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木槿

因为怀念记忆里那个过去的你
所以苛责现在的你

[宜七]小爱情

第一篇文
最终还是没来得及写完
先发一点作为生贺吧
崔先生生日快乐 永远爱您

#1
崔荣宰的头疼又犯了

这已经是一个月以内的第三次了

段宜恩忍无可忍,硬是给林在范打电话,把人拖去了医院做检查

于是崔荣宰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林在范面前任由他各种摆弄自己然后想了想在诊断书上草草写下两行字,顺便还不忘diss一下对方“在范哥你这狗刨的字真有人能认识吗?你们医院都是些奇才啊!”

段宜恩看着林在范呼之欲出的下巴抢在前面问到:“在范,情况怎么样?” 林在范伸手给了崔荣宰一个爆栗转头把诊断书拿给段宜恩“应该是个小问题,你们先去做个发泡,你去一楼交费,让荣宰自己去三楼9号检查室排队,做完了拿到结果再上来找我”

崔荣宰揉揉额头愤懑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走,把刚进门的朴珍荣扑了个满怀,看清了对方的身份就抱着开始撒娇“珍荣哥,在范哥打我,他打病人,我要去你们医院举报他!”朴珍荣看向房间里另外两个一脸无奈的人,笑笑揉了揉窝在自己颈间毛绒绒的脑袋“我们荣宰怎么了?”“还不就是头疼嘛,最近可能太累了突然头疼得特别频繁,哥就硬是要拉着我来医院,不过我之前也想说要来检查看看的可是那几天出了新本子我就给忘了,珍荣哥我跟你说…哎哎…哥你干嘛我话没说完呢…哎哟喂段宜恩你别拽我!”

林在范和朴珍荣看着被果断马拖走的小话唠,回头相视一笑,又摇摇头做起了自己的事。

崔荣宰躺在床上看着护士姐姐在自己臂弯处打进针管然后拿着两个混入生理盐水的注射器来回推拉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简直神奇到不行,所以段宜恩看到崔荣宰出了诊室的门一副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刚刚经历了什么的懵逼样子吓了一跳,拉过小二货仔仔细细上下看了一遍生怕哪儿掉了一块肉,然后就听活过来的崔荣宰跟自己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他刚刚经历的检查以及自己对现代医疗科技的叹服和崇拜。段宜恩看着眼前人没心没肺的样子,没了担心竟也跟着宠溺地笑了起来。

“嗯,我猜得没错,是卵圆孔未闭,得做个小手术才行”“手术?!”“嗯,简单来说就是你的心脏上有个洞,得把它补起来”“有洞?心脏?!”“呀崔荣宰!你非要重复一遍吗?我左耳要聋了啊!不是什么大问题,不信你自己用手机查,这手术我一年做二三十例,没问题的马克哥你放心”林在范知道小傻子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转而对在一边已经皱起了眉头的段宜恩解释了起来“这个病呢很常见,就是心脏上有一个卵圆孔,是胎儿左右心房隔膜上的一个小孔,联通左右心房的血液。出生后大概一年以内会自动长合。但是也有一定的几率不会长合,这样就会造成一些并发症状,荣宰的头疼可能就是因为一些左心房的小血栓流进了脑部血管造成的。”段宜恩听着林在范的解释,看看一旁蹭着朴珍荣求安慰的自家小孩,心里居然想的是
“这孩子这回是真的缺心眼了啊……”

#2
借着林医生的后门,崔荣宰的一切事宜都处理得很快,当天住院打针准备,手术定在两天以后,林在范和朴珍荣一起亲自操刀

虽说林在范再三打了包票说只是个微创手术,刀都不用开,只是在大腿静脉上开小孔做,崔荣宰也心大得一点都不紧张,段宜恩说什么还是担心了,毕竟是心脏的事,不可能不怕,到头来他比要做手术的人还害怕,想想也是好笑

崔荣宰除了习惯性头疼之外一直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所以上一次住院大概已经是十年前了。十多年没住过院的崔先生对于自己的新病房充满了好奇心,这看看那看看,无奈病房太小,除了主病室就是卫生间,崔先生花了两分钟仔细地参观完整个病房后,只能乖乖坐在床上发呆。

于是去办完各种手续之后回到病室的段宜恩看到的就是嘴巴开开眼神呆呆的自家小孩,不由得心里一软,快步上前捏了一把小肉脸又猝不及防地在嘟嘟的唇上亲了一口,做完这一切才拉过病床旁边的椅子坐下。被偷袭的崔宝宝也不以为意,拍拍自己身边的被子示意段宜恩换个地方,然后在对方坐到自己身边后心满意足地靠在了最熟悉的肩膀上。

“哥,今晚我就得住在这儿吗?”

