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宜七]小爱情(3)

回归大发!!!
听到崔荣宰说看榜单看到四点真是很心疼了
大家有能力的话也加油吧!
希望这篇文能给你们打榜提供一点小小的安慰

小爱情一更是我们七生贺 二更珍荣生贺 三更回归祝贺虽然晚了一小时多 也希望能攒着这点喜气在一位的时候结局吧 手术终于做完啦 估计还有一到两更结局

祝大家食用愉快
hard carry hey!

#7
当崔荣宰回想起他人生中这第一场也是仅有的一场手术时,最难以忘怀的大概就是自己竟然是走进手术室的吧。因为要把床推到手术室外做完手术再推回病房,按理说还吊着点滴的崔荣宰是可以躺着被推出去的,然而来催的医生急急忙忙地赶回手术室准备,只留下一个护士姐姐,崔荣宰看了看段宜恩,还是心疼自己的男人,跳下了床决定走着过去。

段宜恩和护士在前面推着床,崔荣宰乖乖跟在后面,没打点滴的手挽着妈妈,另一侧是帮他举着点滴瓶的姐姐。

进了电梯,病床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一行人只能并排站在病床侧面,崔荣宰让妈妈尽量靠外站得宽敞一点,自己侧身往里面挤到了段宜恩旁边,轻微的碰撞后段宜恩才把视线从床单移到他的脸上,仔细看了一会儿,食指拂过他的眼角,沾带下一根细长的睫毛,突然带着点欣喜,小声地问到“要许愿吗?”

崔荣宰骨子里总是带着点音乐人的天真,就像他总是乐此不疲地相信用无意中掉下的眼睫毛许愿会很灵验,然而由于他总是会许下一些小小的类似于打赢两盘游戏或者晚上想吃炸鸡这种很容易实现的愿望所以竟然真的一次也没有失望过,段宜恩宠他,尽管并不相信那些都分不清是睫毛还是眉毛的东西会有多大用处,也从来不说破或是嘲笑他,有时候甚至也会乐于帮他实现那些小愿望像是故意solo输给他或是把准备好的晚饭材料收回冰箱。

而今天,当段宜恩发现这根睫毛的时候,内心竟然是惊喜的,他想这或许是一个好的征兆,崔荣宰看见他眼里闪着的光,笑笑说“你要来试一次吗?”段宜恩有点诧异“用你的吗?”

“没关系啊,我借你一个愿望,下次你还给我就好了”

于是段宜恩真的把手收回眼前,认真地看了一眼那根睫毛,闭上眼睛第一次尝试着许愿,在心里默念完手术顺利然后慎重地,轻轻吹了一口气,再睁眼时食指上已经空空如也,随着电梯门地再次开启,那根睫毛也承载着他的愿望消失在了风里。

到达手术室外面的时候,上一台还没有结束,崔荣宰百无聊赖地靠在墙上左顾右盼,又被一旁的妈妈轻轻抓住了手,于是他转过身子面对着妈妈,说起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另一只手覆上老人的鬓角,为她理了理有些乱了的头发,崔荣宰一边说着一边心想,明明是自己的手术,身边的人反而一个比一个紧张,觉得好笑的同时也庆幸于被爱环绕的自己。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前一个病人被推出来,隔了一分钟林在范也走出来通知家属手术成功,被家属们围起来表达感谢,笑着回应了几句又重新走进了手术室。

他们看着病床从面前推过,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娃拉着病床上女人的手,一边走着一边轻声说着话,病床上的妈妈也面带笑容回应着他,然后病床转过墙角,声响渐行渐远。

终于护士出来叫了崔荣宰的名字,于是他接过姐姐手里的点滴瓶,往手术室里走去,本来站在走廊对面的段宜恩也凑过来,胡乱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轻声说了句加油,就止步在了手术室门外

