以为我不知道,真是的,也不嫌脏。

鸟宝宝们应该真的很想念我吧,我不在还带了那么多我的周边。崔荣宰抱着自己的炸毛躺在了一堆娃娃旁边,唉,好想去签售会玩啊,跟鸟宝宝们聊天还可以唱歌,比一个人在宿舍听歌玩冒险岛有趣多了。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可惜打歌期也快结束了,嗯,还是去留言板留个言吧,让她们不要担心我啦,顺便来陪我打游戏吧kkkk

段宜恩洗好澡又在客厅里签完了Klive的专辑,终于能回房间的时候崔荣宰已经抱着娃娃睡着了,最近的药老是让他犯困,休息一星期也挺好的,健康才最重要啊……

大娃娃睡在一堆小娃娃里的画面简直萌到不行,在门口心空了一会儿的段宜恩轻手轻脚地进了房,摊开了被子给娃娃宰盖好,又收拾了身边杂七杂八的东西,跪在他旁边盯着看了一会儿,轻轻地,轻轻地,在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果然啊,娃娃们就算一样是软软的,也没有你好亲呢……

要把每天鸟宝宝们对你的爱和想念,连同我的份一起,都带回来给你,放在你的身边,代替我陪着你,如果感觉到的话,就快点好起来吧

晚安了,我的荣宰
END

虽然正主很甜,我却仿佛写不出这种甜
虽然范七爸爸打电话也是甜到齁然而还是先撸了这个
无论如何我真的该去复习了
所以大学为什么还要有期中考呢(摊手)

评论(11)
热度(55)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