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宜七]小爱情(5) 完结

既然是完结章
废话都放在最后说好了

#14
“砰——”
段宜恩摔门而去

“砰——”
崔荣宰猛的躺下

“……”
其余人一脸尴尬

空气里充斥着大片大片的安静,崔荣宰用力拉过被子蒙住头,拒绝跟任何人交流的姿态。

剩下房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王嘉尔率先反应过来,小声让斑斑看着荣宰,拉起金有谦跑了出去。

时间退回一小时前,金有谦带着bambam过来看望病患,在住院部门口遇到了提着蛋糕的王嘉尔,三个人吵吵闹闹地进了病房,崔荣宰才刚刚吃完早饭,带着明显的困意朝他们打招呼。

“荣宰啊,哥想着来看你总要带点什么东西,花么又太俗气,水果估计你已经收得够多了,所以我给你买了芝士蛋糕哦!chee——se!是不是很爱我!哥也很爱你哟!来来来送你一个哈特!”

段宜恩拍掉王嘉尔从胸前掏出来的哈特,接过他另一只手上的蛋糕,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他刚吃完早饭不能吃蛋糕,不然中午会吃不下饭,下午再吃吧?”后面一句话明显已经不是对王嘉尔说的了。

王嘉尔看看跟着乖乖点头的崔荣宰夸张地叫了起来,“hey,mark!你怎么像养儿子似的还限制他吃零食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家崔荣宰只有三岁呢!”

崔荣宰哈哈哈地笑出来,王嘉尔立马反射性地跳起来往旁边躲了躲,开玩笑,他可是个惜命的人,上次被崔荣宰笑着一阵猛拍害得他心悸了好久呢。

这边段宜恩狠狠瞪了王嘉尔一眼“要是他能表现得像个成年人我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

那边崔荣宰立马噤声,抿嘴低头一副乖乖认错的样子。没错,昨天恢复情况良好的他过于活跃,乘段宜恩回店里处理事情的时候在病房打游戏到深夜,直到段宜恩回来黑着脸直接拔掉插头一路沉默着把人塞进了被子里。这也是为什么连一向出门能拖拉上两个小时的王文王都到了医院而崔荣宰却才刚吃完早饭的缘故。

自知理亏的崔荣宰沉默了一小会儿又被王嘉尔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有森尼的地方就绝对不会冷场,两个小的也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看他哥耍宝。段宜恩没了沙发和椅子,侧身坐在病床上背对其他人兴致缺缺地刷着手机,昨晚崔荣宰犯下的错他还没忘记,要想个办法让这个人知道爱惜身体到底是为了谁的。

谈笑间林在范推门走了进来,一脸严肃地样子让王嘉尔也停下转头看他。“荣宰,你昨天的血液检查我看了……这抗生素打了几天白细胞降是降了,还是有12的量,我不太放心,咱们做个骨髓穿刺我再看看好不好?”

“穿刺?”这回重复林在范话的人变成了段宜恩,他好看的眉头蹙起来,面色沉下去,定定地看着林在范,崔荣宰本来就已经因为白细胞偏高生生多住了三天院,他的心也一直吊着,说着打两天抗生素就能改善,却还是没能完全康复。

林在范也显得有些焦虑,三天输液白细胞从15降到12,抗生素效果是有,但真的不能打太多,之前住院医生一时疏忽,崔荣宰手术前的尿液检查里就已经白细胞偏高,以为是外部污染也就没有上报。如今白细胞降不下来,可能并不是因为伤口感染,但毕竟是自己弟弟,他放心不下,还是想做个穿刺检查。

崔荣宰听完小脸都皱成了一团,骨髓穿刺这种听起来就很疼的东西他只想直接说拒绝,想想要在自己骨头上钻洞取骨髓出来检查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能再想下去了!stop!