#8
手术室很大,手术台在稍微远离门口的那侧,处女座崔先生表示这么大的房间手术台不放正中间真是让人好不舒服。

一边吐槽一边自己爬上手术台乖乖躺下,朴珍荣拿来一个枕头垫在他脑袋下面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往下躺躺,护士姐姐过来把点滴瓶换成术用盐水,帮他把病号服的扣子解开方便做心电图。

当朴珍荣过来拽他的裤子的时候他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手术要在大腿静脉上做,就配合着挺起腰来,然而被脱掉内裤的时候他还是猛的涨红了脸,朴珍荣好笑地看看他,也坏心眼地不去理睬,转身拿过碘酒和棉花开始消毒。蘸了酒精的大块棉花擦过大腿和小腹,冰冷地激起一个寒颤,也消去了崔荣宰脸上的绯红,上身被贴上一个个的心电图感应器,耳边有手术器械放进盘子里钢铁撞击的清脆声响,护士把CT移到他胸部上方,躺在床上的他正好能看见手术台后方上空悬挂着的显示屏,那里面正清晰地映出他肺部起伏的轮廓与根根分明的肋骨。

朴珍荣在一旁哗哗拆开了深绿色的无菌单,麻利地摊开盖住了他大半个身子,只留出大腿根部那块地方,还“好心”地将单子往旁边拉了拉,堪堪盖住了“小荣宰”,口罩刚好遮住了他扬起的嘴角却完全暴露出颧骨上方堆起的细小褶子和他眼里促狭的笑意,崔荣宰觉得之前认为朴珍荣为人医表坚持操守的自己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吐槽间林在范已经换好手套走了过来,站在床头问他紧不紧张,崔荣宰摇摇头说你们俩给我做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惹来林在范低低的笑声,说本来做这个手术想让你听着歌放松一下,不过你心态这么好就算了,我和珍荣做你就躺着睡会儿或者想想别的什么都行,二十分钟的事很快就过去了。

崔荣宰点点头,深呼吸了一下干脆闭上了眼睛,无奈放器械的小推车就在他耳边,叮叮咚咚的声音太明显也让完全没有手术经验的崔荣宰心中莫名慌了一下,重新睁开眼睛看向正在扒着自己大腿研究血管准备打麻醉的朴珍荣和站在他旁边眯起眼比较导管的林在范,思绪蓦的飘忽起来,麻醉针刺进肉里的时候还是小小的痛了一下,那个感觉让他突然回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手心狠狠擦过被太阳炙烤得滚烫的塑胶跑道,迅速泛起的细密疼痛。

彼时林在范苦追朴珍荣半年不得,热情被接二连三的冷水渐渐扑灭,快要见不到火光,狠了心想要放弃却又不甘于自己内心未曾减弱的渴望,于是诱拐着领居家看着长大的竹马弟弟崔荣宰做了一场好戏。说是好戏也不过是假意告白交往,故意放了风声给朴珍荣听到。

校运会那天崔荣宰莫名其妙被体育委员拖去顶替一个生病的同学上场跑两百米,想着大学的运动会不必要较真随便跑跑就好,却意外在起跑点看到一个个摩拳擦掌兴致勃勃的对手。毕竟人多的场合还是不能太丢面子,崔荣宰也只好强打起精神热身准备。

拼了小半条命第三个冲过终点,还没来得及减速就被一旁急着欢呼的第一名狠狠撞了车整个人重心不稳瘫倒在地上。急得林在范两下推开跑道内侧维持秩序的志愿者就冲进跑道扶起他,进了跑道内里的足球场,两个人站定开始查看伤势,崔荣宰手掌上擦破了大一块,血丝正一点一点的冒出来,膝盖上也一样伤痕累累,不是恋人但也是自己从小宠着的弟弟,林在范看着就心疼得紧,掏出准备给他擦汗的湿巾开始细细清理伤口里的石子和脏东西,崔荣宰疼得龇牙咧嘴不断挣扎,手却被林在范牢牢抓住无法动弹,于是整个人仿佛触电般扭来扭去。扭动了一会儿他突然觉得有点奇怪,转过头撞上了两道锐利的目光,两米之外有两个人正在深仇大恨般的望着他俩,其中一个不用说就是朴珍荣,而另一个正是朴珍荣的好基友,也刚好是他崔荣宰的暗恋对象——段宜恩。

