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宜七]小爱情(2)

拖延症简直无可救药 依然文笔渣

强行当做珍荣的生贺虽然他就出镜了一次

声明一下小爱情其实没什么具体的剧情啦,就是围绕着一场手术的进行然后通过相处的细节表现两个人在生活里的爱,因为我本人很喜欢细水长流平平淡淡的爱情,小爱情这个名字也能体现吧~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们珍荣生日粗卡诶哟~

#4
 清晨段宜恩在窗帘缝隙透过的光线里醒来,失神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左手失去了知觉,崔荣宰的小脑袋正安稳地压在自己的胳膊上,尝试着动了动手指,只传来密密麻麻的刺痛感,低头是他熟悉的发旋,也许是因为一直有些介意崔荣宰比自己高这件事,段宜恩对只有对方窝在自己怀里才看得到的小发旋总是有种莫名的执念。

崔荣宰面对着他安静地睡着,右手横在自己胸前,左手搭在他腰间,有点肉肉的脸随着呼吸轻微地起伏,因为最近熬夜打游戏冒出来的两颗痘痘还挺立在额头上,段宜恩轻轻的伸手摸了摸,想着该给他泡点黄莲花去火。

昨晚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开始忆苦思甜,从大学时期崔荣宰傻不拉几的暗恋扯到段宜恩跪在父母面前挨的打,煽情之处崔荣宰还差点小嘴一瘪作势要哭,还好段宜恩想起来这是个该早早睡觉准备手术的人,于是连忙抱在怀里又是摸头又是拍背地哄,哄着哄着崔荣宰竟然也莫名其妙地睡着了到现在也没有要醒的样子。

段宜恩小心翼翼地去摸枕头下的手机,看看时间差不多就准备要起身,把手抽出来的时候还是惊动了崔荣宰,听他哼哼了两下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过去。段宜恩无奈地想着真要好好看着自家的宝贝,一睡熟了被抱去卖掉都不知道。

简单的洗漱过后就下楼吃早饭,啃着油条回想昨晚的对话,别看崔荣宰平时咋咋呼呼又软得不行,其实也是个很少表达情感的主,像昨晚那样抱着自己认真说一辈子的样子难得见到一次,大概是关于手术嘴上说着不紧张其实心里也起疙瘩了吧。想起手术的事段宜恩刚扬起的一丝笑意又迅速被抹去,加快速度吞掉了油条喝完豆浆,给崔荣宰打包了一碗瘦肉粥匆匆回了医院。

进病房的时候崔荣宰还在睡,还为了躲避已经刺眼起来的阳光把自己深深埋进了枕头里。段宜恩站在门口思考了半分钟,还是决定先把保温盒拿出来盛好粥,再坐在床上开启叫醒程序。

通常崔荣宰在早上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睡得很饱人也醒得差不多只是习惯性赖床,这种时候段宜恩只需要捏捏小脸拍拍屁股再很温柔地叫几声宝贝儿他就能起床,然而这种情况极少出现;第二种通常是前一晚奋战到凌晨一两点带着胜利的喜悦迟迟才入睡导致的睡眠时间不足,此时段宜恩需要把他整个人抱起来搂在怀里摇来摇去同时不断重复崔荣宰起床啦六个字直到名字的主人被烦到生无可恋勉强睁开双眼,通常还伴随着刚睡醒时无力的粉拳攻击;第三种就很可怕了,一般发生在崔荣宰通宵写歌第二天还要早起上课的情况下,熬夜打游戏段宜恩可以毫不犹豫地拔电源制止,但是打扰他写歌是万万不可的,每当段宜恩看着崔荣宰躲进自己的专属隔间开始叮叮咚咚的时候就只能帮他泡杯牛奶然后孤身一人绝望地睡去顺便把闹钟提前半小时以便准备明天的战斗,第二天早晨段宜恩需要分别在自己起床,洗漱完毕,换完衣服,做好早餐的四个时间段通过戳脸蛋,打屁股,挠痒痒,揪耳朵等各种方法不厌其烦地骚扰崔荣宰,让他慢慢慢慢清醒过来。个中的艰难险阻简直一言难尽,而这种情况,终于在有一天段宜恩忍无可忍借着清早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强行对赖床的人做出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之后,基本绝迹了。

然而让段宜恩意外的是,今天崔荣宰在他坐下之后就从枕头里抬起了头看他,眼里带着点不清醒的迷离,伸出手来要抱抱,刚睡醒的样子软得不得了,段宜恩俯下身子抱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头顶,就催着让他去洗漱。

崔荣宰一边刷牙一边从卫生间走出来靠在墙上看着段宜恩叠好被子撑起床边的支架把床尾的小桌板架上去,嘴里含着牙膏沫笑起来,被段宜恩瞪了一眼又乖乖回去漱口,洗完脸再出来的时候段宜恩已经把保温盒打开摆好了勺子,又继续笑着说哥你这样摆好了我哪能进的去。看着段宜恩顿时懊恼的神情笑得更欢,阻止了段宜恩想要倒带的动作,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慢慢吃了起来。

#5
妈妈和姐姐拎着大包小包进来的时候崔荣宰还是酸了鼻头,用力眨了眨眼睛然后下床拥抱了很久不见的家人,抱姐姐的时候目光正对上跟在后面的段宜恩,冲着他笑了笑,得到一个温柔的眼神。