“嗯,应该是吧,等护士来给你打针了我就回家拿睡衣还有毛巾牙刷什么的。”

“就拿我的?”崔荣宰抬起头来满脸委屈地看着段宜恩

“当然不是啦,我们荣宰没有我能睡得好觉吗?”段宜恩无奈地笑笑,揉了揉崔荣宰的头毛

得到满意的回答,宝宝崔又窝回了段宜恩怀里“那哥要跟我挤病床诶!”

段宜恩听着这竟然莫名带着几分激动的话也不由得笑了,小小的病床要睡下两个成年人肯定是很挤的了,不过也因此能整晚抱着崔荣宰了,谁叫家里的床太大,晚上相亲相爱睡在一起的两个人总是在早上起来的时候各占一边。

没一会儿护士就配好药来给崔荣宰打针,看着护士调好了点滴速度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段宜恩也起身开始收拾准备回家,衣角却突然被拽住,回头一看某个人正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委屈地盯着自己,脑海里七拐八拐地想了一圈,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可以!”

“哥……”

“你够了吧,后天就做手术了”

“我就玩那么一会儿!今晚上还有明天,就一会儿嘛哥”

“不行,你停不下来”

“maku~maku~你可以盯着我呀”

“好好叫我,不准撒娇”

“段宜恩~我保证就一会儿”

“好了我知道了”

“爱你!!!!!”

段宜恩式无奈

#3
段宜恩回到家,顿时也有些手足无措,拿了两个人的睡衣和新毛巾新牙刷,打包了崔荣宰的电脑顺便塞了两本音乐杂志,一时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还要拿什么。突然想起什么来拿出了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出一个号码。

“妈妈,我是宜恩,嗯,您和爸爸身体怎么样?那就好,嗯……荣宰他,要做个小手术,嗯,后天,问题不大是个微创手术,您不用太担心了……没事我看着他呢,说是先天性的以前一直没查出来,嗯,好那我明天去车站接你们,你们早点休息吧,别担心了明天再说吧……嗯,妈妈晚安”

打完电话段宜恩拿着手机发呆了一会儿,然后又自嘲般地笑笑,摇摇头起身继续收拾东西。

一手拎一个大袋子艰难地挤进门,就看到打完针的崔puppy趴在床上满脸期待地望着他,笑了笑把袋子放在床边的架子上,把电脑包掏出来递给他,又拿了一包刚去超市买的零食放在他身边,收到一个甜腻到冒泡泡的巨大比心。

收拾好东西,看崔荣宰热火朝天地打完两盘游戏,又催着哄着把人弄去洗澡,吹干头发以后两个人终于安顿好相拥躺在床上,段宜恩一手穿过崔荣宰颈下揽着他,一手摩挲着他头顶的发旋儿,悠悠地开了口
“我给妈妈打电话了,她和姐姐明天过来,我去车站接她们”

摸得好好的发旋儿一瞬间脱离了掌心,小脑袋急急忙忙地抬起来,湿漉漉的眼睛里有一丝惊慌
“你告诉妈妈了?!为什么?这么小的手术又没关系,为什么让她过来,她身体也不好这么折腾,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荣宰,我……”半强制地按下了怀里的脑袋,细细看着那个小发旋,还是没有办法那么坦然啊“我不能给你签字,手术的话”

手里的小脑袋就此定住,一时陷入不可言说的沉默之中,段宜恩重新抚摸起那些柔软的发丝,缠绕在指间把玩,想着要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从自己胸前传来的嘟囔声,闷闷地,带着他特有的蜜糖音,像一勺黏糊糊的蜂蜜,一丝丝渗进他的心尖上
“没关系,是你就没关系”

“段宜恩,你是我的爱人,不管法律承不承认,你就是我的爱人,没有人可以否认”

“我们两个都可以长命百岁平平安安”

“妈妈都接受我们了,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段宜恩和崔荣宰要一直好好在一起”

段宜恩听着絮絮叨叨的小孩,看向指尖缠绕的发丝,兀地想起了那个词,绕指柔,他们一起经历过的百炼钢,没在一起之前的试探与压抑,后来的猜测怀疑,面对父母的指责和心碎,都在时光里千锤百炼化作绕指柔情,丝丝缕缕把两个人紧紧缠在一起

还好,都有你

TBC

评论(2)
热度(68)

© 季秋木槿 | Powered by LOFTER