“在范哥……一定要做吗?不是已经降下来了吗?就说明正在好了嘛,干嘛一定要穿刺。”崔荣宰委委屈屈地开口,旁边的bambam见状也拍拍他的肩表示同情。

林在范也是考虑了很久的结果,语气坚决地说最好是做,崔荣宰不依,两个人你来我往地争论了几句之后,荣宰哭腔都出来了。

从小到大林在范最看不得崔荣宰哭,一听他的阵势立马就败下阵来,可是这原则问题让不得,三两句他就把问题抛给段宜恩,想来依段宜恩的性子是绝对会让崔荣宰做的,说着“你自己跟马克哥说,他是家属,他说不做就不做。”就出了病房逃之夭夭了。

#15
崔荣宰眼看着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信心满满地转向段宜恩,准备一鼓作气拿下段高地,插上革命的胜利旗帜。

无奈高地同志态度坚决,坚持说要做,崔荣宰在段宜恩这儿也是被宠坏了,说了几句脾气就上来了“我不要做!反正之前就偏高那现在偏高肯定也正常,为什么还要在我身上钻个洞!”

“不行,本来做完手术说了要静养你就没好好遵守,每天打游戏玩手机腿也乱放,伤口好没好全都不知道,万一真的感染了怎么办?”

“我乱动是因为我恢复的好,护士姐姐说平躺24小时我也做到了,在骨头上钻洞说不定影响更大!那可是骨头!”

“崔荣宰!!!”

段宜恩一吼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一直想劝架的三个人也都不敢出声,作为大哥他平时丝毫不在意辈分跟弟弟们肆意打闹让排行老二的林在范伺机上位掌握实权,然而一旦他真正地发起火来,大家都领略过那种恐怖。

“我不想跟你吵了,穿刺必须要做,你自己想一想,身体到底是谁的,我这么没日没夜地照顾你难道我不累吗?”

安静过后段宜恩开口说完这段话就摔门而去,崔荣宰怔了怔,眼看着要哭出来,又大力地躺回床上拿被子蒙住自己。

王嘉尔小声嘱咐bambam看好床上的人,拉着金有谦出门让他立马去找朴珍荣,自己则飞速奔下楼去追段宜恩。

金有谦冲进办公室把正在整理病历的朴珍荣生拉硬拽到病房门口,急急地说了一遍大致经过就把一头雾水的人踹了进去。还好朴珍荣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临危不乱地整整衣冠,在心里暗自又记了金有谦一笔,走向了病床上裹成一团的被子。

对于崔荣宰和朴珍荣的关系,金有谦大师曾经引用了一句脍炙人口的歌词——“你是我的姐妹,你是我的baby。”来形容,继而遭到了崔荣宰的一顿暴打和朴珍荣的持续性使坏报复。

事实上,自从在荣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朴珍荣和崔荣宰反倒越发走得近了,崔荣宰很是喜欢朴珍荣这个哥哥,甚至一度超过了从小宠他到大也整到大让自己又爱又恨的林在范。朴珍荣身上总有种能够让人安心的气息,崔荣宰青春期尾巴上那点少男心事和成年后乱七八糟的小烦恼都会和朴珍荣分享,两个人一聊就停不下来的电话经常会让林段两人质疑自己的存在感和重要性,最后被王嘉尔一句“两个受凑在一起能兴什么风作什么浪?”闹得哭笑不得,也就随他们去了。

此时也只有朴珍荣的轻声细语才能把埋在被子企图憋死自己的崔荣宰一点点哄出来,再柔着声跟他分析是非对错,因果利弊。直到满腹委屈的人也被讲得消了脾气,后悔起之前的言行来。

“荣宰,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也清楚,这瓶药快打完了,我让护士来帮你拔针,你好好休息一下,我领着这两个崽子去吃饭。”

朴珍荣带着两个小的离开病房,留崔荣宰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独自苦恼。

#16
段宜恩一进门就看见崔荣宰直直盯着他看,眼里有歉疚有委屈。叹了一口气,走到床边,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崔荣宰。