#9
崔荣宰一时楞在原地不知做何反应,小脑瓜呼啦呼啦转得飞快,珍荣哥那个表情是在吃醋吗?是吃醋对吧!那这么说珍荣哥是喜欢在范哥的呀,厉害了我的哥!林在范你竟然成功了诶!可是段宜恩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脸色也那么难看?干嘛瞪我!不要瞪我啊我会脸红的这儿这么多人好丢脸哦!完了完了,他不会以为我是破坏他好基友感情的小三吧!你听我解释啊段宜恩我喜欢的是你啊!阿西我怎么忘了段宜恩是珍荣哥好基友啊!那这样他讨厌我怎么办?都怪林在范你个下巴精,明明珍荣哥喜欢你你还来坑我!

林在范清理完满意地点点头却发现之前还在拼命挣扎的人突然脸色一变愤恨地望着自己,同时也感应到了那两道难以忽视的目光,心中一动面上却不露声色,换了一张湿巾准备继续帮崔荣宰清理膝盖。

谁知湿巾还没触到那可怜的膝盖手腕就被抓住,段宜恩冷着一张脸说:“珍荣有话跟你说,我帮荣宰弄吧。”林在范看看段冰山和旁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红起来的崔荣宰,心想着如果自己再就在这儿估计到时候能被崔荣宰拍死,于是知趣地转身向朴珍荣走去了。

事情的最后在荣两人讲和,范七的恋爱假象不攻自破,而崔荣宰也终于知道自己的暗恋对象早在校园十大歌手的时候看上了自己并且也为了接近自己想尽办法撮合朴珍荣和林在范却差点被范七交往的传闻气到昏厥。说破了的两个人理所应当地开始谈恋爱,总裁与傻白甜的戏码虐出一大群校园单身狗还连带着促进了隔壁系金有谦与bambam的交往进程。

崔荣宰被胸部的闷痛拉回现实,强烈的不适感使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看见显示屏里显出导管的顶部正从肺静脉接近心脏,肺部血管里插进导管自然是会让人呼吸困难,林在范轻声安慰他说着一下就好,他也打起精神慢慢地调整起呼吸。

等林在范小心翼翼地再把导管抽出去以后崔荣宰还是缓了一会儿才能完全驱除肺部的不适,此时朴珍荣已经开始包扎,纱布一圈圈缠住大腿,心电图感应器被取下,他不禁感叹起在荣两人的默契配合。

大腿静脉的穿刺口不小,为了防止压迫血管造成内部出血,右腿需要保持十二个小时的平直状态不能弯曲,因此裤子也不能穿上只能用被子直接盖住。段宜恩和病床一同进了手术室,准备公主抱起他的时候被朴珍荣制止,只能黑着脸托起他的上身让一旁的金有谦帮忙固定住他的腿两人一起把崔荣宰挪到病床上。

等等!金有谦?!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崔荣宰一脸懵逼地望着金有谦和从他身后跳出来帮忙推床的王文王,就这样处于当机状态地被推出了手术室。看到急忙凑上来的妈妈和姐姐马上换了脸色笑着说手术很好,没什么感觉,被妈妈拉着手说话一直被推回了病房。

TBC

下章牵绊和嘎嘎友情上线

其实我是想塑造一个也很man很坚强的崔荣宰来着不过好像失败了,主要是对着他就母爱泛滥所以也在文里让马克哥哥和伉俪可劲儿对他好hhhh 不过崔荣宰在我心里就是坚强独立的小可爱啊~

评论(5)
热度(46)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