妈妈带了自家做的泡菜,好久没吃过的木浦章鱼,自己从小爱吃的甜糕和段宜恩喜欢的拌酱,说是本来暑假到了想着让自己回家一趟东西都准备好了,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崔荣宰听着心里愧疚得要死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不断强笑安慰着说没什么大事,恰巧住院医生拿来了家属同意书,讲了一遍手术步骤和注意事项,签了几处字,才缓解了气氛,也让崔荣宰有了要做手术的实感。

和妈妈姐姐又聊了些家常,快到饭点的时候崔荣宰催着段宜恩带妈妈姐姐出去吃饭,妈妈也想着让他好好休息就从善如流地跟着段宜恩离开了,临走之前还是摸了摸崔荣宰的头,说我们老小啊,过了这个坎以后就会一直平安健康了,妈妈一点也不担心哦,肯定会特别顺利的。

崔荣宰笑着点头,目光看下等在门口的段宜恩,“嗯,我也不担心的,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段宜恩反应过来他是在安慰自己,纵使自己闭口不提,崔荣宰也能准确感觉到他内心的焦虑不安,此时这句话就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拂过他心脏,痒痒的,在焦虑以外又生出一丝甜蜜。

等段宜恩吃完饭安置好妈妈姐姐再赶回医院,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中途嘱咐快要下班的林在范帮忙打一份医院的饭菜带给崔荣宰,想想又担心他吃不惯,于是去常去的店里打包了炸鸡带过去。果然一进门就听到了崔荣宰大声的抱怨,半开玩笑质问他为什么去吃好吃的不给自己留一份。段宜恩挑了挑眉,拎高了手里的炸鸡说“这么说这炸鸡白带了?你想吃菜?”满意地看见崔荣宰一秒变甜豆连连撒娇找他要炸鸡。

可惜天不遂人愿,换班来查房的朴医生打掉了段宜恩递到崔荣宰嘴边的手,指着床头饮食注意一栏大写的“低脂低盐饮食”几个大字狠狠地教训了两个人一顿,顺便气势汹汹地抢走了炸鸡以泄和林在范倒班的不满,剩下房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两脸懵逼。

还是段宜恩先反应过来,侧身坐到病床上摸了摸自家宝贝的头,得到一个哀怨的眼神,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只能去柜子里扒拉出一盒牛奶插上吸管递给崔荣宰,后者接过牛奶恨恨得大力吮了几口,脸色才缓和了些,然后把牛奶凑到了段宜恩的嘴边。段宜恩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就摇头不要了,开始掏出手机查看消息。

崔荣宰暑假里不用去学校上课,段宜恩为了陪着崔荣宰也时常给自己放假不去店里巡视,店长就会及时发来店里的日常经营状况。段宜恩的咖啡店算是他们七个人里为数不多成功实现年少梦想的例子,虽说不是什么知名品牌,却也经营得有模有样计划着要开第二家分店了。偶尔崔荣宰没课的下午,两个人会跑到店里约会,在日光饱满的窗边各自翻开自己喜欢的书或是挤在一起看一部老电影,离开的时候崔荣宰总会被店员们带着笑意的“老板娘”气到炸毛推门就走,徒留“老板”一个人无奈地板起脸教训员工。

#6
手术安排在下午一点,林在范早上过来查过房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就匆匆赶去准备前面一台手术,临走还不忘朴珍荣的嘱托又拿炸鸡的事情教训了一顿崔荣宰,至于那位给崔荣宰带炸鸡的主谋先生倒是因为自己年龄上的小小优势有幸躲过了林爷爷的唠叨。被教训的崔荣宰继而迸发出极大的不满,表示这个锅我不背,林在范就是欺软怕硬只骂自己,一点都不如朴珍荣秉持着做医生的职业操守两个人一起diss。

手术前该打的点滴还是要打,段宜恩摩挲着崔荣宰手背上固定针头的纱布,又看了看他胳膊上抽血的针孔和肚子上为了防止血栓打的肌肉针已经起了的淤青,不由得有点心疼。

崔荣宰看着段宜恩无意识皱起的眉头心中了然,伸出另一只手搭在段宜恩手上,段宜恩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目光,“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点根本就不痛的呀。”“……嗯,我知道”“那你就不要皱眉头啦!丑死了!”

段宜恩伸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你不痛就不痛你的,我心疼我的,不行吗?”

崔荣宰倒真是为这突如其来逻辑愣住了,转而又理解过来笑靥如花,情不自已地凑上去亲了段宜恩一口,又握紧了那只手“嗯,那你好好心疼”

段宜恩一边护着打着点滴的手,一边把崔荣宰搂紧了怀里,心里的焦虑一直都在,虽然理智告诉他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可是面临这种情况的毕竟是自己的爱人,又怎么可能会完全放心。

崔荣宰靠在段宜恩胸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反倒觉得安心异常,你为我感到不安焦虑,我却因为有你在身边所以无所畏惧,大抵爱情就是这么盲目却又美好的东西吧。段宜恩用无所不尽其极的温柔和细心填补自己的寡言,把他对崔荣宰的爱融进生活里的每个细小角落,而崔荣宰更会从时光里挖掘出这些爱意并以不同的方式回报以同等的爱,他会用特有的撒娇满足段宜恩的占有欲,用毫无保留的夸奖带给段宜恩成就感,会注意到段宜恩的每个情绪变化并且及时安抚他。

因为他们都是将彼此刻在了自己心里的人。

崔荣宰窝在段宜恩怀里,病床里是满室清晨温暖的阳光,床头柜上有姐姐拿来的还带着露水的康乃馨,只有点滴一滴一滴轻快落下的细小声响,你看,只要拥有彼此,生活无论怎样都很美好。

TBC

评论(6)
热度(60)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