是一个普通的记事本,翻开的第一页写了很多事项

和段宜恩去看电影✔
和段宜恩去做志愿者✔
给在范哥买帽子✔
和段宜恩去游乐场✔
送bambam一双鞋✔
……

大学时期崔荣宰还没彻底摆脱中二病,和段宜恩在一起以后的某一天,突然找来笔记本列下了很多想做的事情,每完成一件就打钩一个,不断再写新的上去,当然大部分事项都与身边这个人有关。岁月见长,纸上的称呼从“段宜恩”变到“马克哥”再到“哥”,最后干脆变成了“一起……”。

后来段宜恩偶然发现了这个秘密笔记本,竟然也硬是要加入这个备忘录游戏,蛮横地写上了很多条自己想做的事情。

再后来,这个笔记本就变成了两个人共用的备忘录,写上想做的事,一起完成,再一起打钩。

写一首七个人的歌
一起学做饭✔
去北海道滑雪✔
挑战过山车✔
一起去欧洲旅行
……

崔荣宰一页页翻着备忘录,指尖划过的每一个笔画,都是藏在岁月里的回忆,或孤单或热闹着走过的人生,回想起来总会不由自主的微笑

翻到最新的一页,视线停留在最后写上去的一条,微怔片刻,继而沉默良久

感觉眼前的画面渐渐模糊不清,鼻头的酸意蔓延到牙关,紧紧咬牙,直到“啪”地一声,水渍在笔画间晕染,岁字上面的山泅开,他一惊,连忙拿袖子去擦,却有人先一步捧起他的脸,擦过他眼角的潮湿,轻轻吻了上去

最后一项

备忘录上的愿望

段宜恩写

一起长命百岁

拿纸巾仔细吸干纸上的眼泪,末了郑重地合上本子,崔荣宰扑进了段宜恩怀里,小脸压在胸口,闷声说着道歉。段宜恩细细抚过熟悉的发旋,笑着再紧了紧自己的怀抱。

我们还那么年轻,还有那么多事情想去做,要和你去疯去笑去浪漫,要和朋友们把酒言欢,未来生命里的千万种可能我都需要你陪我去看,而我此生最大的愿望,不过是与你平安喜乐,携手白头。

#17
出院的那天天气正好,打完最后一瓶点滴,笑着和已经熟悉的护士姐姐们说再见,林在范和朴珍荣帮忙把杂物搬到车上,住院大半个月,竟然也杂七杂八往病房里塞了不少东西。

车子开出医院以后两个人不约而同松了一大口气,一路愉快地聊着天笑闹,很快到了家。段宜恩把车子熄火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崔荣宰,赫然是确认机票订购成功的短信。两天后,直飞巴黎。

去欧洲旅行一直是段宜恩的重要心愿,奈何总是有各种理由让两人一拖再拖迟迟不想动身,此时崔荣宰刚刚出院,暑假还有大半个月,店里生意有人打理,自然是最合适的时机。

“哥,行李你帮我收拾吧,我是病人。”
“好”

“大后天就走了这两天我得好好打几盘游戏”
“……好”

“不如叫上有谦他们一起吧人多热闹。”
“崔荣宰……”

“好啦我知道啦,逗你玩玩嘛。快拿东西回家啦!好想我们的床哦”

“回家了我就不能抱着你睡了”
“不会啦不会啦,还是给你抱……”

渐行渐远的两个背影,在阳光下化成小黑点
模糊了光影,走遍了岁月
这段路上的我和你
属于我们的,小爱情

END

完结撒花!

比预想的结束得要快,本来构思的情节或许还能写一更,包括穿刺的事情还有一些后续,但是还是私心写完了,为了我们荣宰能早日康复,希望在我的文里他健健康康地恢复了,现实里这个礼拜一过他还是那个活力满满的他。

我的心愿就跟文里的段宜恩一样,希望他平安喜乐 百岁无忧

小爱情至此正式结束,我的第一篇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就这么一拖再拖拖到了结局。谢谢面对这么拙劣的文笔还能一直支持我的孩子们,我会继续加油的!希望大家继续多多爱我们宜七哦,多撒糖多产粮啊hhhh

评论(19)
热度(61)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